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1 / 2)

<!--go-->    “说起来,”邱子轩率先开口道,“原来我们还差点做成了亲家。”

郑恒先是一愣,随后才明白邱子轩话里面的意思,心理暗道糟糕,这不是什么好的开头,不过他也不急于解释,他还不知道邱子轩的立场是什么,于是先装傻充愣道:“哦?这话怎么说?”

“这其中关系有点复杂,”邱子轩笑道,“你和书婧交往过一段时间吧,那书婧说起来,是我一房比较亲的表妹。”

这表,就表得意味深长了。

据郑恒所知,邱子轩的母亲,有个非常要好的姐妹,虽然无血缘关系,但一直以姐妹相称,而那个姐妹的妹妹,就是书婧的妈妈。

所以这一表,就表到千里之外了。

“原来是这样,倒也真是巧了,只是我与书婧无缘。”

邱子轩哼笑一声,直接道:“你和书婧分开后一直单着,不会是对她旧情不忘吧。”

“邱书记说笑了,其实我现在已经有恋人了,并且有了身孕,应该在不久的将来,就可以请邱书记喝满月酒了。”

“你说的就是我前几天在路上捡的那个怀孕的男子吧,”邱子轩冷不丁地冒出了这句话,话里还特地强调了捡字,又凉凉地道,“郑先生应该感谢我。”

“这事确实多亏了邱书记,我和我爱人他日定当上门道谢。”

邱子轩没有说话,其实他是在克制自己的情绪,他怕一个冲动把手里的茶泼到对面人的脸上。

他倒不会多反对陆宁景和男人在一起,虽然他一直不希望陆宁景走这条路,但如果真有个男人全心全意地对他好,他也不会有任何意见,人年纪越大,有的事情就越会往简单的地方想,何况这也不算是坏事。

但郑恒,他以前和女人谈婚论嫁过,甚至有个与小景差不多大的孩子,他都可以不在乎,他要的是郑恒的态度,偏偏郑恒现在倒是说得二人伉俪情深的样子,其实陆宁景昏倒那天晚上至第二天早上,郑恒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更别提出现,这就是爱人的姿态?

郑恒见邱子轩的反应,心里也大概有了个底,这会儿不打友好牌,以后他可是要两面受敌了,于是开口道:“邱书记,大家都是明白人,我也知道你请我喝这杯茶的原因,我们话也说到这份上了,我也就不兜圈子了,不如彼此都拿出12分的诚心来商议,我就先表个态吧。”

邱子轩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目光并不算友善。

“宁景他并不是我碰到的第一个想一起走一辈子的人,却是第一个让我相信爱情的人,不过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分开的状态,因为他家里反对我们的事情,不过我一直在找契机与他复合,不知道这个立场,邱书记是否满意。”

邱子轩嗤笑,“原来你还会相信爱情。”

郑恒继续示好:“在宁景之前确实不信了。”

“你们是两情相悦?”

郑恒微微一笑,道:“我郑恒向来不强人所难。”

邱子轩点头,显然对于郑恒后面这种态度是很满意的,如果还是那副不痛不痒的态度,或者他真的敢表示和陆宁景只是玩玩,大家好聚好散这种话,邱子轩保不准会当场与他闹翻。

如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邱子轩也知道郑恒多多少少猜出了点自己的身份,也不再拐弯抹角,直接问道:“那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我个人的想法,是希望能借此契机和他复合,一起解决家庭的问题,更是希望他能把孩子生下来,但我尊重他的所有决定。”

这种话站在哪个父亲的角度都会爱听,邱子轩也不例外,见郑恒诚意十足,态度也软了下来。

......

两个人这杯茶喝得起起伏伏,等到事情谈完,早就淡然无味了,时间也差不多了,邱子轩还有别的事情,他临走时,郑恒又对他道:“邱书记,咱们怎么说也算是个朋友了,有空多来家里坐坐。”

邱子轩眼神闪烁了一下:“有空一定来。”

***

陆宁景并不算什么心思细腻的人,而且销售做了三年,心理素质也十分过关,所以睡了一晚上,到了第二天就看开此事了,又活蹦乱跳地跑去上班了。

至于孩子,他虽然很喜欢孩子也很想要一个,不过从来没想过自己生,所以还是算了吧。

这事情他也没敢打电话给他的爸妈问怎么回事,估计连他的爸妈都不知道,还得惹得他们生气。只是心理的好奇心怎么也按耐不住,上网去百度,又百度不出靠谱的信息来。

傍晚下班,不出所料地看到了郑恒的车停下公司的楼底下,见他出来,朝他招了招手,和陆宁景一起走的老三看到郑恒,开着一辆不算低档的车,人也一眼看去就不是什么普通的人,疑惑地看着陆宁景:“他在等你?”

“不是。”陆宁景很肯定地道,这会儿郑恒肯定是来做说客的,他脑袋大得很,不想听他搬出一系列的理由来说服他把孩子生下来,郑恒惯会在语言上下套的,他可不想被他坑。

“哦,难道来找我的?”老三更疑惑了,“可我不认识他啊。”

“估计是认错人了,走走走,等下公交都跑了。”

老三自从自己创业之后就越来越抠门了,现在连车都舍不得开了,原因是地下停车场的位置太贵,一个月要1000,停不起,天天巴巴地跟着一众上班族去挤公交。

郑恒见陆宁景一看到他就跑了,下车几步追上去,陆宁景无奈地停下脚步,“你有完没完。”

“我有点事情。”

“不想听。”

“别闹。”

老三:......

他怎么听着像打情骂俏。

陆宁景见老三神色古怪,怕他看出什么来,只好对老三道:“你先回去吧,我和这个家伙说完就来。”

等老三走了,陆宁景才恶声恶气地对郑恒道:“你找我干嘛?”

曾经规规矩矩地叫郑先生、您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现在某个人的本性完全流露出来了,不过郑恒却是甘之如醴,道:“你想不想知道你为什么能怀孕?”

“你知道?”陆宁景目光不善地看着他,“难道是你在我身上做了手脚?”

郑恒失笑,“有可能,我趁着你睡着的时候在你体内安了个子宫啥的。”

陆宁景也反应过来自己这话说得太没脑子了,不过他在郑恒面前除了那种事情脸皮都厚的很,嘴巴一硬道:“不无可能啊。”

关于男人会生孩子,其实郑恒说的真真假假,陆宁景也将信将疑。

因为不确定此事是好是坏,会不会对人体的健康存在威胁,郑恒最近几天花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去探查此事,还真被他找到了点蛛丝马迹,只是深查下去并不是那么容易,郑恒也只是知道了些关于生子的由来。

据说这算是一种家族遗传的特征,有两种说法,一种是进化论上的,比较靠谱,不过没有根据为什么会这样,另一种有根有据,却带有神话的色彩。据说是他们那支族氏在远古的时候长年居住于恶劣的环境中,原本生育率就不高,后面那边的女性还染上了奇怪的疾病,一度威胁到血脉的遗传,所以大家就祭天祭祖,希望能给他们一个保住血脉的办法,终于感动了上天,让他们男人也可以生子,这当然不可信。

但郑恒成功地get到了一个重要的点。

这是会遗传的,而且是传男不传女。

那么很有可能就是,陆宁景的爸爸有这种特征。

但郑恒去稍微看了下陆家,发现他们家好像都没有出现这种现状,不过今天邱子轩的出现,让他又有了新的着手点。

如果真的是的话,邱子轩和陆宁景的爸爸......

可陆妈妈对陆宁景也那么好,如果并非亲生的,又怎么会......而且陆宁景身上还是依稀能找到几分他爸爸的影子的,说不是亲生的都没有人信。

细思极恐啊。

郑恒一时间也猜不透这其中的弯弯绕绕,也没把这事和陆宁景说。

郑恒和陆宁景边吃饭边说这事,吃完之后又把陆宁景送回去,陆宁景坐在人家车上,舒服地睡了过去,一直到他家楼底下了,还没有醒来的迹象,郑恒怕他睡得不舒服,摇了摇他。

“宁景,宁景,起来,回去睡。”

陆宁景被吵醒,心里非常不爽,特别是眯着眼看到是郑恒的时候,直接一爪子挥开他:“你走开,烦死了。”

说完转了个方向,继续睡。

郑恒:......

郑恒看他睡得好像还挺香的样子,也就随他了,陆宁景也睡得不安稳,不过十分钟,又自己醒来了,见到郑恒只穿了件衬衫坐在一边看他,那挺拔的身姿,配上他那好看的脸,眼睛深邃有神,眼神温柔地看着他,黑眸深不见底,折射出的光芒能蛊惑人心。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