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荷花香囊(1 / 2)

在金雀王朝,圣德皇帝和左宰相林文岳的关系是非常微妙的。圣德皇帝在位二十年,从一个懵懂少年成长为一代圣君。二十年来,他提拔并倚重林文岳,让他一展才华和抱负,使他成为朝廷稳固的基石,也让林文岳手握重权,位居高位多年,得以培养他的枝枝蔓蔓,铺开巨大的关系网。

在林文岳的眼中,圣德皇帝越来越像一个慵懒的危险的雄狮,多年来这只狮子都是半闭半睁着一只眼睛,一副无害的平静的表象下,掩藏着致命的危险。

而在圣德皇帝李昊天的眼中,林文岳更像一只狡猾聪明,修炼得炉火纯青的老狐狸。

在以他为根系伸出的庞杂的枝蔓中,占据朝野内外的,除了他的门生故吏,和他最为自豪的两个儿子之外,还有几位林氏的子侄和堂兄弟,以及他的岳家姜家的人。

你也可以说这些人是依仗了林文岳的权势而混迹官场商场,可是,林文岳对己对人要求一向甚严,对于自家人更是接近严苛,为人处事严谨低调,向来是林氏的做事风格。朝中林文岳明里的暗地的政敌们,甚至一直找不到一个拿得出手的由头弹劾林氏一派。

作为一个君王,这样一个能干而手握重权的臣子,他居然找不到他的一丝半点的弱点,这是及其危险的。

然而现在,李昊天自信已经“掌握”了林左相的弱点。

大殿之上,政事议罢。执事太监一声令下,便见一排排宫女们手捧着托盘流水般地从御座前的阶下走过。

那紫藤雕花的托盘上,陈列的是从各国,各地方,朝中各部为宫里选送的贺岁礼物,珍奇异宝,无所不有。可这些琳琅满目的贵重物品似乎丝毫引不起皇帝的一点兴趣。每一个托盘在玉阶前短暂停留,太监高声唱名时,他只是例行公事地扫一眼,点点头,东西便又被快速地端了下去。

每年年尾,为了准备一份特殊的礼物入宫贺岁,各地方各部官员无不绞尽脑汁,各显神通。可是谁心里都清楚:一个能放在托盘中的小物件,想要得到含着金汤匙出生,生来便富有天下的圣德皇帝的青睐,真是难乎其难。

看来今年大家的希望又要落空了。虽有些失望,可也算公平。

“停!”

李昊天清朗的声音引起群臣们的一阵错愕。只见高高坐在龙椅上的皇上一改刚才的敷衍之态,指着刚端到面前的东西问道:

“这是什么?”

是什么东西让那对凤目中泛出了如此异样的光彩?

众人好奇地随着皇帝手指的方向看向盘中,只见一朵娇艳欲滴,栩栩如生的荷花含苞待放地躺在盘中,似乎刚刚从枝上剪下来,上面还沾着露珠,在从斜窗偷偷溜进大殿阳光下闪着光芒。

这自然不是真的荷花,谁也不会在这个季节,这种场合,送一朵真的荷花敬献给皇宫。不过它再像真的,也只是一个制作精美绝伦的装饰物,女人家用的东西,皇帝怎么会喜欢了?

“回皇上,这是东海进贡的珍珠香囊。有无数颗颜色深浅不一的粉白色珍珠串成,打开时似一朵盛开的荷花,可以放入干的荷花花瓣,闭合后便似一只花苞。那香味从珍珠的缝隙中一点点渗出,不会太过浓烈,就像一朵真的花一般。”

不管为什么,难得皇帝喜欢,执事太监连忙小心翼翼地呈上香囊。

李昊天顺手拈起那朵“荷花”,一股淡淡的清香便丝丝缕缕地萦绕而来,有萦绕而去,若有若无,似真似幻。

他把荷花拿远些,又拿近些,一个苗条的身影,也随之远了些,又靠近了些。

皇帝在上面拈花沉吟,下面的臣子们却都各自思量起来。隐隐觉得,今日的皇帝与往日不同。

难道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了吗?

“皇上…”执事太监低声地唤道。

李昊天顺手将荷花香囊揣入宽大的袖袋中,目光扫视了一圈窃窃私语的臣子们,大手挥了挥,那些捧着托盘的宫女们一下子全都退出大殿。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