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魔咒(1 / 2)

~~~~~得意一时,悔恨终身啊,小新!~~~~~

比赛之前几个小时,德国队的首发名单出来了。卢塞莉亚拿着手机,一眼就看到了穆勒的名字,“噢,天哪,托马斯首发了!”

“你成功了,莉亚!”丽娜抱住了她,在酒店里两人蹦蹦跳跳的,像两个小学生。

“走吧,我们去看半决赛!”顾情拿起了门票,三人打了个车,早早地就到了球场。

球场里一半是意大利的球迷,一半是德国的球迷。他们都拿着国旗或者穿着各自队伍的球服,非常好区分。

她们三人也是坐在家属区的,周围都是漂亮的太太们。

从技术层面讲,两支队伍的实力相当,但是从战绩来看,意大利有着绝对的优势。

穆勒迷信只服卢塞莉亚一人,无论过去几十年里是怎样的情况,他都相信自己可以凭着这两条细腿开创未来。

比赛开始,双方都发挥了各自的实力。只是意大利队先取得领先,并且接连破门,比分变成2:1。

意大利是一支强队,非常擅长打防守反攻。他们在取得了胜利之后就开始采用了防守的战术,德国队面对他们铜墙铁壁的后防线,完全无计可施。

但是德意志战车的精神就是顽强拼搏,所有的人都没有放弃,尤其是穆勒。他一直在寻找着机会,终于被他发现了一个极其细小的空档。他立马钻了进去,破坏了意大利的后防。他很想射门,很想证明自己,但是此刻如果他浪费了这次机会,他们就要回家吃香肠了。

所以只犹豫了不到一秒钟,穆勒就选择传球给了戈麦斯。

这个赛季戈麦斯的状态非常好,他接过穆勒的传球来直接就射门了。就算是布冯,也挡不住这一波。

2:2,在终场之前,他们竟然将比分扳平了。

卢塞莉亚在看台上看得紧张极了,她紧紧地攥着自己的手,关节都泛着白。在此前他们已经拿了三个亚军了,如果这次连争夺亚军的机会都没有,那就太残忍了。

加时赛,勒夫做出了一点调整,将体力透支的队员换了下去。不过他没动穆勒,这次助攻,他非常满意。即便穆勒不进球,他也看到了他的价值所在。

加时赛上半场,两队拼抢得非常激烈,但是谁都无法改写比分。一直到了下半场,德国队才有了一个机会。

一个迅速的防守反攻,拉姆将球直接传给了中场的穆勒。穆勒所在的位置又没有人盯防,大家似乎都没有将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

捡漏战术再次成功,穆勒单刀布冯。

还未满23岁的他毫无畏惧,他抬脚射门,没有任何犹豫。一个漂亮的旋弧球,球网死角命中,布冯没什么机会去封堵这个决胜球。

德国队全线防守,在这一战里,他们学到了很多,甚至复制了意大利的战术。

卢塞莉亚的尖叫堵在嗓子眼,她看了看时间,意大利不是没有扳平的机会。紧张得快要吐出来,她盯着裁判,额头渗出了冷汗来。

终场的哨声终于响起,德国队打破了几十年来的魔咒,他们将又一次迎战西班牙,不过这一次,却是和他们争夺冠军。

赢得这场比赛所有的人都很兴奋,全场都在狂欢着。但是最开心的还是穆勒,他不但打入了决胜球,而且还成功实现了自己赛前的诺言,进球了,还进决赛了。

看着在场上疯跑的穆勒,卢塞莉亚忍不住流出了泪来。她太明白这种感受了,如果有一天,她们能战胜法兰克福,波茨坦,里昂,相信她也会是这样随意地撒欢,不会顾忌任何人的想法。

穆勒在场上溜了一圈,他抓住了一个球迷摊下来的国旗,爬着到了看台之上。连滚带爬地躲避开了无数的球迷,他挤到了太太团的看台中,抱住卢塞莉亚就吻了起来。

虽然他满脸是汗,身上还沾满了草屑和泥土,卢塞莉亚一点都不介意,她也紧紧地抱住了他,热情地回应着他。

看着看台上那对小情侣,勒夫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发生了什么,“那位是拜仁女队的副队长,咱们女队的新任队长,伊拉尼吧?”

“是啊,你应该很熟悉她的吧,她和托马斯结婚也有段时间了。”比埃尔霍夫在一旁跟他说道,作为国家队的领队,他可是对太太团们非常了解的。更何况这一位穆勒太太,还跟他们是同事。

“不,我总觉得……,啊!是她!”勒夫终于反应过来了,他伸出手抹了一把脸,突然又想往嘴里塞点什么吃的,缓解这种尴尬的感觉。

虽然识破了卢塞莉亚的小诡计,但是勒夫很快就释怀了。事实也证明了,选择穆勒没错。而且接下来对西班牙的比赛之中,他还会继续让穆勒首发。两年前的那场惨剧,不会再上演了。

在决赛之前,勒夫放球员们和自己的家人团聚了。在决赛之前他希望他们能放松身心,养好精神。

卢塞莉亚也不怕被勒夫认出来了,她心情非常好,美美地打扮了一番,带着丽娜和顾情就去到了他们的酒店。

丽娜自然去找诺伊尔了,可是顾情就赖上了他们,跟着穆勒和卢塞莉亚不想分开。他们两个也是大气,带着顾情在酒店游览了一番,还深入厨房让顾情特地炒了两个菜给穆勒解馋。

结果菜香吸引了众多吃货过来,一时之间居然把厨房给挤满了。

嗅觉最灵敏的就是诺伊尔了,他这段时间可想念顾情的手艺了,但是就是吃不到。他跟狗熊闻到蜂蜜味儿一样寻踪来到了厨房,强行从穆勒的手里抢过去了一盘菜。

“嘿,曼努,那可是我的!”穆勒不服。

“有本事你抢回去!”诺伊尔仗着身高优势,他把菜举得高高的,穆勒够也够不着,撞也撞不倒。

“我去吃其他的!”穆勒当然没这个本事,身高没人家高,体重还轻20kg,只能认怂。他回到了灶台边,央求着顾情给他再炒一盘菜。

“那你给我摇扇子吧,我怕油烟把我的妆弄花了。”顾情从包里拿出了一把折扇来,扔给了穆勒。

“哇,这么漂亮的扇子你居然拿来扇油烟!”卢塞莉亚平时看到这种折扇都是在博物馆里,而这一把也不差,檀香木的扇骨,蕾丝刺绣的扇面,看起来也很精美。她拿过来闻了闻,还很香呢。

顾情笑了笑,这种扇子在中国就几十块钱而已,不过慕尼黑夏天不热,他们不常用扇子,全当工艺品了,“托马斯,你去找点铜版纸,折把扇子吧。”

“扇子还能用纸折?”穆勒折过飞机,青蛙,小鸟,就是没折过扇子。

“你们欧洲人啊,就是没经历过40c的考验。”顾情耐热不怕冷,但是到了这里之后却发现夏天根本就不热,顶多30c出头。倒是冬天冷得够呛,在室外训练的时候都不知道要穿多少了。

为了快点享用美食,穆勒立马跑了出去。他抓下了墙上他们德国队的海报,直接给顾情送过来了。

顾情看着海报上那些扭曲的人脸,她还有点无法下手。但是穆勒催得紧,她立马就折了把大扇子出来,让他在一边给自己扇风了。她又做了好几个菜,才把这群人都给喂饱了。

吃饱喝足,阖家欢乐的宴会也结束了。虽然勒夫同意了球员和家人见面,但是过夜却是不允许的,大家只能各自返回酒店,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决赛。

穆勒有点兴奋,因为勒夫告知了他,准备让他在决赛首发。不过他也警告了一下,让他好好踢球,像世界杯一样。

翻来覆去睡不着,穆勒干脆拿起了手机给卢塞莉亚打电话了,“亲爱的,我怎么又想你了。”

“拿冠军,或者进个球,随便达成一个目标。否则就永远别想我了!”卢塞莉亚更是干脆,说完就挂了电话。

“哇,你这是下了猛药啊。”顾情惊叹道,欧美人就是直接,玩都玩得这么大。

“我只是让他别想我了,又不是以离婚为威胁。”卢塞莉亚还是不会拿这种事来当赌注的,她才舍不得呢。

“不过啊,万一勒夫反弹了怎么办?”丽娜有点担心,因为很显然,在这场家宴上,勒夫把卢塞莉亚认出来了。

“放心啦,他不是那种人。”卢塞莉亚虽然和勒夫接触得并不多,但是身为一个国家队的主教练,考虑问题肯定不会幼稚的。

三人聊着天,夜很快就深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