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1 / 2)

<!--go-->    “小叔叔,给你糖。”

陆宁景的三岁的小侄女抓了颗糖跑到陆宁景旁边,挥舞着小手把糖往陆宁景的怀里送,她妈妈苏敏挺会打扮人的,给月月打扮得小公主一样,还带着个有个粉色小蝴蝶结的发箍,看起来小公主一样。

这小姑娘粘自陆宁景回来后,粘他比粘她爸还紧。

陆宁景笑着把她抱到膝盖上,把她手里的糖拿着,“去外婆家玩开心吗?”

“不开心,我更喜欢和小叔叔在一起玩。”小姑娘说着,“吧唧”地在陆宁景脸上亲了一下,陆宁景宠溺地捏了捏他小侄女的脸,小姑娘顿时咯咯笑起来。

一旁的陆妈妈道:“这么喜欢小孩子,也自己赶紧找个媳妇生去。”

这个头疼的,又随时随刻都能引起来的话题,着实让人蛋疼,陆宁景已经找出了绝佳的应对方式:“我也想找啊,可是她看得上我的我不喜欢,我喜欢的她看不上我。”

陆妈妈摇头道:“趁着现在我还能帮你带几年孩子,你多生俩都没关系,等我老了啊,看你们夫妻两怎么折腾,我和你爸当年要你都犹豫了好久,因为那几年正直打拼的关键时机,你奶奶又上了年纪,还要带你大伯的小孩,怕她折腾不动。”

陆宁景觉得他和郑恒在一起,不是考虑小孩的问题,他和郑恒就算真的去代孕个娃,按照郑恒的家底,肯定不愁没人带,他现在更蛋疼的是,怎么和他爸妈说这回事。

他小叔肯定不会一直这样子替他瞒着的,他明年就要回s市,走之前肯定会有大动作分开他们二人,而这个大动作,很可能就是告诉他爸妈。

陆宁景把糖给月月剥开塞到她的嘴里,又让她下地自己去玩,“妈,要是我找的那个......媳妇,不合您的心意,您会接受吗?”

“不合心意?”他妈看了他一眼,“只要四肢健全有鼻子有眼睛的,哪里那么多不合心意。”

“妈,我不是指这个......”

“那是指什么?”陆妈妈想了一下,忽然急急道,“你不会看上了哪个比你年纪大了一圈的姑......女人吧。”

“......妈,您往哪里想了。”陆宁景觉得他妈的脑洞不是一般般地大,但好像这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真相?

陆妈妈却骤然严肃起来,“小子我给你说啊,你要找个有大小姐脾气、公主病的姑娘,只要是你自己喜欢的我都可以接受,但你要是给我找个比你大了许多岁的媳妇,或者干脆找个未成年小姑娘,到时候我可不会承认这个媳妇,你也休想我让她进家门。”

陆宁景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然而他妈这话也间接地比表示,郑恒这个老家伙,连她的年龄关都过不了。

何况还有性别关。

真的是......前途无亮。

陆宁景打电话把这话给郑恒说了,末了还开玩笑道:“到时候我爸妈问你多少岁的时候,你可记得少报几岁。”

“小帆那么大人在那里,怎么少报也少不到哪里去。”

对哦,还有个郑云帆,陆宁景扶额,“我怎么就跟了个你这个老家伙。”

郑恒道:“后悔了?”

“对啊,”陆宁景倚在窗边看着窗外的夜色,笑道,“不想要你了,怎么办?”

郑恒也笑道:“没事,等我过几日回国了直接把你逮回去。”

两个人有一扯没一扯地聊了一会,因为是国际长途,即使郑恒不缺那点钱,煲电话粥也不现实,准备挂时,郑恒又道:“我最近看天气预报说,这几日有强冷空气南下,可能还会下雪,要出门记得穿厚点。”

因为陆宁景总怕冷,又傻兮兮地很少关心天气预报,所以出现突袭的寒冷,他通常能被冻得瑟瑟发抖,郑恒就时不时地去关心一下天气预报,告诉他哪天会降温。

“嗯,你自己也注意身体。”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像在关心他爸,陆宁景额头流下三条黑线,“我挂了啊。”

***

原本以为这股冷空气只是降温而已,不想这次寒冷比任何时候都来得严重,这个冬天原本就特别冷,陆宁景回家前一天那场雪已经算大了。

结果到了年初二下午,陆宁景才刚从十三里村给他的奶奶拜完年,和他小叔一道回到他家里,大雪又纷纷扬扬地下了起来,而且这回的雪不如以前一般温和,狂风暴雪地愣是下了三天三夜,连道路都封住了。

这是一场在东南城市罕见的雪灾。

d市因为偏西南,灾害更是严重,他爸爸承包的那片果园,树枝被压坏了不少,因为他承包的果园大,所以这场雪灾于他们家而言,损失不可谓不惨重,不仅是他们家,郊区的菜地果园什么的,无一幸免,原本喜庆的正月,被这场雪灾闹得愁云惨淡。

天灾*。

这片果园他们承包了15年,现在才第五个年头,这五年年基本都是在回本,更别说赚了,而且这也是一家人主要的经济来源,他哥哥自从去年丢了工作之后也一直在果园里帮忙,如今受了这么大的灾害,一家人陷入了巨大的悲怆之中,陆妈妈偷偷哭了好几次,甚至连饭都吃不下去。

陆爸爸也整日抽烟叹气。

郑恒原本听说了雪灾想过来,只是现在交通不方便,a市到d市最便捷的交通工具是动车,然而现在交通那么不方便,陆宁景不放心,加上他父母那样子,他小叔又在,陆宁景实在分不出心思去处理这些事情,因而不让郑恒过来。

郑恒听他口气十分疲惫,也没说什么,让他好好休息,就挂了。

然而,第二日的时候,还是大清早,陆宁景就被电话吵醒了,陆宁景迷迷糊糊地摸过电话,带着鼻音道:“喂......”

“我在d市一家叫景深大酒店的地方,你要不要考虑出来见见我。”郑恒的声音。

“......”原本朦胧着的陆宁景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你怎么过来了。”

郑恒语气温和:“想见见你。”

“可是......”

“放心,我不会去你家,下午我还要赶回去。”

正月里他并不轻松,甚至比工作还累,这会儿硬是抽了一天的时间,连夜赶过来了。

陆宁景赶紧穿了衣服出去,家里人都还没起床,他们这两天都没怎么睡觉。

景深大酒店离他们家并不远,陆宁景循着郑恒给他的房间号,刚按了下门铃,门就被打开,然后陆宁景被一股大力气拉了进去,因为上次那个标发生的事情,陆宁景对于酒店这种突袭有点神经过敏,直到闻到熟悉的气息,才放松下来,反手抱住郑恒。

一直到气喘吁吁了才分开,陆宁景道:“不是让你不要过来吗,现在交通不方便,也不安全。”

郑恒捧起他的手吻了一下,“担心你。”

“喂,担心我也拿出点诚意来吧。”陆宁景挣脱他作乱的手。

郑恒失笑,他都半夜三更赶过来了,还不够诚意,那就没有更诚意的了,只是看到真人,悬着的心放下,习惯性的动作而已。

好吧,那他就表现得有诚意一些,拥着他在床边坐下:“家里没事吧?”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