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陷害(1 / 2)

<!--go-->    他和乐乐已经基本没有什么联系了,乐乐现在有男朋友,肯定很忌讳他这个前男友,陆宁景可没那么没眼色去给别人不痛快。

他也没那个精力。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很多销售做到三十几岁,房子买了车子买了钱包满了还娶不到媳妇,因为根本没时间谈恋爱啊。

甚至做到走火入魔的时候,恨不得抱着项目当老婆。

所以,这还是某种程度上注孤生的职业。

乐乐声音有点模糊,“宁景,能不能来龙腾大酒店接一下我,我脚崴了回不去。”

陆宁景都要被乐乐这偏向于无理的逗乐了:“乐乐,我明天有个很重要的会要开,现在还要改ppt,你看看有没有别人能接你。”

其实陆宁景更想问一句你那个自己有车的男朋友呢,你为什么不打电话叫他接,不是更方便?

“宁景,我和我的男朋友前阵子已经分手了,和晓晓昨天也闹矛盾了,我现在只有你能寻求帮助。”乐乐的声音带着哽咽道。

“......”陆宁景叹了口气,“你可以找客房服务,再不济打120都行。”

陆宁景拒绝的意味已经够明显了,以乐乐的心思肯定会选择找个能挽回脸面的方式挂掉电话,但陆宁景却听到乐乐用小猫咪一半的哭腔道:“宁景,求你,最后帮我一次。”

唉......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陆宁景能拒绝吗?

穿上厚衣服,带上钱包手机,陆宁景打了个的往龙腾大酒店赶去。

循着乐乐给他的房间号,陆宁景上了6楼,在6015门口停下,按了一下门口的门铃,门很快被打开,开门的人却不是乐乐,而是一个裹着浴巾的女孩子,头发湿漉漉的,陆宁景立刻以为自己敲错门了,抬头看房门号时,那个女孩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一把圈住陆宁景的脖子,把他拽进房间,同时,温热的嘴唇抵上来。

陆宁景根本猝不及防,女孩子的力气出奇大,陆宁景居然生生被他拽得向前走了两步,同时房间的门也因为没人抵住,自动关上。

陆宁景顿时知道自己中计了,想推开那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却死死地吊在他的脖子上不放开,陆宁景伸出手在女孩子腋下捏了一下,女孩子顿时吃痛放开他,陆宁景拉开房门要跑时,却看到几个穿着制服的人站在外面,抬起手刚好要敲门。

“别动!”

尽管陆宁景一直向那几个人解释自己只是受了别人的陷害,让他可以去查酒店的监控,他才到这里,但他们的态度就是我们亲眼看到的还会有错?先去警局录口供再说。

g,陆宁景真没想到这辈子还能和这四个字扯上关系。

“那我总能打个电话吧?”他们一开始就把陆宁景的电话拿走了。

“不行,等下你通风报信怎么办?”

“你......”陆宁景都被气笑了,这人权是已经被狗吃了吧。

“别狡辩,快走,这种罪名你还想闹得大家都知道?”

有两个人把他推推搡搡地推上了警车,陆宁景虽然心里憋屈知道受了陷害,但现在他们明显不想讲理,他深知现在越是反抗约糟糕,乐乐肯定是受了人的指使,而且这事情肯定和明天的介绍会有关,不然人家为什么要无缘无故地害他呢?

这可完了,万一把他关到明天中午,他们这半年的努力就全部都打水漂了。

正在陆宁景思考间,他感觉到手腕一凉,竟然是手上被拷上了铐子,陆宁景被冰得哆嗦了一下,那个给他上拷的人似乎料到了他的反应,嬉笑道:“这个镯子没戴过吧。”

确实没戴过,人天生对这种东西就畏惧,陆宁景按捺住内心的不安和惶恐,故作镇定道:“这件事情,等过后我会咨询我们公司的法务部,你们这样子不问清事实,私自扣押我就算了,还搜我身拿走我的手机,侵犯我的人权,到时候我会起诉你们,对我的精神造成的伤害做出赔偿。”

那两个人都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陆宁景还能说出这种话来,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那个给他带铐子的人轻哼一声道,“小子,你嫖|娼是铁板上钉钉子的事情,那个女孩子也可以作证,别说你们公司什么法部,就是告到法庭去,我们也有理。”

“随便不顾我个人意愿搜我身侵犯我人权也算是你们所谓执法扫|黄的范围?”陆宁景看他们的犹豫,瞬间有气势起来,冷笑道,“我顺便会把这件事情通过我们公司的营销宣传部曝光出去,到时候,相信社会舆论会给我一个公正的,我身正不怕影子斜,就不知道你们怕不怕。”

所谓法务部、营销宣传部都是陆宁景瞎掰的,他们公司现在最完善的是销售部,其他部门除了人事、财务、市场文案和前台接待以外,都还待开发,他之所以这样说,是知道这些公职人员最怕的就是社会的负面舆论,如果真被曝光有不好的事情,万一丢饭碗被辞退,可不是和他们被公司辞退那么简单,因为公职人员的职务来得都不容易。

那两人继续交流了一下眼神,另一个人道:“小子,你这些可吓不到我们,我们人证物证俱在,你这些话算是威胁,念在你初犯我们就不计较了。”

陆宁景被他的话呛得简直想吐血,抗议道:“我要给我律师打电话。”

“你少折腾点吧,”那人瞪着他,“我还是第一次见过嫖|娼被抓还这么理直气壮的,无论被冤枉还是清白的,自然会还你一个公道,你现在再闹腾也没得用。”

这句话犹如凉水从陆宁景的头顶浇下,无论被冤枉还是清白的,反正他们就是有理拘留他,到时候进去折腾一通,在由那个女孩子对峙一下,更是胡搅蛮缠得弄不清,电话不给他,他也没办法找人帮忙。

车子一路到了派出所,陆宁景被带到了值班室,值班室里有两个人,逮捕他的人把他带进值班室之后,就拿着手机出去了,陆宁景被安排在一条椅子上做笔录,那个女孩子也被带了进来,女孩子身上已经换了衣服,但也衣衫不整,哭哭啼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把她给强x了。

一个四十岁左右的警察问了陆宁景几句,陆宁景被他们缴获的手机突兀地响了起来,他手机被扔在远处一张桌子上,刚刚押着他的人之一把陆宁景的手机拿出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郑先生?谁啊,同谋?”

陆宁景是快10点的时候接到乐乐的电话,现在应该是10点半左右的光景了,郑恒这个时候打电话来,应该是要关心一下他明天介绍会的状况。

陆宁景知道这会儿说什么他们肯定都不会让自己接电话,想了想道:“那是我朋友,是他送我去龙腾大酒店的,这会儿指不定急着找我呢,找不到说不定就报警了。”

“哟呵,你小子,”那人手里把玩着他的手机,“别的不说,威胁人的功夫倒挺到家的嘛。”

陆宁景心说我要是跟你们这样子温温柔柔地磨蹭下去,只怕到了明天都还走不了人,他手里的手机还在响个不停。

看来郑先生这个人情是不得不欠下了!

陆宁景忽然从椅子上站起来,那些人甚至还来不及反应,猛地向拿着他手机那人撞去,他的手被铐住不能直接抢,拿着他手机的人见陆宁景撞过来,吓了一下,连忙侧身躲过,陆宁景再一个虚晃作势要抢,那人下意识地避开,陆宁景趁机一个飞脚踹过去,踹中了那人的肘关节,那人吃痛,手上的手机掉在地上,陆宁景翻身接住,在他的同伴过来的时候,迅速按了接听键。

“我在合山派出所,救我!”

***

第二天,已经是8点55了,宏亚集团的大会议室,坐满了去听今天介绍会的人,然而盛联那边今天只去了宋峥、张敬、李伟和安彤四个人,张敬时不时焦急地看着手表:“怎么宁景还不来,都要开始了。”

宋峥也面露急色:“打电话呢?”

“一直无人接听,会不会出什么事情了?”

“应该没事,再等等。”

可一直到9点了,陆宁景还没出现,盛联主讲人之一缺席的事情,飞快就被传了出去,开心的大有人在,入围那么多家公司,干掉一家,就多一分机会,何况盛联这家黑马一般的公司,一下子就给他们造成了很大的威胁。

然而天不遂人愿。

就在宏亚的主持人拿了话筒要宣布开始的时候,紧闭的会议室大门被推开,随后,从来没有出现过在任何公司的介绍会上的郑恒走进来,他身后跟着穿着正装的陆宁景,还有拿着记录本的叶秘书。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