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圣德皇帝(1 / 2)

殿中铜制的龙头漏壶显示此时已到二更时分了。

夜深露重,北方的深秋之夜,已经显出丝丝凉意。诺大的御书房中虽然摆了许多的珍稀古玩,案几书柜上摆满了书和奏章,依然显得有些空寂寥旷。顶上垂下的明黄色的灯笼流苏,在雕花镂刻的屏风上投下一片阴影。

“何顺,把火再点亮一点。”

圣德皇帝——,金雀王朝的第五任皇帝,中兴之主,终于放下手中的奏章,修长白皙,精心保养的手指缓缓按压着额头的穴位。

明明暗暗的灯光在他的脸上投下了高高低低的阴影,手指下的脸棱角分明,脸色和手指同样白皙光洁。

无疑的,他是一位俊美的皇帝。二十年来过于繁重的政务,以及三十四的时光流逝,并没有在他的脸上刻画下太多岁月的痕迹。

他的眉眼稍稍过于秀美了,发色如墨,眉毛很黑,狭长的眼中是同样的一对漆黑如墨的瞳仁,光茫内敛而沉着,叫人看不透喜怒。

略厚的双唇,尖峭的下颌,线条清晰而阳刚,显示着主人性格中专断坚韧的一面。

大太监何顺轻手轻脚地把烛火再挑得亮了一点,眼见得圣德皇帝又拿起了一本书,大有挑灯夜战的架势,不禁轻声提醒:

“皇上,已然二更了,夜已深,您该歇了。”

皇帝不歇息,这诺大的皇宫中各处的主子奴才们,自然也不能安寝。

李昊天终于又放下了手中的书本,看看外面漆黑的夜色,皱了下好看的眉毛,似乎有点小小的不悦。

“既然晚了,吩咐各处,关灯熄火,都歇了吧。”

“是!”

“朕就歇在后头吧。”

皇上想要歇在这养心殿御书房后面的配殿,看来今夜各处的主子们都要白等了。

皇帝自然有自己的寝宫。乾元宫,是后宫中最高大威武的一座宫殿,位于整个后宫群落扇形的中点上。

养心殿御书房则位于后宫和前面的正殿之间,时常的皇帝看奏折晚了,又不想要妃子侍寝,往往便会留宿在这养心殿的后殿。这虽然也不算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可是,今夜的情况却有些不同,皇帝已经连续第十天不曾回后宫了。似乎在有意躲避着什么。

后宫中来了一位新人——一位身份地位绝容不得被如此连续多日地忽略的新人。

权倾朝野的左相之女,掌握着文权武权的林家,林府的大千金,林紫棠,皇上的新妃。

懂得轻重拿捏是宫中的生存之道,若他再不履行提醒的职责,他何顺即便有皇上的恩宠,只怕最后不死也要脱层皮。

“皇上……”

皇上毕竟是皇上,万民景仰的真龙天子,他一个做奴才的,该怎么说呢?而眼前这个皇帝,是最不喜欢别人对他个人的生活指手画脚的。

政治上的适当妥协是一回事,介入到皇帝个人的生活中又是另一回事。

“怎么了?”

“…皇上该到新娘娘那儿去了!”

何顺咬咬牙,大着胆子用轻柔的声音提醒道。说完话,便赶紧半低下头去。

皇帝让这位新妃住进地位仅次于皇后的坤宁宫,紧邻皇帝寝宫乾元宫的坤安宫,明面上似乎对这位未曾谋面﹑来历不凡的新娘娘恩宠有加。可是连续十日的冷落不见,一提到新妃就皱眉头,又似乎对她十分之不喜欢。

果然,皇帝那对好看的眉毛又皱了起来。

林紫棠未曾侍奉过皇帝,尚未正式封赏任何的封号,她现在的身份充其量也只是个身份最低微的秀女罢了,何以有娘娘的称呼?

自小在宫中长大的何顺似乎丝毫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口误,李昊天也懒得提醒他。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