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成云烟(1 / 2)

恋上你看书网 www.x630book.com,最快更新就像风一样自由最新章节!

若云伸了个懒腰,终是心不甘情不愿的爬了起来,多年的职业生涯,她早就没了赖床的习惯。原来习惯也可以是一种奢侈,若云有些无奈的苦笑,沈如风就是她的毒,戒也戒不掉,因为已经融入了她的骨血。

若云用最快的速度穿衣起床,果然不出她所料,沈如风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碌。那么自负又骄傲的一个人,甘愿为她洗手做羹汤,她风若云何德何能得他厚爱,得夫如此夫复何求。若云感觉她最近有些情绪话,总是有想流泪的冲动,若云狠狠的压制住自己翻滚的情绪,从后面轻轻的环住了沈如风的腰。若云知道他要的永远不是自己的谢谢而是对他爱情的回应,只是沈如风不知道的是她早就爱上了他。

沈如风温润的声音响起,“怎么不多睡一会?既然起来了就去洗刷,饭马上就好了,乖。”

若云瓮声瓮气的声音在沈如风背后响起,“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直到若云收拾好心情坐在饭桌前,脑海里依旧回荡着沈如风带着淡淡笑意的话“因为你是我的妻“。他对她好没有原因,只因为他爱她,只因为她是他的妻,所以他甘之如饴。明明不想说的,若云还是说了,后悔没有早些遇到他,若云后悔没有在最美好的年华里遇到他,没有在最初的时候一心一意爱着的人是他。可是沈如风却告诉她,正好,他们在最好的时光,最对的时间里遇到了彼此。他很庆幸若云在经历过感情伤痛后遇到他,因为只有这样他才有把握给她这世上最好的温暖。听着有些趁人之危,可是若云还是感动到了,感谢他的包容。

沈如风突然忙碌起来,等若云发现时,事情已经发展到若云无法预测更无法挽回的地步。明明日日夜夜生活在一起,若云只恨自己对他关心的太少,如果她早些发现,只是一切都没有如果。

明明头天晚上还在若云耳边说着动听的情话,明明也感觉到了他的不安和异样,也听到了他近似叹息似的喃喃自语,若云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离开我。只是一个早晨,若云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再见沈如风是在拘留所,明明只是一个早晨没见,却有恍若隔世的错觉。依旧是那个微文尔雅的人,洁白的衬衣一丝不苟的笔挺着,他是那么从容淡定,仿若一切胸有成竹,只是若云还是从他淡雅的笑中看到一丝忧伤。是呀,那么完美的一个人,也许此刻他最不想见到的是自己,可是若云无论怎样也要见到他,因为若云要让他知道她坚定不移的心。

若云捉住沈如风清瘦又略显苍白的双手,有些用力骨节硌到了若云,可她却觉得安定。若云赶在沈如风开口前急切的开口:“我相信你,所以剩下的交给我。”

沈如风只是温和的看着若云,只要有若云就可以,其他的全部在他眼中。沈如风微笑着说,“好,一切都交给若云。”

沈如风的微笑仿若三月的春风吹过杨柳,拂过水面,略微的湿润,一下子就抚平的若云的焦灼,突然若云也安静下来。明明有千言万语,两个人却什么不再说,只是望着彼此。

从警局出来若云就看到了韩冬,他倚在墙角,手指间还有一支未燃完的香烟。若云竟不知道一直严谨自律,视香烟为洪水猛兽的韩冬也会有吸烟的一天。别人不知道若云可是清楚明白,韩冬的童年过的并不好,甚至可以用惨淡来形容。韩父是最早的一批下岗职工,下岗后不思进取,很快和一群小混混混在了一起,成天的吃喝玩乐走鸡斗狗,更是沾上了赌博。一个好好的家本就摇摇欲坠,更可恨的是韩父喝醉了酒,输了钱就拿韩冬母子出气。母子两个经常遍体鳞伤,一度罗玉娟想要离婚,只是韩父喝红了眼用刀子指着韩冬和罗玉娟,若是离婚就杀了他娘俩了,他也自杀。罗玉娟一是不想离婚后韩冬成为单亲家庭的孩子,受人指点,二是怕韩父烂命一条,若真是不管不顾闹起来,吃亏的还是他娘俩。离婚之事最后也不了了之,不过若云知道韩冬还是受了伤,现在胳膊上还有一条细长的疤痕。所以韩冬很少穿短袖上衣,即便是炎热的夏天。罗玉娟也是那些年身体才渐渐破败了起来,这也是韩冬从小立志学医的原因。韩冬的童年可以说凄惨无比,直到韩父又一次喝的酩酊大醉,过马路时闯红灯,被迎面而来的卡车撞飞。韩父当场死亡,在韩冬升初中的那个暑假,韩冬的童年就此结束。

看到若云,韩冬飞快的把烟捏在掌心中,若云看到了他的小动作却只装作不知。只是靠近后,浓郁的烟草味还是让若云不自觉的吸了吸鼻子,并皱起了眉头。

韩冬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这是他心虚时的一贯表现:“没想到你出来这么快,下次不会了。”

若云知道他说的是吸烟的事情,本不该过问,若云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什么时候学会的?”

韩冬抬起头来看着若云,眼中有藏不住的喜悦:“从你走了之后,有时候想起过去,便忍不住点一根,以后再也不会了。“

若云无耐的叹息了一声,面对着韩冬有些相顾无言,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陌生。若云终是说:“有害健康,不吸也好。“

韩冬买车了,若云坐在副驾驶上,过往种种又止不住的涌出脑海。这款车还是他们刚考上大学的那年相看的。接到通知书那天韩冬骑车带她去海边,她坐在后面,手舞足蹈又笑又叫怎么也停不下来。直到韩冬被她聒噪的受不了了,故意把车子骑得歪扭七八,远远的海风迎面吹来,鼓起了韩冬白色的衬衣,若云突然抱住了韩冬的腰。韩冬身子一僵,便努力把车子骑稳,若云轻轻的把头靠在了韩冬背上,若云看到韩冬的耳朵是红的,她想她的脸也一定是红的。好在若云不在聒噪,只是静静的搂着韩冬,那时,那时他们是那么的年轻,年轻到相信一辈子。

到了海边,没等韩冬把车子停稳,若云就跳了下来,踢掉脚上的凉拖,朝大海跑去看都不敢看韩冬一眼。那时韩冬才知道一直天不怕地不怕的若云也有害羞的时候,跳脱的若云就像个精灵,在韩冬如同一潭死水的心湖投下了一层涟漪,即便韩冬不承认,可是那一刻他确实心动了。此刻此情此景太美,即便已经过去了十多年,若云依旧清楚的记得那时的情景,包括他们说的每一句话穿的衣服,甚至是当时韩冬的每一个表情。韩冬眉眼上扬,那是淡淡的喜悦,他说,若云,你真好看。明明离得那么远,明明海风一吹就散了,明明韩冬的声音那么小,可是若云还是清晰的听到了韩冬这句话。若云感觉自己都要幸福死了,心好像在蜜罐里泡了三个月,又在春水里泡了三个月,那天海边的人都感受到了若云的幸福和快乐。那天若云穿了一件米色连身及膝碎花棉裙,那是若云第一次穿裙子。从那若云的衣橱了少了一些牛仔、短裤,多了各式各样的裙子,而若云也爱上了穿裙子。

回来的时候路过4s店,若云拖着韩冬就进去了,若云一眼就看中这款车。若云说,如果以后有钱了就买这个,她做地主婆,韩冬做她的司机,一辈子的司机。韩冬当时眉眼都是上扬的,若云能感觉到他的愉悦,他揉着若云的头发,当时若云还是短发,他说,好,他一定给若云做一辈子的司机,只要是他开的车,只有若云才可以坐在副驾驶上。现在若云已经坐在了她专属的位置上,可是心情却变了,再也没有当初的小心翼翼和欢喜雀跃了。原来我说的话你都记得,既然记得我们为什么会分开?

车子在马路上茫然无措的转了好长时间,一如两人现在的心情,只是没有谁再说话,直到车子停了下来,若云才感觉灵魂归窍。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