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1 / 2)

<!--go-->    虽然他们的节目说是梦回大唐这么正式宏大,其实就是一场搞笑剧,杂糅了各种现代化的元素,那剧本也不知道是出自谁之手,居然把时下的流行语都串进去了,还毫不违和地走完了剧情,甚至中间还掺杂了一段现在很流行的《江南style》热舞,总之就是怎么搞笑怎么来,大家开心就行。

如果历史老师看到了,一定会气吐血。

也不知道是陆宁景脾气比较好还是别的原因,这次节目的总导演艾米总喜欢拿他开刀,还要他扭扭捏捏地走路,捏着嗓子说话,一长排练下来,陆宁景整个人都不好了。

被精神污染了半个小时,陆宁景总算逃离了现场,原本是要去郑恒那边的,结果接到一个客户的电话,问他有没有空出去,喝杯茶。

陆宁景心里一紧,这个客户是买了软件,合同也签了,但是尾款还没付,一直拖着,其实这是个非常小的项目,就批了60万的经费下来,陆宁景几乎都没什么精力去追这笔小小的尾款了。

但这个时候对方突然约他出去喝茶,他感觉不会有好事。

但是客户为大,就算不是好事,陆宁景也不能拒绝。

打了电话给郑恒,跟他说了情况,郑恒不是个无理取闹的人,这种客户临时约的事情太正常了,所以也没说什么,就让他去了。

两个人找了个茶馆,要了个包间,其实陆宁景还没吃晚饭,更愿意和客户去吃饭,但对方明确提出要喝茶,大概是吃过了。

那客户姓沐,是个经理,陆宁景就称他为沐经理,二人要了一壶西湖龙井,边喝边说了点废话,沐经理才切入正题。

“我们那个项目不是还要给你们一笔尾款嘛,这笔尾款前几天拨下来了,只是这个项目的经费,不是批了有60万嘛,现在通过才花了56万不到,还有差不多5万块的经费剩余,所以还得搞个项目把这笔钱花出去。”

这个沐经理四舍五入的功夫也太厉害了,这个项目据陆宁景所知差差不多2000块就56万了,现在居然敢说剩5万。

5万块钱,对于个人来说不少,对于公司来说不多,陆宁景啜了一口热茶,道:“那沐经理准备怎么花这笔费用。”

“我觉得啊,我们可以搞个培训,你们总部不是在b市吗,我们就组织一批我们公司的技术人员过去学习如何使用你们的软件,你觉得如何?”

陆宁景知道这种培训什么的都是假的,多半是去玩,例如安排个5天时间的培训,有三天都在玩,两天的时间就是去企业参观一下,请个公司的技术人员讲一下,弄个证书盖个戳,也就混过去了。

陆宁景不发表自己的意见,而是道:“这个我还得和总部那边请示一下,您得把您的规划和大致人数,以及安排的天数什么的跟我说一下。”

“这个当然,我呢,大致规划了一下,这个项差不多会有10个人左右去,我们的副总也表示要去学习观摩一下,知己知彼嘛,时间差不多4-5天就行了,就5天吧,不用太长,可能像我们的副总还会带一些家属去。”

“......”十个人甚至不止,4到5天的时间想用5万块安排下来?这明摆着是想坑他们,因而为难道,“沐经理,这个恐怕有点困难,您也知道b市也是一个大城市,消费高,这个项目5万块是没办法做下来的。”

“嗯,这个我也考虑到了,所以找你来商量,我记得你们最初报给我们的方案上,企业服务这一块,不是包括了专业技术人员指导这项服务嘛,其实我们这次培训,说起来应当就算是技术人员指导培训。”

“沐经理,我想您的理解有误,这专业技术人员指导这一块的服务,是指您公司购买了我们软件之后,我们会负责给您公司安装和维持正常的运行,以及指导您公司的技术人员如何使用,并不是指培训。”

“差不多差不多,都是教我们怎么用软件不是,这事就这样定下来来啦,你啊,帮我先出一份方案,内容就我刚刚说的,我报上去,时间大概是明年年初。”

陆宁景面露难色,“沐经理,您这不是为难我嘛,我们公司的服务真不包括培训这一块,就算您那边能批下来,我这边也批不下来啊。”

“这样子啊,”沐经理点了根烟,若有所思道,“那要不这样,这批尾款不是还没打给你们嘛,这还要的费用从这笔尾款里面先扣,然后多余的费用,我会向公司补交申请,这个我们公司是肯定批得下来的,你也知道我们公司一向信奉员工必须不断提升自己,到时候一起打给你们,你看成吗?”

这只老狐狸居然在打这笔尾款的主意,陆宁景继续为难道:“这个,我得先去请示一下,至于结果......”

“结果不是要先看了再说嘛,你先去帮我出个方案,然后和你们总部通通气,你看我们从做这个项目开始,你们软件价格比我们a市做这行的老口碑公司致远家的还要贵,我们照样选择了你,这个忙要是你都不帮,这太不讲义气啦。”

“......”

陆宁景不能和他撕破脸,所以不能拒绝得太明显,而且他们是大公司,太过于斤斤计较反而失了风度,他觉得沐经理一开始就计划好的想打那笔尾款的主意,只是用了个借口来切入,只能把责任往上面推,表示会去向总部申请。

若是他们做个几百万的项目,他们要去外国旅游一周都没有关系,但是这小小的项目......

所以有时候做这些小项目也挺烦的,明明就一点点的经费,他们还喜欢东揩点西揩点。

他打了电话给宋峥,请示他的意思,结果宋峥倒是十分豪爽,说没关系,给他做,他们这样子的大公司,这点钱还是出得起的,没必要计较,既然客户买了他们的东西,就把他们伺候得服服帖帖的。

和沐经理谈完已经快要9点了,想了想,还是给被自己放了鸽子的郑恒打了个电话,郑恒已经回家了,让他赶紧先去吃饭。

陆宁景早饿过了头,没有食欲了,冰箱里还有点周末没吃完的肉,几根青菜,所以索性在自家楼下的便利店买了包方便面,回去煮着吃。

才煮完端上桌,门铃就响了,这个时候谁会来基本都能猜得到,陆宁景跑去开门,却发现门口的是老三,一阵子不见,老三从一个富家小公子,成了个活脱脱才从非洲回来的难民。

“这是怎么了?”看到狼狈得不像话的老三,陆宁景十分好奇道。

“别说了,有什么吃的,我要饿死了,哎呀,面!你也没吃晚饭啊,来来来,我们一起吃。”

陆宁景只好再去拿了副碗筷,一包泡面并不算多,二人一人一碗就没有了,不过晚上不吃那么饱也没关系,陆宁景又去拿了两罐啤酒,二人坐在他家客厅小沙发上喝,顺便听老三他的非人经历。

原来前阵子处的那个妹子,是一位从政人员的女儿,他嫌那姑娘公主病太严重,就和她吹了,那姑娘也是家里人的掌上明珠,他爹一气之下对他老爹的公司施加压力,这可没把老三的老爹气死,直接把他扔到他朋友的工厂去体验生活,美名曰反省,老三做了十天就做不下去了,今天偷偷跑了出来,可是身无分文,□□信用卡甚至身份证都被他爹给拿走了,只能跑来投靠陆宁景。

“活该。”陆宁景听完他的遭遇后给了他两个字。

“对对对,我活该,”老三倒是一副很知道认错的样子,“你这阵子先收留我呗。”

“你要这样和你爸耗下去?”

“也没什么耗啦,再过阵子过年,他自动会解除我的‘禁令’把我召回去的,我可不想再去做什么工了,简直不是人干事。”

“行吧,你留下来,不过我比较忙,你别指望我做饭给你吃啊。”

“放心吧,你借点钱给我,三餐我自己会解决。”

老三就在这里住了下来,陆宁景倒无所谓,反正家里有放假,回房间去找了身没有穿过的睡衣和内裤扔给他,让他去洗澡。

陆宁景去收拾了碗筷,洗了扔进碗柜,才从厨房出来又听见有门铃声,这回不用说肯定是郑恒,陆宁景擦干手跑去开门,就见郑恒穿了件黑色的长风衣站在门口,长身玉立,风度优雅。

“怎么这么晚了还过来?”陆宁景站在门口,没有把人让进来的意思。

“想看看你,”郑恒一点没有掩饰的意思,见陆宁景还堵在门口,又道,“难道我连进门的资格都没有了?”

“不是,我家里有人,不太......”

“宁景,你这睡衣我穿着怎么有点小啊,是不是缩水......咦,你有朋友啊?”

陆宁景家的房子是标准的两卧一厅一厨一浴,房间没有自带的洗手间,陆宁景当下心想糟了,也顾不得和老三解释,把郑恒把门外推,对老三道:“我出去一趟。”

说着“嘭”地一声带上了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