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双冠王(1 / 2)

~~~~~拿多少钱,就做多少事。~~~~~

将德甲冠军拿到手之后,拜仁又将德国杯拿下了。双冠王在手,他们需要再次攻破的,是国米的球门。

女队这边德甲联赛最后一轮也比赛完毕,最终她们顽强地抵抗住了最后一轮冲击,排名积分第二。虽然不能和男队一起拌沙拉,但是这已经是十几年来拜仁女队最好的成绩了。用了一年的时间进入甲级联赛,用了一年的时间得到欧冠资格,所有人都相信,她们明年的成绩还会更好。

因为六月卢塞莉亚还要跟着国家队一起去南非,所以医生建议她再休养一下,不要在这个时候赶着去西班牙了。但是卢塞莉亚哪里憋得住,她偷偷地订了票,溜去了西班牙。而丽娜担心她,也跟着去了。艾琳娜现在已经是巴德的女友了,她自然也跟去了。

卢塞莉亚杵着拐杖去到了伯纳乌球场,和拜仁的太太团们坐到了一起。她跟安妮还有建国都很熟了,几个女孩儿坐在一起,就聊开了。

艾琳娜则买了一大堆薯片,烤香肠,还有各种垃圾食物过来,就怕长不胖一般。

“控制体重。”丽娜摸了她的腹部一把,腹肌还算结实。

“多滚几次床单就好了啊,等霍尔格回来我要好好犒劳他。”艾琳娜眨眨眼,毫不在意这点热量。

“是犒劳还是折磨啊?”丽娜突然有点同情巴德,他看起来不像是那种精力旺盛的男人啊。

“你问问莉亚,是不是折磨!”艾琳娜伸手摸到了丽娜的大腿上,“请问圣女丽娜,你就没有对哪个男人产生过幻想吗?我们聊男人的时候,你都好像一点兴趣都没有一样。难不成你喜欢的是莉亚?”

卢塞莉亚和丽娜相视一笑,都觉得艾琳娜的话太荒谬了。

“我只是比较专情而已。”丽娜无奈地耸了耸肩,她将太多精力放在足球上了,所以能分给爱情的只有一点点。而这一点点感情,也只够一个男孩儿分的。

“哇,那谁是这个幸运的boy啊?”艾琳娜好奇得不行,平时丽娜完全没有表现出来对男性的渴望,对于她来说,这太不正常了。

“啊,比赛开始了,莉亚你是不是应该先算一卦啊?”丽娜立马换了个话题。

“是哦。”卢塞莉亚立马把外婆的塔罗牌拿了出来,她算得比较少是因为害怕算不准,砸了外婆的招牌。但是现在外婆已经去世了,又是这样一场决赛,怎么也该算一算。

无比虔诚地洗了牌,卢塞莉亚怀着疑问镇重地抽了一张出来。

正位的愚者。

愚者象征着冒险与热情,这张牌对于年轻的穆勒来说,是一张好牌。但是同时它又充满着不确定性,既然是冒险那就有危险和阻碍在前面。并不像是国王和战车这种牌,愚者并不代表着绝对的胜利和力量。作为0排位的一张牌,它更多代表了一切的开始或者终结。

穆勒今年才升为主力,这肯定是他的开始。而这一条足球之路,也是一条冒险之旅。它不会永远坦荡,而是充满了挑战和机遇。

“什么意思?能不能赢啊?”艾琳娜激动地问道。

“他们离胜利很近,但是在胜利的路上,还有很考验。”卢塞莉亚也没直接说明,这就是算命的乐趣所在,任何的可能性其实都是有的。

“我还是吃薯片吧!”艾琳娜一听她这么说,心里更是忐忑。抓起了一袋薯片来撕开,立马抓了一大把塞进了嘴里。

这场比赛范加尔把奥利奇和穆勒推到了锋线上,在德甲的比赛之中这一老一小搭配得非常默契,贡献了许多精彩的瞬间。

拜仁控球做得很好,但是显然国米的反击打得更加出色。看似拜仁稍有优势,但是总体来讲却是踢得过于平淡。

国米率先进球,拜仁则是多次射门不进。穆勒抓住了很多次机会,可惜都未能将球送入。71分钟的时候米利托再次突破了拜仁大门,2:0。

时间慢慢流逝,拜仁仍然在组织着进攻,可惜一直没能再次获得进球的机会。

穆勒依旧在场上奔跑着,他能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肺部呼吸的沉重气音。他脚下的足球在草地上快速地滚动,周围的队友和国米的球员一晃而过。

这是他人生之中第一场欧冠决赛,他知道这不会是最后一场。今年他才成为主力球员,第一次踢出了帽子戏法,还会第一次参加世界杯这种大赛。

他的足球生涯,刚刚开始。而这一场比赛即将结束,在双方实力相当的情况下,他们逆转的几率也越来越小了。

穆勒的脑中一片空白,他和奥利奇配合着,还在努力寻找着机会。这名老将让勒夫都甚是纠结,他零身价加入拜仁,把戈麦斯和克洛泽这样的大将按在了冷板凳上。国家队却是需要这些球员保持住状态,好迎战世界杯。但是谁都没有想到,这样一个老将,在这个赛季里,发挥了自己最后的余热。

看着奥利奇,穆勒心中有一股热流在涌动,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大概就是一种称之为职业生命力的东西吧。他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如何,但是他的前辈给他了一个很好的示范,他也会将这种生命力给延续下去。无论这一场比赛的结果怎样,自己流下的汗水和泪水,都将灌溉给这颗生命之树,在自己的职业之路上茁壮成长。

裁判的哨声响起,国米最终夺得了这一赛季欧冠的冠军。

卢塞莉亚叹了口气,把拐杖都扔到了一边。

“气死我了!我要吃东西!”艾琳娜把手中第三袋薯片的袋子扔掉了,她站了起来,跺了跺脚。

“走吧,我们去吃东西!”丽娜帮卢塞莉亚把拐杖拿到了手里,顺便还掏出了车钥匙。

三人只是化悲愤为食欲,卢塞莉亚想着现在发泄出去也好,起码不要等穆勒回来了还要抱着他哭一场。

不过卢塞莉亚万万没想到的是,穆勒压根没有哭,更没有沮丧、忧郁。他抱着今年拿到的两个冠军奖杯在市政厅上笑得像个傻子,让全慕尼黑的人都看到了他脸上到底有多少根褶子。

看着他没戏没肺的样子,卢塞莉亚才知道自己根本就是太多虑了。他可是托马斯.穆勒啊,张开嘴一颗足球都塞得进去!

过去的比赛会变成历史写在纸上,那是无法改变的,无论你再怎么捶胸顿足、懊恼不已都是无法改变的。能挑战和面对的,只有未来。未来还有无数的比赛,未来还有无数的冠军宝座让他去赢取呢。

在市政厅开完庆祝会之后穆勒立马就回到了卢塞莉亚的小公寓,可惜他们两个没有多少时间的相聚,穆勒马上就要赶去和国家队一起参加集训了。

“莉亚,我在南非等你。”穆勒摸着卢塞莉亚的头发,蹭着她的脸蛋,吻着她的嘴唇,就是不肯下车。

“好啦,我马上就来了,晚十几天而已。”卢塞莉亚揉着他的卷毛,也舍不得放开手。

“嗨,莉亚,托马斯!”艾琳娜砰砰地拍着车窗,她也来送巴德,看到卢塞莉亚的车立马就过来当电灯泡了。

两人不得不分开了,穆勒拿上自己的小箱子,依依不舍地被巴德拖上了球队的大巴。

“对了,莉亚,有件事没跟你说。你这几天休息,队里来了个杂志编辑,说想要给我们拍封面。”艾琳娜一脸兴奋,拉着卢塞莉亚的手甩个不停。

“什么杂志啊?”卢塞莉亚一听也来了兴趣,皮娅老是说她没形象,踢球难看。现在有上杂志的机会,她当然要珍惜了。

“花花公子。”艾琳娜回答道。

“哈?”卢塞莉亚以为自己听错了,表情竟然变得和穆勒一样了。

“花花公子。”艾琳娜又大声地说了一遍,引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侧目看了看。

“那不是要全*裸?虽然我是自由奔放的吉普赛人,但是我也不知道我要是全露了我妈妈会不会直接砍了我!”卢塞莉亚记得皮娅又一次拍过一组还算比较朦胧,但是是全*裸的套图,被妈妈看到之后都是一顿好打。当然妈妈的理由并不是伤风败俗什么的,而是她觉得这不符合吉普赛人的生活理念。但是哪里不符合了,她也说不出来。

据贾维德分析,应该是那段时间老妈更年期,看什么都不顺眼吧。

但是卢塞莉亚不知道妈妈的更年期过了没有,她有点怂。

“噢,当然不会全露啦,有穿衣服的,只是比较sexy啦,这些我都提前问好了的。而且你知道摄影师是请的谁吗?安妮呀,安妮!”艾琳娜连忙把更多的细节说给卢塞莉亚听了,虽然她是个奔放的人,但是也不会平白无故去拍全*裸个写真啦。花花公子给她们出的价,顶多只能让她们穿着球衣湿身而已。

“红头发的安妮?”卢塞莉亚思考了一下,觉得这个问题并不是最重要的,“我相信她的艺术水准啦,但是,花花公子给我们多少钱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