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双生(1 / 2)

~~~~~本年度最佳射手,托马斯.穆勒先生,一次怀两,一儿一女!~~~~

护士环顾了一圈,她只看到穆勒一个男人,“你是伊拉尼-穆勒先生吗?”

“对,对,就是我!”穆勒连忙推开了丽娜和艾琳娜,挤到了护士的面前。他伸出了手去,轻轻地摸了摸那包裹着婴儿的棉布。

“你的儿子和女儿。”护士笑了笑,又问道,“看看脚环,然后我要带他们去育婴室了,还有一些检查要做,你就在这里等你的妻子吧。”

“艾琳娜,艾琳娜,帮我看着宝宝们!”穆勒没得意自己猜中了,他和卢塞莉亚都没有让医生告诉他们孩子的性别,因为这也算是一个惊喜。不过他现在完全没有什么喜悦,因为卢塞莉亚还没从手术室里出来呢。

艾琳娜和顾情跟着护士走了,然后丽娜和穆勒还是留了下来,等待着卢塞莉亚。

大概又过了十分钟,护士才推着卢塞莉亚出来了。因为她是剖腹产,所以只能躺着,而且还要用镇痛剂。

“莉亚,莉亚!是一儿一女!”穆勒连忙过去拉住了她的手,他摸到她的手,依旧还是温暖而柔软的,心里就放心了不少了,于是话唠的本性,就又开始显现出来了,“我就说嘛,肯定是不一样的性别,艾琳娜她还不相信我。你怀孕的时候,我就感受到了一个孩子要温柔很多,一个要活泼很多,怎么可能是一个性格的呢。我妈妈也说过的,我和弟弟都感觉不一样呢……”

“托马斯,你闭嘴吧。”丽娜都嫌烦了,她替卢塞莉亚说道。

“没事,我都习惯了。”卢塞莉亚笑了笑,虽然才生了两个孩子,做了个手术,她的精神还是好得很,“孩子呢,抱哪儿去了?”

“在育婴室的。”丽娜跟旁边的护士交流了一下,他们决定还是先回病房,把卢塞莉亚安置好了再说。

到了病房之后,没过多久,艾琳娜和顾情就把宝宝抱过来了。

“诶,你们这下生了一儿一女,刚好名字够用呢。莉亚,你是不是早就算出来了啊?”顾情觉得神奇,她不相信龙凤胎这事是穆勒猜出来的,直接就联想到了卢塞莉亚。

“那当然了,盖德和盖亚。”卢塞莉亚伸出了手去,让自己的儿子和女儿和自己躺在了一起。

“噢,我要哭了!”穆勒捂住了胸口,他跪在了卢塞莉亚的病床前,伸出手,试图把自己的妻子,儿子,女儿都抱进怀里。但是他的手真的没那么长,只能抓住儿子头顶那搓卷毛。

“我也是!”丽娜吸了吸鼻子,她也觉得自己被打动了。和卢塞莉亚这么多年的好友了,亲眼看着她成为母亲,还是很有感触的。

“我来给你们拍照吧,然后发到网上去!”顾情是个网瘾少女,她肯定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穆勒连忙低头对卢塞莉亚问道,“我们摆个什么造型啊?要比心心吗?你抱儿子,还是我抱女儿?你肚子还痛吗?要不要补妆啊?”

“我来抱孩子,你抱着我!”卢塞莉亚立马做出了决断,她只是伸出手做出了一个抱孩子的动作,毕竟才缝了针,她也浪不起来呀。

穆勒伸出了手,但是实实在在把她揽入了怀中。

“我照了哦,1,2,3!”顾情拿的是卢塞莉亚的手机,穆勒用的是个老爷机,像素非常低。更没有什么app,想要修图都不行。

照好了相之后,顾情便拿给了卢塞莉亚,等她自己发到社交网络上。

卢塞莉亚看着照片,自己的妆都没有花。因为剖腹产的原因,她没有经历阵痛和生产的过程,现在看起来只是脸色稍微有点苍白而已。

很满意地把照片发到了自己的推特上,她没忘记把照片传给穆勒,让他也发出去。

[亲爱的盖德和盖亚。不过托马斯,以后我们家的双层床你是不能睡了。]

穆勒呵呵傻笑着,顺手就转发了出去。

[亲爱的莉亚,我小时候可以喜欢睡床底了,他们也许会继承我这一点呢,你就别担心床位的问题了。]

没过几分钟,两条推文就被顶到热门上去了。本来很多球迷就在刷推特,看拜仁夺冠的消息。结果这下刷出了个大新闻来,他们更是疯狂地转发了起来。

“托马斯这小子,居然去生孩子了!”诺伊尔在颁奖典礼上自拍了之后正准备把照片发到网上呢,结果就看到了他的推特。

“什么,托马斯生孩子了?”小猪吓了一跳,这家伙莫名其妙失踪了,怎么突然就能生孩子了,“难道他被外星人抓走了,然后被改造了?”

“卢塞莉亚生了?”拉姆算是这群人中双商最高的人了,所以他立马就明白了。

“嗯,一儿一女,盖德和盖亚。”诺伊尔翻了翻推特,都忘了当初这两人取的奇葩名字了。

“那不是盖德.穆勒和盖亚.穆勒了吗?”阿拉巴把名和姓连起来念了念,突然觉得不对。

“这小子乱取什么名啊,万一他儿子以后也踢足球,这可怎么区分啊。”小猪觉得穆勒就是瞎搞,哪有这么取名字的啊。

“不会的,他说了,他儿子要练乒乓球。”诺伊尔可是有第一手资料的,所以并不担心。

小猪想了想,也转发了这条推特。

[祝亲爱的小盖德以后能帮德国队拿到奥运会金牌,不过是乒乓球的。]

诺伊尔也不甘人后,他连忙打了一串字出去。

[希望小盖德和小盖亚能健康成长,不要像小劳拉那样天天哭闹,打扰曼努叔叔睡觉。]

巴德一看到这条推文就不服了,连忙也回了一句。

[希望曼努叔叔能不那么幼稚,90kg的体重,大半夜还练俯卧撑,楼都要塌了!]

唯有拉姆的画风比较正经,他毕竟是队长嘛。

[拜仁青训营又添两名小将,小盖德,小盖亚!恭喜托马斯,恭喜卢塞莉亚!]

艾琳娜一看也乐了,她顺手又添了一句。

[是乒乓球的青训营,不是足球的。]

顾情也不甘示弱。

[我亲自指导,保证能闯进奥运会,至少拿得到奖牌!]

丽娜在医院看着这群人就这么吵了起来,她忍无可忍,给诺伊尔打了个电话过去,“你们颁奖典礼完了吗?”

“没有完,快叫穆勒把盖德和盖亚都抱过来参加啊。”诺伊尔话一说完,就不知道被谁淋了一头的啤酒,然后手机就很不争气地罢工了。

“你们要去参加颁奖典礼吗,小可爱们?”丽娜逗弄着盖德和盖亚,只是在开玩笑。

“走!”穆勒倒是激动了起来,他一手抱了一个,真的准备出门了。

“诶,不行,孩子太小了,出去吹了风可不行。”顾情连忙把门守住了,“而且莉亚现在才做了剖腹产手术,她还不能动呢。”

“托马斯,你去吧。”卢塞莉亚认真地说道,“免得被罚钱。”

“好,我知道了,我会尽快回来的。”穆勒把儿子和女儿放到了床上,他撒开腿又开始跑了。

卢塞莉亚是真的想让他去参加颁奖典礼,而且也是有意支他走的。因为接下来她要试着给孩子喂奶,还有很多不适合男性观看的护理的过程,也就不便他在场了。

两个小家伙生下来的时候还哇哇地大哭了一场,但是抱到病房来以后就一直在睡觉了,连眼睛都没睁开过。

“不知道他们眼睛是什么颜色的?”卢塞莉亚有点好奇,她还没看到过呢。

“应该是蓝色的,孩子的眼睛都是蓝色的。”艾琳娜说道,她家劳拉就是蓝色的,不过现在大了,颜色倒是变得有点棕色了,像她一样。

“谁说的啊,莉亚的眼睛是黑色的呢。你看过和黑人混血之后还能白的人吗?”顾情不服,她觉得是黑色的。

“不管什么颜色,喂饱了再说。”这时护士进来了,她来指导卢塞莉亚第一次的喂奶作业。

穆勒赶回了球场,这时颁奖典礼已经结束了,但是欢庆还在继续。

诺伊尔看到了穆勒,他一杯啤酒就泼了过去,作为欢迎了,“托马斯,今年你要得到最佳射手的称号啊。一儿一女,比米洛还厉害!”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