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抱憾(1 / 2)

~~~~~男子汉说不哭就不哭,说哭就要把长城哭倒。~~~~~

脑袋晕晕的,但是膝盖却是痛得将她从梦境之中拉了回来。

“啊!”哀嚎了一声,卢塞莉亚躺在地上,她弯曲着腿,抱住了自己的膝盖,但是却无法减轻疼痛。

突然一道白色的闪电从场边来到了卢塞莉亚的身边,待到他蹲下来查看她的伤情,其他人才看清这是拜仁女队的队医爷爷。

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子都能跑得这么快,难怪拜仁的姑娘们都速度惊人了。

但是比起这个,在场的人更加关心他们的副队长的伤势。她看起来很痛苦,绝对不是一般的皮外伤。

拜仁乃至整个德国球队的风格都是很铁血的,他们鲜少会顺势摔倒翻滚又跳跃,就算是受伤流血都会硬扛完整场比赛。只要教练不换他们下场,他们就会咬牙坚持。

在队医爷爷为卢塞莉亚诊治的时候,裁判掏出了红牌,并且判罚了点球。

这个判罚并没有任何人有争议,拜仁如果因此折损了一名大将,那他们此后的比赛可不是一张红牌补得回来的。

队医冲着马克西姆摇了摇头,然后招手让助手将担架抬了过来。

当卢塞莉亚倒下的时候穆勒就跑到场边了,他并没有感情用事地翻墙进场,只是默默地站在边上,等待着队医们把她抬出来。

卢塞莉亚从未感受过这种疼痛,好像小腿被人活生生给撕裂开了一样。她痛得满头是汗,根本睁不开眼睛。

队医爷爷走在担架边上,在为她描述着病情。他现在做不了什么,只能让她先了解自己的情况,“你现在应该是膝盖韧带撕裂,我得先把你送去医院之后才能决定如何治疗。运气好的话,你还能赶上欧冠决赛。但是如果需要动手术的话,你估计奥运会都会错过。”

卢塞莉亚努力集中着精神,听着队医爷爷的话。突然之间她听到了穆勒的声音,睁开了眼睛,果然看到了他的脸。

“莉亚,莉亚!”穆勒连滚带爬地突破了保安,来到了她的身边。他直接黏在了担架上,却没有给队医们带去一点的压力。

“呃……”卢塞莉亚想要回应他,但是她现在真的痛得要灵魂出窍了。

“跟着一起来吧。”队医爷爷推了穆勒一把,让他一起上了救护车。

队医爷爷只给了卢塞莉亚最低限度的止疼药,对于运动员来说,止疼和麻醉都有风险会带来一些副作用,在没有万全的措施之前,用药都很谨慎。

卢塞莉亚咬着唇,她脸色惨白,脸上豆大的汗珠不断落下,把身下的床单都浸湿了。

“莉亚,莉亚,你要是痛得很的话,就咬我的手吧!”穆勒立马撸起了袖子来,准备把自己的胳膊献出去。

“诶,少年,你电视剧看太多了。”队医爷爷挡开了穆勒那毛茸茸的手臂,把一根咬胶塞到了卢塞莉亚的嘴里。

卢塞莉亚嚼了两下,发现嚼劲还不错,就真的磨起了牙来。

将注意力集中在嘴里之后,她的疼痛感稍微减轻一点了,不过那磨牙的声音倒是让车里其他人不太舒服,就连穆勒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到了医院,穆勒发现沃尔法特也在。作为拜仁女队的第一前锋,卢塞莉亚的伤情自然让俱乐部的高层也感到担忧。他们立马通知了沃尔法特,让他和女队的队医爷爷一起会诊。

这两位也是老熟人了,根本没有寒暄,直接就把卢塞莉亚一起推进了治疗室里。两人经过了一番激烈地讨论,最后一致决定立刻给卢塞莉亚做手术。虽然这个赛季她是无法痊愈了,但是至少可以保证下个赛季她还能站在场上。

穆勒在门外偷听着,那些医学术语他听不懂,两人的争吵声让他很想夺门而进,但是他都忍住了,因为卢塞莉亚一句话都没有说。她在忍受着,自己也必须跟着她一起忍受。

队医爷爷先推开门走出来,他直接就把穆勒拽到了一边,一条一条地吩咐道,“今晚我们就要做手术,你先回家去把卢塞莉亚的东西拿过来,然后要不要在这里守着,那就看你自己了。不过你也有球赛要踢,日常的事情俱乐部会安排好的,你也不用担心。”

穆勒木讷地点了点头,他记得上一次卢塞莉亚受伤的时候,气氛还没有这么凝重,难道这一次她伤得真的很重吗?

“别这样样子,年轻人,她会好起来的。”队医爷爷捏了一下穆勒的脸,他吓了一跳,没想到他皮肤居然这么松弛。

“嗯,嗯。”穆勒点点头,他朝着出口走去,但是转了一圈又回到了病房前。

“走啦,走啦,她麻醉都要生效了。”队医爷爷冲他摆摆手,也很体谅小情侣之间的这点感情。

穆勒依依不舍地,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他上了车之后就开始狂飙,然后冲回了房间。

气喘吁吁地站在卧室中央,他却不知道自己该收拾些什么。

做了手术之后医院都会提供个人洗漱用品,而且还有专人看护。她也会穿着病号服,连内内都可以省了。吃饭也是在医院吃,他连买个外卖都没必要。

突然觉得浑身无力,他直接就跌坐在了地板上。

揉着自己的膝盖,他想象着卢塞莉亚的痛。他蜷缩起了身子来,却将膝盖撞到了床脚。

“嗷!”他大叫了一声,痛得跳了起来。

多愁善感果然不太适合他!

爬到了床头柜边,他拉开了属于卢塞莉亚那边的柜子。她说她要沐浴月光的精华,所以都是靠窗睡的。但其实穆勒知道,她只是怕热,想要吹风而已。

床头柜里放了一些零散的东西,像是指甲刀,充电器什么的。然后有一副塔罗牌,也静静地躺在那里。

“诶,莉亚原来没带啊,难怪会受伤了。”穆勒也是被卢塞莉亚感染得有些迷信了,他拿起了那副牌来,找了个盒子好好地装好了,心急火燎地开车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卢塞莉亚的手术正在进行中,他还是只能在门口等着。他找了张椅子坐下,然后摩挲着手里的盒子,嘴里碎碎念着完全没有意义的话语。

他管不住自己的嘴,就连巴德都嫌弃他太聒噪,曾经申请要让他住单间。不过这只是他思考的方式而已,他会把脑子里所想的都说出来,不会在意旁人怎么想。

“你就带了个盒子来?”队医爷爷走到了穆勒面前,他刚才去卢塞莉亚的病房把后期护理的事情安排了一下,结果转过来就看到穆勒来了。不过他有点傻眼,明明是叫他去收拾东西的啊。

“这个盒子里的东西对莉亚很重要,这是她外婆留给她的。”穆勒小心翼翼地将盒子举了起来,不过在队医爷爷伸出手来摸的时候,他却猛地缩回了手,不让他碰。

“是那副塔罗牌吧?”队医爷爷哼了哼,他当然知道这件东西,都不知道看到卢塞莉亚摸出来过好多次了。他又不是真的想摸,不过是有点喜欢那个盒子罢了。

“嗯,是的!”看到队医爷爷故作不屑的表情,穆勒抱得更紧了。

“算了,算了,你直接去病房等吧,这手术一时半会儿玩不了。”队医爷爷看着穆勒那头卷发就心烦,便随便将他打发走了。

穆勒抱着盒子,乖乖地跟着护士姐姐到了病房。他也不敢坐在床上,只得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了,等待着卢塞莉亚手术结束。

卢塞莉亚膝盖韧带撕裂,好在救治及时,且经过沃尔法特和她们队医爷爷的诊治之后确定了最有效的治疗方案,这次受伤并不会影响到她以后的运动生涯。

手术时间三个小时,只采用了局部麻醉。但是术后复健她需要三个月,而真正可以再次返回球场就是八月的事情了。

这个赛季她们极有希望能得到德甲冠军,甚至可以冲击欧冠冠军,但是现在,一切皇冠都变得有些渺茫了。

卢塞莉亚手术全程都是清醒着的,她听着那些冰冷的医疗器械的撞击声,感觉着那些尖锐的铁器在自己的身体里穿行着,她努力地保持着最清醒的状态,想要记住这一刻的痛苦。

这一次受伤她并没有任何过错,但是她自己却认为是可以避免的。当时阿森纳的一些球员已经非常焦躁了,而且伤她那一位显然是其中情绪最不好的一个。在卢塞莉亚进攻的时候,她被她拉拽过很多次,手臂上都是她指甲刮的血痕,一边四条,好像被猫抓了一般。

而当时被她膝盖顶住之前,卢塞莉亚回想了一下,自己也是有机会避开的。只是她眼中只有球门,想着自己可以多进几个球,为后面的胜利奠定更大的基础,结果就忽视掉了这突如其来的危险。

虽然上半赛季她进球数不多,但是整队的表现极佳,而且近来她疯狂地刷了几次数据,再加上在世界杯上的优异表现,她已经有资格可以参加这一赛季的欧洲足球小姐评选了。

但这一受伤,就只能四大皆空了。

感觉到缝合线在自己的伤口拉扯着,她知道手术已经做完了。

“手术很成功,伊拉尼副队长。”沃尔法特第一时间就告诉了卢塞莉亚结果,并且把此后的复健计划也一并说了出来。作为一名专业的医生,在拜仁和德国国家队从业多年,他知道运动员们内心最渴望的是什么,“以后你每周来四天进行复健,差不多三个月就可以痊愈了。运气好的话,你还能赶上在伦敦的奥运会。”

“奥运会啊……”卢塞莉亚叹了口气,她还把这事给忘了。近来她的精力都放在德甲和欧冠了,还忘了即将在八月举行的伦敦奥运会。

虽然很多男足国家队都对奥运会的足球项目不太重视,但是女足却完全不一样,都会派最强的阵容上场,争取能拿到一块金牌。

男足队的赞助费每年都是赞助商双手奉上的,而女足姑娘们则需要用自己的表现来吸引赞助商的注意。

像奥运会这种全球性的体育赛事,会来观赛的不仅仅只有球迷,还有各界的知名人士。如果被他们看到了某队或者某个人的潜质,金钱和资源都会得到的。

在冬季集训的时候奈德就曾告诉过卢塞莉亚让她做好准备,迎战奥运。

虽然德国队已经连续三届拿到女足世界杯的冠军了,但是在雅典奥运会和北京奥运会上,却是由美国一连拿了两届的金牌。

奈德这口气肯定是咽不下的,她今年的目标只有金牌,什么银牌,铜牌都不要。

卢塞莉亚的这次受伤,让奈德气得打电话去大骂了马克西姆半个小时。他们两是老熟人了,什么话都能说,也什么话都骂得出来。

马克西姆自己都还心痛着呢,又被奈德骂了那么久,好脾气的他都变得想要去毁灭世界了。

比赛结束,所有的工作都做完了之后,他连忙赶到了医院,准备看看卢塞莉亚的情况。但是当他走进病房,却是吓了一跳。

病房里的气氛很是欢乐,而且塞满了人。除了穆勒外还有丽娜和艾琳娜,另外有一些队员也跟着过来了。弟弟贾维德也来了,他比赛看的是直播,也被那样的画面吓到了,所以直接就赶到了医院关心一下姐姐。

这群人带来了好多慰问礼物,然后又看到了那副塔罗牌,都要求着让卢塞莉亚算命。

卢塞莉亚其实只是个伪装的神婆,她为了不露怯,平时都很少给熟人算命。但是今天她觉得自己已经倒霉得不行了,那就破下例,给大家都算一算。反正她麻醉还没完全过去,算错了也没关系。

“丽娜,你在诺伊尔拿到世界冠军之后就能和他结婚了。”

“汉娜,你近会遇到你的真命天子。也许你们不会那么快在一起,但是最近一定会有一段特别奇妙的偶遇。”

“卡嘉,你减肥马上就要成功了。不管是一磅还是半磅,坚持就是胜利。”

“尤思奇,你的一个小小的愿望会实现。但是别太贪心,一步一步来就好。

“艾琳娜,你会有个可爱的孩子。”

卢塞莉亚对队友都很了解,知道她们最近想要得到的是什么。而且她很是机智,所有的话都没有说满,到时候也有解释的余地。

“那我会有个儿子还是女儿啊,我和巴德已经开始挑选婴儿用品了,但是颜色和款式很难选择呢。”艾琳娜和一般人不同,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而且她是真的信卢塞莉亚所说的,所以才追问了下去。

“嗯……”卢塞莉亚一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一手抓住了穆勒。

“哎呀,莉亚,你是不是不舒服,我去叫医生来。”穆勒很快领会了卢塞莉亚的意思,准备给她找机会开溜了。不过今天她不能溜了,就只能把客人们赶走了。

“啊,那我们就先走了,探视时间也差不多结束了。”丽娜很心痛,她本来就打算只用手机慰问的,是艾琳娜非要来的。

“儿子还是女儿?”艾琳娜依旧不放弃,她伸出手,帮她按着太阳穴。

“儿子!”卢塞莉亚也不管了,反正五五分的几率,就看她运气如何了。

“好,我知道了!”艾琳娜松开了手,第一个跑出了病房,然后拿起手机来就给巴德打了电话,“亲爱的,是男孩,买蓝色水手那款婴儿床!”

卢塞莉亚忍不住颤了一下,她真心希望他们能生个男孩子出来。

这群人接二连三地离开了,病房里也恢复了平静,马克西姆也终于有了机会可以说话了,“莉亚,安心养伤,这个赛季的比赛你就别担心了。毕竟在八月,还有伦敦奥运会呢,奥运会的金牌含金量不比一次欧冠和德甲冠军差的。”

“嗯,教练,我会努力进行复健的!”卢塞莉亚一听马克西姆这么说,她立马就振奋起了精神来。反正伤都伤了,难道还能做时光机回去改变过去吗。她现在只能遵从沃尔法特的指导,期待早日康复,争取出战奥运,为国争光了。

马克西姆的话说完,探视时间也差不多到了。可怜穆勒这个正牌老公,竟是单独相处的时间都没有了。

“托马斯,你好好表现哦,把我没进的球都踢进去!”卢塞莉亚大喊着,她拼命挥着手,好像送别坐邮轮远行的恋人一般。

“我会的,莉亚,等我!”穆勒也张着嘴大喊着,但是他立马就被队医爷爷一把巴掌给拍低了起码半米。他缩着头,立马闭上了那张大嘴。

“医院里不能喧哗,你不识字吗?”队医爷爷敲着墙上的警示牌,一脸“你真丢拜仁的脸”的表情。

***

卢塞莉亚这个赛季算是报废了,但是穆勒的旅程却是才到精彩之处。无论是德甲,德国杯还是欧冠,他们都呈现出夺冠的姿态。甚至还有紧接着的欧洲杯,四线作战的他不但没有任何疲惫,反而是越战越勇。因为他时时刻刻记着卢塞莉亚的话,要带着她那一份努力去拼命地踢球。

德甲联赛中,拜仁的积分落后于多特蒙德,但是也不是没有反超的机会。

德国杯的比赛里,他们在半决赛4:2击败了门兴,将在五月的时候和多特蒙德争夺冠军。

欧冠的淘汰赛继续,他们两回合总共4:0打败了马赛,半决赛决战天皇巨星云集的皇马。

“啊,你要面对克里斯蒂和梅苏特了呢。”卢塞莉亚看着新闻,却是一点都不担心半决赛。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