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荷塘月色(1 / 2)

坤安宫的荷塘以及岸边的假山,亭阁,小桥,都已经建好了。荷塘里种满了荷花,小池中种着睡莲,小池与荷塘相连,上面一拱石桥,弯弯的犹如天上的半轮满月。虽然面积并不是很大,可是别具匠心地修建得蜿蜒曲折,水路相连,小船绕行其间,自睡莲中划过,从小桥小穿过,穿行在几株高挺的荷花中,倒似别有洞天。

那桥拱上用朱笔行云流水地写着四个字“荷塘月色”,那字流畅飞扬,抑扬顿挫,倒和这十五的月色,月色下的荷塘,荷塘中的船儿,相称得很。

那船虽然小,却造得极漂亮,线条流畅简洁,船头隆起,隐然若一个高傲的龙头,船侧雕满花纹,下面有水波纹,船尾宽扁,船身很宽,船舷齐腰高,行船非常平稳。船上有浆却不用人划,被一根绳子牵着前行。

船上相对而坐着一对俊男美女,男的高大威武,女的清新可人,荡舟穿梭于荷叶之中,逗弄着水中倏忽来去的彩锂,还有那天上如细纱般的云丝,云丝缠绕的圆的月,月下的虚虚实实的景,景外断断续续传来的丝竹之声,整个一幅浓浓淡淡的水墨写意画。

紫棠刚回到坤安宫,便被等候在门口的李昊天拉到了荷塘边,向她展示这艘精心定制的新船,然后便霸道地拉她登船,让扮作纤夫的侍卫开船。

“她们都和你谈些什么?”

他顺口问道。他并不好奇,他可以想象到那些女人的酸言咸语,他也相信紫棠可以轻松应付。

“无非是向我展示她们曾经多么得皇上的宠爱罢了。”以及她今日的得宠犹如春日的积雪,是多么的不可靠。

“怎么,吃醋了?”

“没有。”

李昊天话语中的调侃让紫棠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地吐出来,想要吐掉体内郁结的所有烦闷。

“我只是同情她们。寂寞的日子总是很漫长很难熬。毕竟这后宫中只有皇上一个男人,你对于她们似乎过于冷落了。”

李昊天专注地注视着她。月儿在云层中穿行,半遮半掩的,岸上的灯火被树影遮去了大半,照在她的脸上有些幽暗不清。阴影中她的表情有些难以捉摸,却能听得出她说话的语气非常严肃认真。

她确实很大度,大度得令他佩服,让他另眼相看,大度得让他很不爽。

“好吧,既然爱妃如此能为别人着想,颇有些成人之美的风范。朕以后记得多多改正就是了。”这话说的有些赌气,甚至有些咬牙切齿。

他赌气的样子让紫棠禁不住笑了起来,那笑容却有点苦,心中更是五味杂呈。

皓月当空,摆脱了如纱般云雾的缠绕,清亮亮的光芒洒了一地。

岸上的人拉着船儿无声地前行,船过留痕,在他们的身后留下一道浅浅的涟漪。

紫棠螓首低垂,紧抿着嘴沉默不语,任夜晚微凉的风儿随意撩动着发丝。

她忽然弯下腰去,用手随意地拨动水面,发出哗哗的声音,打破了寂静。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