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封妃(1 / 2)

第二天的清晨,宿醉的紫棠醒来后,只看到空空的床铺。连原本凌乱地丢在地上的衣衫,此时也全都换成了香薰过的新衫。

若不是身体上的变化,她真的会以为昨夜的一切只是一个梦。一个美好的,令人羞怯的梦。

梦中,她见到一个温柔而英俊的男子,他是她的夫君,她未来的一片天。

在梦中,他轻声地诱哄着她,把她从少女变成了少妇。

在梦中,他看懂了她的悲伤,亲口许了她一片荷塘。

然而在梦中的那个夜晚,这个温柔而俊美的男子,只是她的一个幻觉吗?

或许,只是酒精和夜色,把一切都美化了。一种自恋的惆怅,更给一切都增加了一种不真实的美感?

接下来,又是数十日的冷落。

最后,梦真的醒了。

这一日,是后宫中的大日子,宫中举行了盛大的封妃的大典,时隔二十年后,后宫中仅次于皇后的第二贵妇:贵妃的封号,又一次花落坤安宫。

虽然早在林氏紫棠入住空虚二十年的坤安宫时,众人心中已有预料,可封妃典礼如此隆重,却依然令人许多咋舌和嫉妒。

可是,皇上的意外缺席,让如此隆重的典礼,又仿佛成了一桩闹剧。

坤安宫中,彩灯高举,喜气盈门。从里到外垂挂着鲜艳明丽的彩绸、彩纱,许多各色贵重的用品,一箱一箱地搬进来,一队一队的宫女太监们忙忙碌碌的进进出出,四周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

林紫棠缓步迈下通往内殿的台阶.软底的丝履踩在地毯上发出的沙沙的声音,却被淹没在进进出出宫人们的脚步声中。

她那高高梳起的发髻上戴着镏金偏头凤冠,一身粉色宫装罩着一层薄若蝉翼的细纱,肩上垂下的丝带拖曳在身后。

箱笼一件件地被打开,无数的绫罗绸缎,珠宝首饰,以及诸多宫外并不常见的生活用品,一一呈现在新贵人的眼前。

诸多珍宝的光彩却没有照进她的眼眸,那身华贵的粉色宫装也没为她的脸上增添一点点喜色。

大殿里喜庆的气氛似乎悄悄退去了一点,宫人谨慎的站在一排排的箱笼旁,心中都有些忐忑不安。

新娘娘是对皇上没有出席封妃仪式感到不满吗?还是出身左相府的她见惯了荣华富贵,对眼前的这些都不感到稀奇?

可这些都是天子的封赏,即使是一根针,也该感到万分的荣幸的啊!

听说新娘娘仅仅侍驾一次,就获得了尊贵的“贵妃”封号,受到皇家诸多不输于皇后的礼遇,尽管从皇帝仅仅临幸了她一次,便不再召见她这一点上来看,似乎并不十分喜欢她。

自然了,她这个封号,并不是靠自己的本事搏来的。

她是何其幸运,生在那样一个皇帝都没法忽视的家庭!有了这样强大的靠山,即便受些冷落,又有何怨呢?

宫人们出于各种异样的心态,在心底温习着宫中的各种传言,揣摩着新贵人的心理。可是眼前这位新娘娘的气质与气势,却又让她们没人敢表露出半分在脸上。

形势逼人强,此时这林娘娘身份已定,在这宫中的地位已经高得足以压死他们每一个人。人家生得好,自己也只能在心底妒忌了。

随着宫人们最后走进宫来的,是一个中年的妇人,她的服饰和发式都与别人不同,发髻挽起,衣饰老成,显然是个成过亲的女子。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