第66章(1 / 2)

金海湾是a市出了名的高消费场所,其游艇俱乐部更是上流人物的聚集地,邓思远的酒会就是在游艇俱乐部的海上会所举行的。

陆宁景纵然因为客户的原因见过不少的世面,但像这种酒会还是第一次去,酒会的来宾基本偏向于年轻人,不是有钱就是有权,各个人都打扮得人模狗样的,却掩饰不住骨子里透出来纨绔的气息。

陆宁景甚至看到了好一些常在电视里看到的明星面孔。

郑云帆显然就是和他们一流的,乘了专门接送的小艇上了那看起来有点像一艘大船的俱乐部,虽然郑恒一直很低调,郑云帆也因为他老爹的关系比较少露面,可这里还是有不少的人认识郑云帆,见他来了,不少人围过来与他搭讪,特别是一些年轻的姑娘,郑云帆应付自如,对谁都是一副不亲不疏的模样。

陆宁景感觉自己有点像郑云帆的跟班小弟。

“云帆,你来啦,欢迎欢迎。”他们才到门口,邓思远就接了出来,郑云帆的身份,主办方亲自出来接,也不为过了。

“远叔,我爸让我代他像你问好,”郑云帆礼貌道。

“费心了,代我谢谢你爸爸,”邓思远笑眯眯地道,见到郑云帆旁边的陆宁景,眼睛一亮,道,“这位就是郑先生义弟陆宁景先生吧,幸会幸会。”

邓思远的声音不小,旁边的人都听到了,刚才他们还以为这是郑云帆的哪个朋友,不想对方的来头这么大,纷纷竖起耳朵听他们讲话。

陆宁景看邓思远向他伸出来的手,微笑地握上去:“邓先生,你好。”

“哎,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气,你要是给这个面子,就叫我远哥好了。”

陆宁景依旧是云淡风轻地笑道:“远哥。”

“哈哈哈,好好,进去吧。”

因为这段小开头,没过十分钟,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了,和郑云帆一起来的那位帅气青年,是郑云帆他爹的义弟,别说举办此次酒会的邓先生对他一脸和气,让他呼自己为远哥,连郑云帆都要尊称他一句叔。

陆宁景的地位瞬间发生了反转。

“怎么没见到邱承言?”和郑云帆一起去转了圈,陆宁景脸都笑僵了,却没有看到邱承言的身影,找了个空闲问郑云帆。

“哼,那种家伙,肯定要等酒会开始后十多分钟再出现,显得他大牌呗。”郑云帆显然对于这种行为非常不屑,“再装也就是那种样,地位决定咖位,我就算提前半个小时来,也照样是全场逼格最高的。”

陆宁景:......

郑小公子,您老大概忘了,我们初次约您吃饭的时候,您整整晾了我们25分钟才到,比这个邱承言大牌多了。

这时,门口又有一阵骚动,靠在长条餐桌上,双腿交叠的郑云帆看了眼门口,道:“来了。”

果然,不多时,只见门口出现了邱承言的身影,他穿着蓝黑的西装,里面穿着竖条纹花纹的白衬衫,再配一条蓝色主色印花领带,被簇众人簇拥着,进来的时候单手插|在裤兜里,看起来骚包不失大方,酷拽不失帅气,用郑云帆的话来说,就是逼格特高。

“这样子,”郑云帆小声对陆宁景道,“我们先抢一会他的风头,让他知道这场子里有比他更牛逼的人在,然后主动上去打招呼,让他受宠若惊又自豪无比,顿时觉得面上有光了,到时候,桀桀桀桀。”

“嗯,可以。”陆宁景觉得郑云帆也挺聪明的,至少这种办法比主动上去和他打招呼效果好不少。

两个人就算不干什么往那里一站,也自然能无限招蜂引蝶,郑云帆是什么人,宏亚集团唯一的继承人,和他爹一样是一座移动的金矿,他大伯还是j市高官,陆宁景虽然身份不明,但看郑云帆都对他和颜悦色的样子,也足以见得这人不简单,赶紧抱大腿啊。

所以,不一会儿几乎整个场子的重心都在他们这里了。

郑云帆一如既往地表现出一副老子就是拽,不屑于和他们说好的模样,应付人虽然是陆宁景的长项,可这会儿也只是礼貌地朝他们微笑,并不怎么和他们走关系,过了一会,两个人觉得时机差不多了,才礼貌地和旁边的人说了抱歉,一起往邱承言的方向走去。

被抢去了风头的邱承言脸色并不好看,显然是很不爽导致的,见他们朝他走来,脸上不解中带着警惕。

“这不是邱家的邱二公子吗,幸会幸会。”郑云帆难得说了句掉身份的话。

邱承言脸上还是警惕,举了举酒杯道:“郑少爷,幸会。”

邱承言这种不冷不淡的态度,陆宁景猜想郑云帆心里肯定在说你算什么东西,不过面上功夫没掉:“云帆一直只听过关于邱二公子的传言,但从来没有见过真人,今日一见果然如别人说的那样一表人才。”

“郑少爷也如传闻中所说的一般仪表不凡。”邱承言稍稍放下了警戒。

“哎,别一口一个公子少爷了,听着别扭,你比我大,我叫你承言哥,你叫我云帆如何?”

如果这会儿邱承言听不出来郑云帆的意思,那他在职场就白混了,虽然心里还存在疑惑,可脸上已经漾起了笑容,入场的那种高傲气质又回到他的身上。

“当然,云帆看得起我叫我一声哥,也是我莫大的荣幸,”邱承言又看了眼旁边的陆宁景,他是见过陆宁景的,但是不知道他的身份,“这位是.....”

“哦,你看我因为见到你太高兴只顾着说话,都把我家宁景叔给忘了,”郑云帆稍稍让了让,让陆宁景站在主要的位置,“这是我爸的得力助手也是义弟,叫陆宁景。”

邱承言:......

刚刚郑云帆叫他哥,那他岂不是也要跟着叫叔?邱承言打量了一眼这位和自己年纪看起来相仿的青年,他第一眼看到他就觉得这个人和他小叔很像,即使对方说不认识他小叔,看起来也还是像。

大概是传说中的撞脸吧。

没想到这个人居然有这么大的来头,郑恒他弟,虽然是认的,但看郑云帆对他的态度,估计地位也不低吧。

邱承言好歹也在职场混了四五年,当然一眼就看得出来眼前这位身份暂时莫测的男人值得结交,郑云帆不是说是得力助手啊,那就是郑恒的左右臂膀,那种亦兄弟亦工作上是雇佣关系的,更是能说得上话,有时候他就代表着郑恒。

“你好,邱先生。”陆宁景主动向他举了杯子。

“陆先生,你好。”

郑云帆知道他的使命完成了,接下来的戏就看陆宁景自己怎么唱了,所以再和邱承言废话了一会儿,借口去洗手间走开了,陆宁景和邱承言攀谈了起来,为了这次酒会,陆宁景可做了不少功夫,甚至连邱承言喜爱赌石这个爱好也打听清楚了。

所以陆宁景有意无意地透露出自己去“赌石”的经历,他并没有去赌过石,不过郑恒玩过,所以都是从郑恒那边复制粘贴来的,但因为功夫做的足,并没有露出马脚。

果然一说起赌石这个话题来,邱承言立刻整个人都不一样了,绘声绘色地和陆宁景讲自己赌石的经历,关键是陆宁景还能附和两句,说出自己的见解和不赞同邱承言的地方,邱承言除了他家里的人,很少有人敢说他不对,要不是在酒会上,他就要和陆宁景吵起来了。

陆宁景铤而走险地走这步棋,他知道邱承言平时肯定被人奉承惯了,很少听到反对的声音,如果他也是一味的奉承,说不定酒会过后,对方的关系就和他停在有一面之缘上了,这样子做,要么对方就是拉黑他,要么对方就是觉得听到了另一种声音,觉得耳目一新,觉得这个人说得挺对的。

不过陆宁景也不敢冒太大的险,所以只指出了其中一两点。

“你看起来挺成功的啊。”回去的路上,郑云帆看陆宁景一脸旗开得胜的样子,道。

“也还好。”陆宁景现在心还在跳,邱承言和邱子轩那种温尔文雅,万事都处变不惊的样子实在差太多了,他不过和他争辩了几句,就甩着袖子走人了,但过了一会儿,又跑回来说,我觉得你说的还是有点道理的,但是怎么样怎么样。

“那你感谢我不?”郑云帆突然凑过来,期许地看着他。

陆宁景知道郑云帆用这种目光看着他的时候,必然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你不会又闯祸了,要我给你兜着吧。”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