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梦境(1 / 2)

不管此时他看到的,是真实的纯真,还是林豆蔻用心向他展示的一种表象,他都喜欢。这样甜美的她,取悦了他。

就象此时,那如花般绽放的笑容消失了,小小的白玉般泛着桃红的脸上露出迷茫的表情,眼眸中的水雾中升腾出一丝迷惑的光,就那样直直地一霎也不霎地看着他。

在那双眼瞳的深处,依稀可见李昊天身着九龙团袍的昂藏身影。

这双眼,和记忆中多年以前的另一双眼眸重叠了起来,和着周围相似的背景,让李昊天有种时光倒流的错觉。

多久了?不曾有人在眼眸中如此清澈地映照出他的身影?

记忆中,能这样做的人都已经不在人世了。原以为这一生再也不会遇见了。

豆蔻俯在一个瓷质的水缸边轻轻地喘着,一朵刚刚开放的荷花摇曳着身姿,撩拨着她的发丝。额上的点点汗珠,和那荷花上的几滴露珠相映成趣。

那淡粉色的花朵,衬托着她的脸庞更显得白中带粉。

“你,怎么来这里的?”

“什么?”

李昊天一愕,视线从她的脸上又转回她的眼眸。

“你不该来的。”

豆蔻轻轻的一叹,垂下头去,轻拂向那水中的荷花。

“……”

他来到自己的宫殿,见他的准妃子,怎么还有“不该”之说?

李昊天默然。

若除去天子的头衔,今夜,他只是李昊天。身为一个男子,半夜时分不经允许而闯入一个女子的闺房——虽然这个闺房是他提供的,似乎确实有不该之处。

可是豆蔻的话中似乎又另有深意,带着一丝丝的遗憾和淡淡的惆怅无奈。

那轻拢的秀眉,眉目间浮上的淡淡愁思,莫名地牵动着他的心。

手缓缓举起,想要拭去她额上的汗珠,抚平那眉间的轻愁。

然而,她却姓林,这个姓氏代表的一切,足以浇灭一切可能升起的火苗。伸到半空的手又缩了回来。

“你不快乐?”

“我,就象这荷花,没有自由。”

“是这座宫殿的缘故吗?”

此时的她,看起来与周围的高大华丽的宫殿格格不入,就像是一株被移植到花园中的空谷幽兰,又像是一只被软禁在笼中的云雀,失去了自由,却早已放弃了徒劳的挣扎,只是忧郁,只是一径向往地看着外面的天空。

这样的她,令人心生怜惜,又让人有种拥入怀中占为己有的冲动。似乎放开了她,就要永远的失去她。

“不,也不全是。”

豆蔻摇摇头,伸出一只手指,搅动着微波粼粼的水池,突然拎起白色袍服穿梭在一盆盆的荷花丛中,脚步急促而凌乱,声音也变得有些紧绷和沮丧。

“我就象这荷花,被栽种在盆中,养在温室中,虽然因此躲过了寒风冷雨的摧残,却也少了阳光雨露的滋润。自从它被栽种着这盆里,便不能再自由享受天地风霜,四季繁衍。不过从这个地方移到另一个地方,从小盆移到大盆,有什么区别?”

她突然煞住了脚。

若是二夫人见到了她今夜的样子,听到了她今夜对一个“陌生人”说出的这些话,会怎么想,怎么说?是否会呵斥她的不知检点,不知足?还是会说她是妄想?空谈?

她抬起头,再一次望进面前那对深不可测的漆黑如墨的眸子。

那双眼眸也同样直勾勾地看着她,似乎天地昏黄,只有他和她,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那一对黑色的深潭,是一个深不见底的陷阱,让她急于闪避。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