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金靴(1 / 2)

~~~~~单膝跪下和双膝跪下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啊!~~~~~

裁判一声哨响,比赛开始。穆勒几乎是在同时就奔跑了起来,他想着美好的未来,身上的血液都在沸腾着。

开场仅三分钟,阿根廷球员犯规,小猪开出任意球,穆勒抢在防守队员前面一个头球摆出,迅速攻破了阿根廷队的大门。

这是他个人第七场国家队比赛,第四粒进球。他的表现震惊了所有人,甚至是提拔他上来的勒夫教练。本来是想训练一下新人,但是新人却成为了新锐。

观看这场比赛的所有足球界内人士都关注着这位新星,他们知道在未来十年里,这个一脸憨笑的卷毛小子肯定能创造奇迹。

卢塞莉亚在看台上也疯了,她拉起了每一个太太和女友们又唱又跳。而且她唱的是一支很古老的吉普赛歌谣,除了她之外没人听得明白歌词是什么意思。

但这并没有影响到女孩儿的兴致,她们都跟着舞动了起来。

不过很快,她的歌声就被满场德国球迷整齐的歌声给淹没了。不得已她也开始用德语开始唱了,然后人浪一波又一波地袭来,她连忙又回到了座位上,就怕影响了队形。

穆勒进了一球之后激动得不行,可惜之后他没有得到更好的机会再度改写比分了。

比赛进行到35分钟的时候,梅西在禁区内制造了一次小混乱,胸部停球之后足球顺着他的手臂飞了出去,然后弹在了穆勒的手肘内侧。

因为情形有点混乱,裁判并没有做出什么表示。梅西立马举起了手来朝向了穆勒,示意裁判他刚才有个手球的动作。

卢塞莉亚站了起来,禁区手球是很严重的犯规,但是也要看有意还是无意以及裁判的个人裁决能力。刚才的情况很混乱,她的角度其实是看不到全貌的。只是依稀看到那个球反正在梅西和穆勒的手上似乎都碰触过了,反正滚得挺顺溜的。

裁判掏出一张黄牌来,他摩挲了几下,似乎是在思考。然后他将其举了起来,是面向穆勒的。

卢塞莉亚心中一凉,穆勒此前有一张黄牌在身,两张叠加的话,就算这场比赛赢了,他也不能去踢半决赛了。她早已将五个球的约定抛之脑后了,满脑子现在都是遗憾和不甘两个字。

穆勒顿时也傻了,他的手并没有张开,顶多算一个无意识的手球,没想到就吃到了一张黄牌。如果他们能进决赛,他当然还能踢。可是如果下一场比赛他们输了,那他这届世界杯就只能去争一个安慰奖了。

队友们都走了过来安慰穆勒,克洛泽把他搂了过来,轻语了两句,让他不要受影响,专注于这场比赛,将这场胜利锁定了再说。

就连平时害怕被他带歪画风的小猪都走了过来,他一圈打在了穆勒的胸口上,冲着他吼了一句,“傻愣着干什么,比赛还没结束呢!”

穆勒被他给打醒了,他揉了揉胸口,继续奔跑了起来。

卢塞莉亚在看台上郁闷得啃指甲,她都忘了自己涂了指甲油了,丝毫没注意。她很为穆勒担心,害怕他会状态低落。

“他可是托马斯啊。”丽娜把卢塞莉亚的手给拉了下来,她很明白她的感受,就像是卢塞莉亚在场上受到了不公正的裁决的时候,她心里也是想要咬裁判的。

卢塞莉亚叹了一口气,把心中的郁结都吐了出来。比赛还早得很呢,此时只能用实力证明一切了。

比赛继续,双方似乎都没有受到影响,进攻和反击的节奏依旧很快。梅西和穆勒都有精彩的射门,可惜都未能将足球送入球网之中。

下半场阿根廷球员显得非常急躁,德国队抓住了几次机会,克洛泽和弗里德里希接连破门,扩大了比分。

胜利的号角就在耳边吹响着,而且越来越近了。穆勒吸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好像要灵魂出窍了。被发了一张黄牌之后他的心境不是没有变化的,只是他没有因为下一场比赛不能上场而颓废,反而将下一场比赛的劲儿都一起用上了。

而用力过度的结果就是,抽筋。

他躺倒在了草地上,看着球场上空那片蓝天,他咧嘴笑了起来。

这只是他人生之中的第一次世界杯,对于他来说,已经是丰收了。

卢塞莉亚看着被队医抬走的穆勒,她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他脸上的表情,“这个傻子。”

穆勒下场之后,克洛泽又在89分钟的时候进了一球。他个人世界杯历史进球数已经达到了14个,离大罗还差一个。

而克洛泽和穆勒一样,在本届世界杯上的进球数都是4个,并列榜首。

才过了32岁生日的克洛泽,还未到22岁的穆勒,老一代和新一代,在这一届世界杯上,都大放光彩。

最终德国队以4:0的比分战胜了阿根廷队,他们接下来的对手是西班牙。

“你怎么就抽筋了呢,平时没见你抽过啊。”卢塞莉亚帮穆勒捏着小腿,免费充当了理疗师这个职位。

因为要备战和西班牙的比赛,所以勒夫这次没有放太太团进来了。可是穆勒不一样,他下一场不用比赛,而卢塞莉亚又是女足队的成员,所以算是特殊情况。

“我也不知道哇,也许是因为你老是要求我在床上做些高难度动作吧。”穆勒舍不得闭上眼享受,他看着她,就连眨眼都飞快的,好像少见一秒都是损失一般。

“那叫瑜伽!”卢塞莉亚啪的一巴掌拍在了穆勒腿上,她为了增加他身体的柔韧性,拉着他一起练瑜伽,结果这个家伙就跟猫似的,差点把她的床都给拆了。

“我可是慕尼黑人,多吃点猪蹄增加些胶原蛋白自然柔韧度就好了。”穆勒才不是食疗主义者,他只是个吃货。嘴这么大,不多吃点怎么行。

“那你怎么还满脸褶子!”卢塞莉亚伸手捏住了穆勒的脸颊,然后往外拉扯。他的脸皮真是够松的,简直不像个22岁的青年。

“那是为了衬托你的美貌,这样我和你站在一起的时候,别人就只会注意到你的美了。”穆勒趁机拍了个马屁。

“别人只会注意到你的大嘴!”卢塞莉亚捧住了他的脸来,轻轻地吻了下去。

穆勒抬起了头来,他轻柔地回吻着她。他不但要吻她的唇,还要吻她的鼻尖,脸颊,眼睛,头发,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他都思念极了。

此前她受伤,然后他又要禁欲踢世界杯,真是苦闷得很。这次因为两张黄牌叠加不能踢和西班牙的比赛,他只能把精力发泄在年轻人最爱做的事情上了。

和西班牙比赛日那一天,穆勒坐在了看台之上。他被禁赛一场,干脆连替补的位置也不坐了。不过他这个决定是勒夫同意了的,不然肯定要被罚款的。

周围一圈队友的太太和女友们,穆勒万花丛中一点绿。但是他只抱着自己的女朋友,眼睛看着场上,一点都没有到处瞄。

和西班牙这场比赛打得很沉闷,缺少了穆勒那灵动而诡异的身影之后,德国队整体节奏都慢了下来,就像是一辆快要没油的老爷车。

西班牙的踢法缠绵悱恻,在不断地传球之中寻找机会,拖死了德国战车。最终靠着普约尔的一粒进球,西班牙战胜了德国,他们将和荷兰争夺冠军。而德国将和乌拉圭争夺季军的荣誉。

卢塞莉亚还没有和穆勒一起看球,两人都是球员,都要到处去踢球,根本没有这样的机会坐在一起。这场比赛之后,卢塞莉亚决定再也不要和穆勒一起看球了,除非他们两人都退役了。这么难熬的一个半小时,她再也不想体验一回了。

“还有一场比赛。”穆勒看着自己的队衣,对卢塞莉亚说道。

“还有一个球,亲爱的。”卢塞莉亚站在他身后,从背后抱住了他。她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但是很快就感觉到了咯肉,又把下巴给移开了。

“然后我们就……”穆勒差点脱口而出,不过他立马闭上了嘴,还是需要保密的。

“就回慕尼黑,啃猪蹄。”卢塞莉亚其实想说啃穆勒奶奶做的猪蹄,不过她还是稍微矜持了一下。毕竟去他家这种事,还是需要他邀请自己,而不是自己去踹门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