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婚礼(1 / 2)

~~~~~婚礼这种事情,难道不是怎么开心怎么来的吗?~~~~~

对于一个普通女孩来说,准备一场婚礼怎么也需要半年的时间。不过卢塞莉亚不一样,她只用了三天。

第一天她和穆勒去市政厅做好了登记,晚上去建国的店吃饭庆祝,建国很乐意地承包下了他们婚宴的餐饮。

第二天他们先去见了卢塞莉亚的父母,妈妈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婚礼裙子给了卢塞莉亚,婚纱都不用买了。

然后下午去了穆勒家里,确定了婚礼举办的地点就在穆勒家后面的那片小树林里。

第三天他们打了很多电话,通知亲朋好友来参加婚礼。因为婚礼就在第四天,所以能来的就来,不能来的也只能算了。

“你们婚戒买了吗?不会要把订婚的戒指当做婚戒将就用吧?”丽娜接到卢塞莉亚的电话之后,又顺口问了一句。

“糟了!”卢塞莉亚猛地回头看向了在拉彩带的穆勒,“我们还没有婚戒呢!”

“没事,没事,亲爱的莉亚,我们的戒指给你们。”穆勒的爷爷奶奶本来还在整理着才从野外山上采摘下来的鲜花,听到了这话,他们立马就把手上的婚戒取了下来,然后送到了两个孩子手里,“本来这个婚戒是要给托马斯的妈妈的,但是他们是旅行结婚,在法国自己买了戒指了,没能送得出去。现在托马斯居然找到了你这么好的姑娘,自然就是要给你了。”

“谢谢,奶奶!”卢塞莉亚伸出双手,镇重地接了过来。

这枚钻戒被奶奶保养得很好,但因为样式复古,所以看起来还是很有年代感的。钻石不大,30分。但是戒托上雕刻了一些花朵与枝叶,看起来非常地别致。

戴在了无名指上,稍微有一点点大。

“没事,我帮你绑上一层蕾丝。”奶奶很快拿出了自己的珍宝盒,开始讲一小段蕾丝缠了上去以改变戒圈的大小。

卢塞莉亚坐到了她的身边,看着她慢慢地操作着。突然之间她好像觉得自己回到了自己的家里,那个外婆还在的家里。

温暖的黄色灯光,厨房里飘出来的食物香气,男人们的笑声,女人们聊天的轻语,都让她感到幸福。

回过头,她看向了穆勒。

而此时穆勒也刚好在看她,他冲她眨了眨眼,还拽了一把坐在身旁的弟弟西蒙一把。

西蒙抬起头来看到了卢塞莉亚,他有些腼腆地笑了笑,然后又低下了头。

两兄弟虽然长得很像,但是性格却是完全不同。一个内向,一个外向,一个整天傻乐,一个很正常,正常得挑剔不出任何毛病。

卢塞莉亚走到了两兄弟身前,她突然拉起了西蒙的手来,“明天以后,我们就是姐弟了。”

西蒙吓得要缩回手来,但是他却抽不出来,卢塞莉亚的劲儿太大了,“嗯……,那个……,应该是叔嫂吧?”

“无所谓的,西蒙,你懂了这个意思就行。”穆勒也伸出了手来,握住了弟弟。

“好吧,以后我们就是兄弟姐们了。”西蒙很快就领会了这个意思,自从看到在女足世界杯上哥哥抱着卢塞莉亚跑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有大嫂了。然后去查了一下资料,才发现自己未来大嫂是个吉普赛人。他又继续做了点研究,算是比较了解他们了。

吉普赛人生性自由、热情、奔放,反正无论他们说什么,自己安心接受就是了。

“好了,托马斯,莉亚,你们两个该休息了。本来明天婚礼都不应该让你们今天见面的,要不是时间这么紧,我们是绝对不会让新郎和新娘也参与到婚礼布置中来的。”穆勒妈妈拍了拍手,把两人给分开了。

“再见,亲爱的。”卢塞莉亚在穆勒脸上吻了吻,她在穆勒家中其实收敛了很多。她虽然看起来毫无顾忌,但是她也会担心穆勒的家人不喜欢自己。

虽说吉普赛人生性自由,但是他们却是很在意家庭的。无关的人自然不会在乎,但是成为家人之后,那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人了。

“再见。”穆勒也吻了吻她,不过他无所谓,直接吻了她的唇。

因为婚礼就在穆勒家举行,所以卢塞莉亚也没回家,直接就住到了穆勒的房间。而他们两兄弟就只能挤一挤,勉强凑合一晚上了。

走进了穆勒的房间,卢塞莉亚就看到了一堆拜仁的周边。虽然他们家里也很多,但是并没有穆勒房间这么密集。

墙面根本看不到墙纸的图案了,全部都是拜仁各时期球星的海报,其中盖德.穆勒的最多。

书柜里有一部分他学生时期的教材,然后就是一些足球杂志,还有很多剪贴册子,不知道是些什么内容。

虽然两人已经是夫妻了,但是卢塞莉亚还是没有偷看穆勒*的意思。她在他那条红蓝色相间的床单上躺了下来,盯着天花板上的绿色暗自发笑。

什么样的人会把自己的天花板涂成绿色的啊,难道梦里还想着要在天上踢足球吗?

拉过了被子来闻了闻,上面只有一股清新的香味,穆勒妈妈看来是拿了一床干净的被子给媳妇。卢塞莉亚不由得笑了笑,她盖上了被子,就准备睡觉了。

但是她眼睛闭上才没多久,突然就听到有人在敲窗户。睁开眼睛一看,居然看到穆勒扒在外面,脸紧紧地贴在玻璃上,依稀看得出来,他是在笑。

“你为什么要翻自家的窗户啊?为什么不从走廊过来敲门?”卢塞莉亚连忙把窗户给推开了,他们家的窗户还是老式的,往外推开的,差点把穆勒给弄下去了。她连忙伸出手拽住了他的胳膊。

“妈妈不让我们在结婚典礼前见面,你忘记了吗?”穆勒呵呵笑着,直接跳了进来。

“那你是觉得和西蒙一起睡太挤了吗?”卢塞莉亚拉起了睡衣的裙摆,又躺回到了床上。她侧过身来,留了一半的床给穆勒。

“不,是我太想你了,我一分一秒都不想和你分开。”穆勒抱住了卢塞莉亚的腰,他挪了挪身子,好和她更加靠近一些。

“哪怕是隔壁?”卢塞莉亚挑了挑眉,眼中闪耀着点点的星光。

“对,哪怕是隔壁。要不然我们买那么一套大房子干嘛,不就为了一天到晚都在一起嘛?”穆勒看着她的眼睛,那黑曜石一般的瞳孔好像有魔力一般,让他无法移开目光。

“那你恐怕得准备更多的钱了。”卢塞莉亚伸出手,揉着他头顶那柔软的小卷毛。

“为什么?穆勒迷茫地瞪大了眼睛,难道那套房子还不够大?难道她想要生一支足球队出来?

“我们的训练场和比赛场地离得太远了啊,一场比赛就一个多小时呢。你能保证我的每场比赛你都来看吗?”卢塞莉亚眨眨眼,她把穆勒的头发揉成了一个小团,聚集在头顶,好像一只绵羊。她看着穆勒这头卷发,突然有点担心他明天的发型,“诶,对了,你有化妆师和发型师吗?”

“我没有,你有吗?”穆勒摇摇头。

“就是我啊。”卢塞莉亚向来都是自己化妆做头发的,哪里需要请人来弄啊。

“那就是你了。”穆勒也眨了眨眼,他觉得自己头发这么短,哪里还需要发型师啊。

“哪有新娘给新郎做发型的啊。”卢塞莉亚拉住他的脸颊往两边扯了扯,他脸颊肉很松,一拉就拉开了好大的距离。

“哦~,好,那我自己做~!”穆勒豁着嘴,决定还是diy了。反正平时他的头型就算拿给专业发型师做,做出来也和他平时没有任何区别。看看他每季的俱乐部定妆照,再看看球场上他的那些照片,就知道一切都是白白浪费钱了。

“那么,现在……”卢塞莉亚松开了手,她轻轻地用手指滑过了他的耳朵。

“现在我们还是要遵守老人们的规矩。”穆勒从一旁的书柜上抽了一条宽宽的缎带出来,那缎带是红蓝两色的,一看就是拜仁什么周边上面的。

“嗯?”卢塞莉亚不太明白。

“婚礼前,新娘不能和新郎见面。”穆勒一边说着,一边用那条缎带遮住了卢塞莉亚的眼睛。他的动作很轻柔,就连她的眼睫毛都没有碰歪。在她脑袋绑了一个蝴蝶结,他低头就吻了下去。

卢塞莉亚这下真的看不到他了,但是他的气息和温暖都包裹着自己。她贴住了他,用自己可以动用的一切肢体靠拢着他的身体。

穆勒就着月光,他看着怀中的美人,觉得自己真是世界上最幸运的男孩。他拂开了她的黑发,沿着她的脖子吻了下去……

***

清晨,轻雾弥漫,森林之中的绿色被笼罩在白雾之中,看起来会有个好天气。

卢塞莉亚昨夜睡得香甜,可惜早上唤醒她的不是美妙的鸟儿歌声,而是震天响的鼾声。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