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新的旅程(1 / 2)

~~~~~德国人看起来是不相信圣诞老人的存在的。~~~~~

“亲爱的,我们以后再也不要吃南瓜了好不好?”穆勒打了一个饱嗝,全都是南瓜的味道。

万圣节过完之后,艾琳娜把南瓜都回收了,然后拿去煮了奶油南瓜浓汤,南瓜杂菜汤,还有南瓜酱。她自己没怎么吃,倒是都发给他们了,包括物管的人都收到了不少。

不浪费食物,是现在他们家的座右铭,所以两人坚持着吃了一段时间。就连盖德和盖亚的添加辅食里都加了不少南瓜。

现在两个小宝宝是一看到黄颜色的东西就拼命摇头,拒绝这种食物。

“我绝对不会再买南瓜了,明年的万圣节,我宁愿拿出去分发给难民,我也不自己吃了!”卢塞莉亚也有些想吐,她实在是太想念顾情了。

顾情现在已经在中国国内的联赛打了半年了,她的成绩非常好,无论是俱乐部积分还是个人进球数都刷新了历史。而再过半年,她就要跟卢塞莉亚在世界杯上相见了。不知道她们在什么阶段能遇到一起,重新站在球场上呢。

因为这即将到来的世界杯,卢塞莉亚冬歇期都不准备休息。她生了孩子之后体能变化还是有的,虽然还是和以前一样能跑,但是明显会比生孩子之前更容易感到疲惫。尤其是在回了家之后,看着一堆孩子的脏衣服,被他们弄得一团乱的家,简直累得想倒在地上立马睡着。

队医爷爷给她做了全套的检查,她的身体素质依旧维持在高水平,就是骨盆因为怀双胞胎有一点点变形。不过这并不会影响到她踢球,对身体健康也没有什么害处。

但为了保险,队医爷爷还是给她开了不少补钙的药物,让她能迅速补充在孕期流失的钙质。

卢塞莉亚嚼着钙片,坐在客厅的地毯上,和穆勒正在玩乐高。

其实这套乐高是给两个孩子买的,不过他们太小了,也只能看看而已。

盖德和盖亚现在已经能爬了,两人晃晃悠悠地爬到了爸爸和妈妈身边,然后抓起一块积木就要往嘴里塞。

“不,盖德,这不是吃的!”卢塞莉亚连忙把儿子的手拉住了,然后把积木抢了回来。不过上面已经满是口水了,她必须得拿湿巾擦干净。

“盖亚,盖亚,这不能吃,吃了要进医院的。像妈妈一样,在肚子上开个口子才能拿出来。”穆勒抢下了盖亚手里的,他摸了摸盖亚的小肚子,逗得她咯咯地笑了起来。

两人把积木重新搭了起来,但是两个孩子又不消停了。盖亚在啃手,而盖德在啃脚。

“盖德,盖亚,你们是不是又饿了啊?”卢塞莉亚看着孩子,她笑了起来,这一次没有去阻止。因为艾琳娜说了,像他们这样的年纪的宝宝,喜欢用嘴去探索世界。咬咬手,啃啃脚都没问题,只要不脏就行了。

“走吧,我们出去吃饭,顺便去球场玩玩。”穆勒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可以吃饭了。他们大人吃面包和猪肘,两个宝宝就喝粥,喝奶。

吃过饭两人就驱车来到了绿森林球场,现在已经是十二月了,慕尼黑的气温已经接近零度。两个小宝宝的体质相当不错,不怎么怕冷。一到了球场,看到这么宽阔的草坪,他们两个就待不住了,蹬着脚,划着手,想要到地面去玩。

卢塞莉亚先蹲了下来,她摸了摸草皮,现在很干燥,没有露水,也没有浇水。

把两个宝宝放到了草皮上,她就在一边和穆勒坐了下来,两人也不怕宝宝们爬得太远,很是轻松地在一边晒着冬日难得的阳光。

“好好享受这片草地吧,冬歇之后就没有啦。”这时训练营的一个工作人员走过,对两人说道。

“啊?为什么?”卢塞莉亚有点愣住了,虽然时不时地要修复和更换草皮,但那都是一小块一小块进行的。听着人的语气,简直就是要把这块地都给掀起来啊。

“因为今天冬天可能会很冷,这座球场又年久失修,所以干脆就直接全部铲了,地下铺设恒温保暖系统。还有球场也是要重新装修,你们马上就要接到通知了,下半赛季的比赛将在奥林匹克球场举行了。”那个工作人员说完就走了,好像很忙的样子。

“啊!外婆!”卢塞莉亚大叫了一声,扑倒在了草坪上。她实在是太难接受这个消息,腿都没有伸直,就那么撅着屁股,用一种很不雅观的姿势贴着草皮。

盖德和盖亚看得高兴,他们咯咯笑着,也学着妈妈的样子,倒在了草皮上。不过小宝宝没有大人那么灵活,两人都是头朝下的,duang的一声用脑袋顶住了草皮。然后四条小肥腿朝天乱舞了两下,终究还是败给了地心引力,全身心地贴住了草皮。

穆勒看着孩子又想笑,但是想想卢塞莉亚的心情又想哭。他摸了摸这还青翠的草皮,突然就有了个好主意,“不如我们铲几块回家啊,把羽毛球场那些换掉!”

“好!”卢塞莉亚立马直起了身子,她站了起来,朝着工具间跑去。在里面翻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两把铁铲。

两人热火朝天地铲了起来,好像地底有什么金矿一般。其他人看到都吓了一跳,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问清楚缘由之后还是有些不解,不过反正这草皮都不要了,就随他们去了。

铲了大概有一百平米的草皮起来,两人累得不行。他们把这些生命力还很旺盛的草皮搬到了停车场,又发现后备箱根本装不下。

连忙打电话让巴德和丽娜开车过来,装了满满三大车,这才算是弄完了。

“你们这是要干嘛?”诺伊尔看着这两人跟才去煤矿里挖了钻石一样,浑身都是土,禁不住就笑了起来,“该不会盖德和盖亚现在要玩真人打地鼠的游戏了吧?”

“不是,这些是我外婆。”卢塞莉亚累得不行,双臂酸软,懒得多解释了。

“啊?”诺伊尔更不明白了。

“莉亚把她外婆的骨灰洒在场上了,现在球场要维修,草皮都要换掉,所以她就铲一部分回去做纪念。”丽娜再解释了一次,这次就清楚多了。

“哈?”诺伊尔的表情从困惑到震惊,最后转为了惊吓。他默默地移开了自己的脚,不在踩在草皮上,而是一边的塑胶地上。然后他还觉得不安心,又移到了丽娜的身后。

众人看着他这个样子都没笑,因为他们一开始的时候,差不多也是这个反应,除了丽娜和穆勒。

把草皮运回了家,羽毛球场的又要铲起来,这边重新铺下去,是个很大的工程。而几个带孩子的带孩子,训练的训练,都没有空。最后还是请了专业的公司来做,虽然这个公司的人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折腾这块看起来明明就保养得很好的草皮。

将草皮换好之后,初雪就降落了。慕尼黑被包裹在一片银色之中,看起来梦幻极了。

卢塞莉亚把彩灯和彩球往着松树上挂,他们去花市买了一颗松树回来,放在了客厅。几个女孩子围着这颗松树,准备将其装点得漂漂亮亮。

“糖,莉亚阿姨,挂糖!”劳拉举着手里的几个糖袋子,她以为把这些糖挂在了树上,来年就能在树枝上结出糖果子来。

盖德和盖亚趴在地毯上,都仰着头看着这颗巨大的树。他们的视野里普通都是卢塞莉亚和穆勒,然后还有丽娜阿姨、诺伊尔叔叔、劳拉姐姐、巴德叔叔、艾琳娜阿姨,这几人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巨人,不过他们都比不过这棵树。

这颗松树很高,几乎快要顶到天花板上去了。

“这个我来吧。”诺伊尔是这里最高的人,他举着一个金灿灿的五角星,将其装在了松树的顶端。

下面的彩灯和装饰也挂好了,穆勒兴奋地接通了电源,顿时整间屋子都被金光照耀,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噢,我们应该在玄关也弄一个小一点的圣诞树,这样那些奖杯也能感受圣诞气氛了啊。”穆勒没忘记自己和卢塞莉亚得到的那些荣誉,这个冬日里冷冰冰的,相信那些金属质地的奖杯更需要光线和温暖吧。

“呐,拿去吧!”卢塞莉亚也是干脆,她围着这颗圣诞树转了一圈,折下了一枝不怎么也影响形状的树枝来,递给了穆勒。

穆勒连忙就拿着跑到了玄关,他把那松枝也摆在了架子上,然后找劳拉借了一点糖果过来,装点在了上面。

看着这金光闪耀的玄关,他非常满意。

此时猪肘的香味飘了出来,他舔了舔嘴唇,又跑进了厨房里。

今天他们的菜式非常德国,各种果脯蜂蜜饼干,姜饼,杏仁蛋糕做的拼盘已经提前摆在桌上了,这是艾琳娜做的。成为母亲之后,她的烘焙手艺提高了不少。

丽娜在厨房里把猪肘子从锅里捞了出来,烤箱里还有烤鹅。圣诞节吃鹅的传统是来自英格兰的。据说当年打败西班牙无敌舰队的时候,伊丽莎白女皇正在吃烤鹅,所以英国人就在这一天吃烤鹅了。

而穆勒他们会吃,纯粹是尝到了烤鹅的味道,绝对非常美味,干脆就用顾情的烹饪方法,来把鹅当做鸭来烤了。

餐桌上还有一条鱼,这道菜是给孩子们准备的,柠檬鲈鱼。劳拉已经可以吃鱼肉了,而两个小家伙只能吃点鱼肉粥。

除了这些,主食还准备了面包圈和意大利面。不想啃面包,就吃海鲜奶油意面,没有那么干。

六个大人,三个小孩围着桌子坐了一圈,挤得满满当当的。

本来穆勒是买的一张长桌,欧洲人也多用这种桌子。但是顾情做饭之后,就换了圆桌,这更符合中餐的餐饮习惯。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