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回乡下(1 / 2)

<!--go-->    宏亚项目的评标结果,用四个字来形容,就是精彩纷呈。

技术评分方面,入围的几家公司中,占有巨大优势的盛联、亿信和致远三家公司的指标,各有所长,基本处于胶着的状态,还有一家外国企业的软件,他们的技术评分也非常高,但外企软件有个致命的弱点,就是他们的商务价格非常高,所以综合评分并没有优势。

而的盛联、亿信和致远三家公司的商务条款也是百家齐放,各有各的优点,初步的评标结果出来,致远以价格上的略微优势,占据了第一,紧接着是盛联,再者是亿信,但这其中的差距都非常小,只能说都是略微的优势,可以忽略不计。

初步的评标结果并不是最终的结果,但接下来基本就是宏亚自己内部的争斗,基本不会和各家公司接触了,这个时候就是看谁家线下关系做的最好的时候,但同时也是听天由命的时候。

所以陆宁景他们倒是相对轻松了,他已经许久不曾休息,现在终于可以好好地过个元旦了。

元旦有三天的放假时间,宋峥顾及到陆宁景他们最近实在是累疯了,所以多给了他们一天的休假时间。

陆宁景原本是要回父母那边去的,但他在农村的奶奶给他打了电话,言语间都是思念,陆宁景想着自己只有正月的时候去过一趟奶奶家,他小时候是奶奶带的,老人家年事已高,思念子孙什么的也挺正常的,就和他妈妈说自己过年再回去,元旦准备去奶奶家过。

陆妈妈那边倒是没什么意见,她和陆奶奶的关系不算坏,陆宁景兄弟还小的时候,正值他们夫妻俩的打拼时期,孩子都是给陆奶奶带的,老人家爱护孙子,两个小孩都养得白白胖胖的。

所以陆妈妈对于这个婆婆还是挺感激的,后面在城里买了房子也和陆爸主张把老人家接来,不过老人家住惯了农村,根本不适应城市的生活,所以也就罢了。

31号晚上,郑恒打电话来问陆宁景的假期安排,并且盛情地邀请他一起去旅游,放松一下。

陆宁景倒是奇了:“这时候你还有心思度假啊,我以为你已经忙到找不到北了。”

“找不出时间来度假,就得找出时间来生病,”郑恒的口气听起来深有感受的样子,“工作虽然忙,但休假时间还是要有的。”

“那不好意思啊,我要回我老家去看我的奶奶,没办法和你一起出去玩了,郑总的好意我心领了。”

郑恒摸了摸鼻尖,脸上却浮现出笑意来,这个时候,陆宁景应该做的事情是抱紧他的大腿不放手,但陆宁景没有,二人之间的关系没有因为之间有了利益而变质,郑恒心中当然高兴,“你奶奶的家在哪?”

陆宁景当然也知道这会儿应该抱抱郑恒的大腿,但他清楚郑恒的立场,会帮他的地方一定会帮,多此一举反而会让郑恒为难,这会儿更多要做的是静候佳音,不犯错。

“d市的十三里村,一个挺偏远的小村庄。”

十三里村,名字倒挺好听的,郑恒想了想,突然道:“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吧。”

“你去干嘛?”陆宁景脱口而出,觉得郑恒这个想法简直荒谬,“那里可不比大城市,我怕你去了连饭都吃不下。”

郑恒倒觉得这个想法挺好的:“反正都是度假,去体验一下生活也挺不错的。”

陆宁景一点都不想他去,“你还是去陪你的父母还有孩子什么的好好过元旦吧,你那么忙,一家人一起的机会不多不是?”

“我父母前阵子就去环球旅游了,小帆,他早就找理由和他同学一起了,哪会愿意和我一起。”

要不要说得这么可怜,陆宁景不为所动:“那你可以找你朋友啊,别说你没朋友,我可不信,那位邓先生我看你们就挺熟的。”

郑恒拿着手机,看着眼前笔记本里面的项目表,道:“嗯,我看软件项目这个表里,盛联这个公司挺刺眼的。”

陆宁景:......

“你说我要不要把它了。”

“昏君!”陆宁景咬牙切齿道。

郑恒大言不惭:“我何时说过我是明君了?”

可怜的小市民带着昏君回了老家,不过有个好处就是郑先生有车,d市又和a市毗邻,开车到十三里村只要六七个小时,比起从a市坐动车到d市,然后转汽车做到十三里村所在的县城,再转车坐到村里方便得多。

十三里村的冬天比a市冷很多,不过这几日天气好,没有下雪,车子顺着马路一路开进了山区,两边的青山并不怎么见得到冬日的萧瑟,蓝天清澈干净。车顺着蜿蜒的公路扶摇而上,一直可以开到陆宁景奶奶他们家的门口。

“喂,在我奶奶家你可安分点啊。”车子快要进村的时候,陆宁景再三警告郑恒,“敢动手动脚我把你丢鱼塘喂鱼。”

“意思是不是你奶奶家的时候就可以不安分吗?”郑恒总喜欢逗他。

“你要不要这么欠揍。”陆宁景翻了翻白眼,若不是有项目抓在他的手上,他真想揍这个没脸没皮无耻可恶的老男人一顿。

郑恒笑了笑,继续开他的车,没有接陆宁景的话,有时候啊,抓个把柄在手上,做什么事情都方便。

陆爷爷和陆奶奶他们早等在路口了,郑恒这人别看地位高,嘴还是挺有礼貌的,见到老人家就陆爷爷陆奶奶地叫着可亲热了,老两口亲孙子,自然也喜欢孙子的朋友,加上郑恒那人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人格魅力,不仅和陆爸陆妈妈合得来,和老人家也聊得开,看在隔间暖屋里陪陆爷爷下棋下得津津有味的人,陆宁景忍不住瘪了瘪嘴。

要不要这么左右逢源。

郑恒看到了他,朝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陆宁景警惕地看着他,没有出声,而是用口型问他干嘛?

郑恒还没说话,倒是背对着陆宁景的陆爷爷头也不回地道:“宁景,小郑叫你有事,你怎么可以这么没礼貌,理都不理人家。”

陆宁景:......

“您怎么知道是我?”陆宁景觉得自己的爷爷简直神了,一年不见,都背后长眼了。

陆宁景用一副老姜对嫩姜的口气道:“小郑又不熟我们家,会招手叫的人,除了你,还有谁?”

这也行。

陆宁景只好走过去,“叫我做什么?”

郑恒站起来,在陆宁景以为他要干什么,都用眼神警告他的时候,伸手把他头上的枯草拿掉,口中道:“一头的枯草,帮你拿掉。”

那是刚刚他给他伯母搬引火的枯草时候弄得,这里人虽然生活并不算落后,但还是维持着传统的烧柴煮饭。

“他打小就野,谁知道刚刚钻到哪个旮旯角去了。”陆爷爷不忘在一旁落井下石,“来来来,别管他,咱们继续。”

所以在受欢迎的客人面前,亲孙子都会变成充话费送的。

郑恒安慰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继续坐下去和陆爷爷下棋。

晚上陆宁景和郑恒住的是一间房。

倒不是他愿意和郑恒一起住,因为陆爷爷和陆奶奶年事已高,所以一直是和他的大伯他们住在一起,陆宁景说是回爷爷奶奶家,其实是回大伯家,去大伯家住已经很麻烦了,还要他大伯母再去准备一间房,陆宁景实在开不了这个口,因为村里的房间成年成日没人住,就容易堆一些杂物进去,收拾起来也麻烦。

村里还没有旅馆这种东西。

算了,反正又不是没在一张床上睡过,陆宁景自暴自弃地想,而且这在老家,墙壁的隔音效果也不好,郑恒总不会乱来。

9点半的时候,家里人就基本睡觉了,陆宁景他们开了一天的车,也洗了澡躺在床上,郑恒这么早睡显然有点不习惯,躺在床上也酝酿不出睡意,不禁好奇:“这里人都这么早睡觉?”

“对啊,农村没什么娱乐活动,所以睡得早。”陆宁景裹了裹身上的被子,这里的温度比a市低了好多,没有空调更没暖气,他体质又偏寒怕冷,所以就觉得特别冷,冰冷的寒意从被子的每一个缝隙往被窝里钻。

“你要不要和我睡一个被窝。”郑恒瞧他那可怜样,盛情邀请道。

“不要。”过去了就要被占便宜,陆宁景可没那么傻。

郑恒也不勉强他,伸手关了灯,口中问陆宁景:“傍晚来找你的那个女孩子是谁?”

他口中所谓的那个女孩子叫刘千晴,是陆宁景小时候的玩伴,前几年她爸爸车祸没了右腿,妈妈改嫁了,家里还有年长的爷爷奶奶,今年正月陆宁景回来的时候,碰到她寒冬腊月里跑到田里去捞浮萍喂猪,双手双脚都冻得和馒头一样,看得陆宁景挺不是滋味的。

那么清秀一个姑娘家,小时候也是小公主一样,因为是独生,被家里人捧在手心里疼,现在满手满脚都是冻裂的口子,都二十六岁年纪了,也没几个人敢上门来给她说媒,因为跟她结婚就是跟了一家子的拖油瓶。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