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领导(1 / 2)

~~~~~带孩子比ooxx还要累一百倍。~~~~~

勃兰登堡门前的狂欢还在继续,穆勒唱完了歌,又跑到后面去敲架子鼓。把鼓手赶跑了,他就像是等着吃饭的人,用筷子狂敲着桌面。

这里人潮人海,但是他知道卢塞莉亚带着儿子、女儿来了,正在某处看着自己呢。

更带劲儿地蹦跶着,就怕他们看不到自己。

卢塞莉亚顶着烈日看完了他表演空手碎架子鼓便离开了,她一个人的话还好,但是带着孩子却不行。

顾情说孩子晒多了太阳容易惊厥,况且他们都才一个月,也容易晒伤。

带着孩子去到了酒店,这里已经开始装扮了。几个小时之后,德国队就会在这里举办正式的庆功酒会。

卢塞莉亚用油彩在两个孩子脸上画了个德国国旗,然后还加上了四颗星星,看起来可爱极了。她自己也补了妆,毕竟是个晚宴,需要打扮得精致一些。

在广场上疯了两个多小时,德国队的队员们才去到了酒店。

因为是官方的宴会,所以还会有足协的高层过来,他们得换掉身上的t恤,穿得稍微正式一些。

“莉亚,盖亚,盖德!”穆勒才不管这些呢,他跑上了楼,去找自己的老婆了。

“嘘,小声点。”卢塞莉亚放下了手中的口红,去给他开了门。

“莉亚,我想死你了。”穆勒一把抱住了她,他托着她的腰,深情地吻着。他拥抱她的力量那么大,让她都不得不微微地弯了腰,好减轻一些负担。

两人就在走廊上吻了起来,完全不在乎另一边看热闹的艾琳娜等人。

“好了,回去,回去了。”丽娜推着艾琳娜回到了房间里,她都忘了自己要下楼去找诺伊尔了。

没有了旁人的打扰,他俩吻得更是忘情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里的盖亚哼哼了两声。

卢塞莉亚立马推开了穆勒,她喘了口气,跑到了床边,“噢,盖亚,怎么了?”

“我的小公主啊!”穆勒也跟着跑了进来,他跪在床前,想要伸手去抱女儿。但是他突然又觉得自己在外面晃了一天,还到处都摸了东西,便又冲进了洗手间,想要洗手。

他抬起头来,看向了镜中的自己。他的唇上殷红一片,全都是卢塞莉亚的口红印。他笑着将其擦掉了。但是随即他又发现自己出了蛮多汗的,t恤腋下都是湿的。

为了不让孩子嫌弃他,他连忙脱掉了衣服,快速地冲了个澡。

卢塞莉亚看着他那湿漉漉的脑袋,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也太敏感了,孩子多接触点外界才能健康!”

穆勒呵呵笑着,他伸出手,抹掉了卢塞莉亚嘴角的口红,“可是我怕汗味遮盖住了我本身的,味道,宝宝不要我抱怎么办啊。”

“那你现在抱抱看啊。”卢塞莉亚将盖德抱了起来,然后塞到了穆勒的怀里。女儿还在睡觉呢,她可不会拿给他去实验。

穆勒手里一沉,他发现儿子重了不少,比自己才离开德国的时候。但是身子还是软软的,暖暖的。

他小心翼翼地调整了一下姿势,让盖德趴在了自己的胸口上。他则是往后倾着,好让儿子趴得舒服。一手抱着他的屁屁,一手护着他的脖子,姿势还算标准。

“你看,这不是很好嘛。”卢塞莉亚鼓了鼓掌,激励着穆勒。

听到拍掌的声音,盖亚醒了过来。她睁开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开始寻找妈妈。小小的婴儿视距有限,她没有看到卢塞莉亚,便放声大哭了起来。

卢塞莉亚连忙把女儿抱了起来,不过她一旦开始哭了,就没有那么快收得住。

盖德被妹妹的哭声弄醒了,他也睁开了眼睛,然后疑惑地东张西望。他抬起眼来,看到了抱着自己的穆勒。

他更加疑惑了,因为穆勒已经一个月没回来了,他已经完全忘记这个人的味道,更不知道这是自己的爹地。他嘴巴往下垂了垂,居然也开始哭了起来。

双重奏奏响了,卢塞莉亚都哄不好。穆勒在一边手忙脚乱地做着鬼脸,但是他们都还没有两个月呢,根本不吃他这一套。

听到哭声的艾琳娜和巴德立马过来了,巴德虽然没入选国家队,但是却要来照顾女儿。

“你们干嘛呢,怎么把孩子弄哭了。”艾琳娜现在已经是个婴儿专家了,她都能从孩子的哭声辨别出他们是饿了,想拉便便了,还是因为生气等其他原因。

“宝宝们不认识我了。”穆勒嘴巴一扁,也一副要哭的样子。

“笨蛋,你不就不知道换个姿势抱孩子吗。”巴德看不下去了,他走到了穆勒的身边来,把盖德抱了过去。

刚才穆勒是竖着抱的,现在巴德横着抱了。

果然没过两秒,盖德就不哭了。他闭上了眼睛,又开始睡觉了。

“天哪,霍尔格,你好厉害啊。”穆勒看着巴德,一脸地崇拜,“当了爸爸就是不一样啊,你简直就是慕尼黑好爸爸。等我们回去了,你一定得教我,你是怎么当爸爸的。”

看着穆勒这个样子卢塞莉亚一下子笑了出来,巴德当爸爸的经验当然比他多,而且这个月里,巴德也来帮了不少忙,盖德已经很熟悉他了。

“你自己的儿子,还是你自己抱吧。”巴德不愿意浪费太多精力在盖德身上,他的小公主等会儿可能就会醒了,他还得过去抱呢。劳拉都快三十斤了,他体能再好,也抱不了多久的。

穆勒又把盖德小心翼翼地抱了过来,他找了张椅子坐下,保持一个姿势不动,就怕盖德再感到不舒服,哭起来。

卢塞莉亚也安抚好了盖亚,她把她放到了床上,又开始化妆了。

穆勒伸长了脖子,他看着卢塞莉亚的侧脸,然后又低头看看儿子,抬头看看女儿,一张嘴笑得都要咧到耳根了。

“傻笑什么?”卢塞莉亚把口红补好了,妆也化好了。

“我觉得我太幸运了,居然一下子就成了两个孩子的爸爸。”穆勒缓缓地站了起来,也把儿子放到了床上。他走到了卢塞莉亚的身边,又把她给抱住了,“而且还有你,亲爱的莉亚。”

他又想吻她,但是却被卢塞莉亚给推开了,“晚宴马上就开始了,我可不想再补妆了。还有,你的装备得带好了,要不然等会儿孩子怎么办啊。”

“什么装备?”穆勒不解。

“这个。”卢塞莉亚走到一边,从衣柜里把婴儿腰凳给拿了出来。

因为他们是生的双胞胎,所以这个腰凳都是专门订做的,一次性可以带两个娃。

“哇,这是什么,看起来好科幻的样子。”穆勒看着这一堆带子,立马就晕了。

“穿在你身上,然后让孩子坐里面。这样比你徒手抱着要省力一点,用腰劲儿就好了。”卢塞莉亚整理了一下,然后把那淡蓝色的带子都拴到了穆勒的身上。

“这个东西,怎么看起来……,有点……”穆勒话没敢说完,毕竟是婴儿用品。但是这些带子,捆绑的方式,真的很难让他保持镇定。

“你……”卢塞莉亚哭笑不得,虽然生孩子确实让他们两个很久都没有亲热过了,但是也不至于能这么大开脑洞吧。

“我错了,莉亚,我得把这些想法都从脑子里洗出去。”穆勒拿着着一堆带子,又要往卫生间跑。

“你没错。”卢塞莉亚把他拉住了,她轻轻地在他唇上一吻,只留下了香味,却没留下唇印,力度刚刚好,“今晚让丽娜和曼努帮我们带孩子。”

穆勒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他抱住了她的腰,将她抱了起来,然后开始旋圈圈。

两人都昏头转向了,他们才停了下来。就这么靠在床边,看着盖德和盖亚的小脚丫子。

“噢,莉亚,你看,他们的第二个脚趾头都比较长呢,比起大脚趾来。”穆勒好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般,好奇地喊道。

“是啊,你不也是吗。”卢塞莉亚瞄了他一眼,这就是遗传啊,这就是基因。

穆勒伸出了手,他摸了摸盖德的小腿。然后又撩开了他的被子,捏了捏他那肉呼呼的大腿,“天哪,哦呵呵,你看看,莉亚,他的腿可真够胖的呀,跟我的差不多粗细了。”

“你才生下来的时候也一个球!”卢塞莉亚有些不乐意了,怎么能这么说自己的儿子呢。虽然她喜欢女儿多过儿子,但那也是她的儿子啊。

“噢,没有,没有,莉亚,我生下来的时候可小一只了,我妈妈说的。”穆勒似乎是捏上瘾了,双手一起上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