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人质(1 / 2)

林文岳从宫中忧心忡忡地回到家里。

在金水桥上看到的那一幕,让他自从女儿入宫后原本就矛盾的心中更加忐忑不安起来。

从金水桥到御花园水池的岸边虽然有一段距离,豆蔻又是一副宫女不像宫女,妃子不像妃子的打扮,可是从那熟悉的身形与动作,以及透过皇帝高大的身形隐约露出的脸庞,他还是可以看出,那正是他的爱女豆蔻,也就是嫁入皇宫被封为贵妃的林紫棠!

她居然凿冰去钓皇帝喜欢的金鲤!这在后宫算是真正的胆大妄为了。豆蔻虽然活泼好动,可是在府中一向循规蹈矩的,何以在宫中如此不谨慎?难道是受别有用心的人挑唆?

身为外臣的他虽然并不清晰地了解后宫的情形,可是在朝中多年,他很清楚后宫中争斗之险峻,一点不逊于朝堂之上的勾心斗角。

豆蔻自入宫后,虽然被封为位列嫔妃之首的贵妃,可是宫外一直盛传她并不受宠,而且极少受皇帝的召幸。林文岳倒是从未因此而为女儿担忧过。把女儿嫁入宫中,本来就是一桩无奈的纯政治的婚姻,而豆蔻本也不是那种娇媚讨喜的长相和性格。除了对自己的父兄,对于外人总有一种难言的隔阂。她和皇帝相差一旬还多的年纪,得不到皇帝的宠爱倒也正常——林家本不需要靠女儿的裙带关系来保障荣华富贵。

只要豆蔻在后宫安全的生活,享有属于她该有的尊荣。现在,林文岳却不禁为女儿在后宫中的生存忧虑起来。

他是否该后悔当初对子女们管教太过宽松了?

现在想来,他至少不该纵容林子峰那样宠妹妹:上学堂,爬树,钓鱼,溜冰等等,凡是男孩子做的的事情豆蔻一样也没落下——除了她吃不了学武功的苦,放弃了随哥哥一起练武,却也为此惹下过不小的一桩烦心事。

看来皇帝并没有责怪她的意思,反倒是兴致很好的样子。圣德皇帝看着豆蔻时那种兴趣盎然的样子,他从来没有看到过,也让他有些不寒而栗。

可是伴君多年,随着他的地位越来越高,离皇帝越来越近,他却是越来越心惊。对于服侍多年,已经日渐羽翼丰满,成熟深沉的圣德皇帝,他已经越来越猜不透,看不明,只能用“深不可测”四个字来概括。

君心不可妄测。

皇帝表现得喜欢,并不一定真喜欢,皇帝表现的不生气,并非心中真的不生气。

除了有卓越的治政才能,正是他深深明白这个道理,才能稳固地坐在现在的位子上。

然而,豆蔻明白吗?

“老爷,怎么了?朝中发生了什么事?”

二夫人很敏感,看到林文岳沉思不语地一路行来,坐在厅堂里依然眉头不展,顺手递上去一杯茶,问道。

虽然是关心的话语,可是她说出来却是一贯地让人感到硬邦邦的淡漠。

林文岳接过茶,抬起头看看二夫人,语气有些不善地道:

“我不是从朝中回来,是从宫中!”

“宫中?”

二夫人细巧的眉毛皱了皱,美丽刻板的脸上终于有了一点裂缝:

“难道老爷入宫不是为了政事吗?没有听说皇上单独召见老爷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