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反转(1 / 2)

~~~~~帽子戏法最初是板球的一种技术术语,后来才沿用到了足球上。~~~~~

波茨坦的战术确实改变了,针对拜仁更改的。确切来说,是针对卢塞莉亚进行的战术调整。以往依靠着塞克特力量,她们几乎是所向无敌。在女足的赛场上很少能遇到前锋既有强壮的体格,又有灵巧的技术。就算两项都兼备,都很难跟塞克特抗衡。而卢塞莉亚这两点都接近满分,再加上她的敏锐和机智,虽不能完全化解塞克特的进攻,但是起码可以搅乱波茨坦的后防。

这样一来,情况就变成了要不是两队都占不到便宜,要不就是两队都会出现大比分的进球数。

而这场比赛是决胜局,波茨坦想要依靠客场进球数来反转比分,她们就必须根据卢塞莉亚的特点来进行专门的战术设计。

卢塞莉亚很快就发现了,波茨坦削减了锋线,加强了防守。但是作为已经输了一场的队伍,她们这么保守的打法,似乎不太合适啊。

单很快,她就因为一个失误发现了其中的狡诈。

塞克特接过队友传来的球之后立马就发动了自己重型炮弹的实力,开始横冲直撞,攻向拜仁的球门。

因为这一场拜仁的战术依旧是进攻为主,大部分球员都压过了中场线。这个反击来得太快,所有的人都回撤不及时,塞克特前面的对手只有一个,那就是守门员丽娜。

看着塞克特脚边的小草都被她的气势压弯了腰,丽娜突然觉得手指痛。上次扑了她的一个球,自己的手指就受了点轻伤。这次她又来单刀会面,不知道自己又要被球撞飞到哪里去了。

远远的,卢塞莉亚也追了过来,但是她的速度再快,也跑不过足球,只能在塞克特背后吃草泥。

丽娜凝神屏气,她看着塞克特的身体,余光带着足球,判断着她攻击的方向。

人的身体是一个整体,尤其是在要做踢球这种大动作的时候,身体会出现很多先兆。观察不同部位的肌肉收缩情况,就能判断出下一个动作来。尤其是脸部,很多人的嘴角通常都是和用力方向是一致的。身体的假动作好做,但是脸部的细微表情却是隐藏不了的。

但是这个观察时间非常短,只有不到一秒的时间。而在这个时间里,球可能就已经向着守门员飞过来了。

观察的同时还要做出扑救的动作,这是非常不容易达得到的和谐状态,只有天才的守门员和经验极其丰富的老手才能将其练得熟练无比。

丽娜是一个天才,不过她的经验还少了点。所以这个球她虽然判断对了方向,但是扑救还是不够及时。

1:0,波茨坦的战术不管奏不奏效,她们起码是领先了。

“保持节奏!”马克西姆在场边大喊着,他并不打算改变什么,才开局,一切都尚未结束呢。他相信他队友的心理素质,一个进球还击不垮她们。

卢塞莉亚退回到了中场线,她回头看了丽娜一眼,确认了进攻的路线。

丽娜一脚开大,直接将球踢过了半场。

卢塞莉亚迅速跟到落点,带球突入。盯防她的人一下子变成了三个,从她们脚下的间隙之中卢塞莉亚直接传给了卡嘉。立马她周围的波茨坦队员就少了一圈。

本想着自己能轻松一点的时候,巴贝特突入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你别想进决赛,伊拉尼副队长。”

巴贝特说这句话不是为了反击,而是诅咒。迷信的人可不会一时半会儿就改变的,她们反而会变本加厉地相信那些怪力乱神的东西。

卢塞莉亚没理她,她可是吉普赛人啊,才不信这些东西呢,骗骗别人还差不多。不过她还是没忘记要反击一下,她挑了挑眉,朝着球门的方向晃了一下身子,“你觉得我进不了,能让你进吗?”

趁机跑到了一个空当处,她看到球飞了起来,是个好位置。跳了起来,她准备用头槌了。

巴贝特比她更先跳起来,只是她的位置不太好,所以她只能一甩头,歪着脑袋去撞球。

卢塞莉亚只感觉到自己先被球砸到了脑门,然后又被巴贝特撞到了太阳穴,两个重击之下,她眼前一黑,竟是晕了两秒。

一直到艾琳娜啪啪扇了她两巴掌,她才猛地吸了一口气。

队医爷爷立马小碎步跑到了她身边,扒开她眼皮检查了一番,“头晕吗?想吐吗?能站起来吗?”

“天哪,我的莉亚脑震荡了。太糟糕了,她的脸都白了。我的心好痛啊,你知道吗,霍尔格?”在看台的穆勒立马站了起来,他抓过巴德脖子上的望远镜,往场上看去。

巴德的望远镜是艾琳娜给的,她说要让他看自己看得仔细些。但是他眼神很好,根本不需要用望远镜,现在倒是便宜了穆勒。

“不知道,但是看来问题不大。”巴德皱着眉,看着卢塞莉亚站起来之后,眉头才稍微松了一点了。她是拜仁的绝对主力,如果她伤了,那马克西姆就必须改变战术了。女足队还是不够受重视,预算较少,替补根本跟不上。一旦有重要位置的球员受伤,阵型就会被破坏。

卢塞莉亚爬了起来,她觉得脑袋有点晕,但是并不是不能忍受的程度。而且也没有想吐和其他的症状,离脑震荡远得很。

将口中那苦涩的唾液吐了出来,她也不顾形象了。活动了一下颈部,立马又开始奔跑了。但是跑了两步,她突然感觉到大腿不太舒服,好像有一根绳子拉扯着自己一般。以前她也有过这种感觉,不过都没有现在强烈。

她不得不放缓了速度,观察着自己的伤情。

看着替补席上那一排老弱病残孕,卢塞莉亚知道自己必须坚持完整场比赛,不然她们要想取胜,是很困难的。

她们一路走到这里已经非常不容易了,任何一步的前进都是在创造历史。但是她不想就这么放弃了,拼死拼活,都想要再进一步!

因为卢塞莉亚的突然消极,整支队伍的节奏都慢了下来。趁着这个时机,波茨坦再次攻进了一球。

一直坚持到了中场结束,卢塞莉亚才告诉了队医爷爷自己的大腿的不适。

“躺下吧,我帮你按一下。”队医爷爷并没有说什么,这些在场上拼搏的姑娘们已经尽力了,他难道还要骂她们不珍惜自己革命的本钱吗。

人生难得几回搏,机会摆在眼前,有时候断了腿都要爬着去争取的。

给卢塞莉亚做了一点简单的处理,绑上了防止肌肉拉伤的压力绷带,他叮嘱了一下,例如不要用什么部位发力,几个危险动作不能做。至于剩下的事情,就只能交给命运了。

再次走到场上,卢塞莉亚的心情变得有些沉重。可是她没有放弃进攻的步伐,只是调整了自己射门的姿态,避免用到自己受伤的那条腿。她现在还没感觉到疼痛,但是她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只能扛一分钟是一分钟了。

“莉亚怎么了,她为什么只用右腿,明明这个时候左边路有机会的。如果她们从这里攻进去,就算不能进球,那也能制造一次极有威胁的进攻啊。”穆勒盯着卢塞莉亚,他很快发觉了不对。

波茨坦的球员同样也发现了,不过她们身在其中,要慢一步。在她们察觉到这个破绽之前,卢塞莉亚几乎是拼尽全力踢进了一球。

“她的左腿伤了。”巴贝特一直注意着卢塞莉亚,所以她是第一个发现的。于是波茨坦的队员们立马调整了防守的布置,将更多的注意力摆在了她的右面。

卢塞莉亚无可奈何,她心中的忧虑越来越重,让她几乎无法抬脚了。

但是她们的战线并没有崩溃,反而因为她的迟滞而变得更加坚韧了。看似抓住了大好机会的波茨坦大举压境,但是却因为得意忘形而出现了低级失误。

艾琳娜抓住了这次失误,她断下了球,直接交给了中场的尤思奇。尤思奇带球一路到了禁区边缘,又将球传给了跟上来的汉娜。汉娜沉稳地接过球,然后直接打门。

没什么意外情况发生,这球滚进了球网之中。

2:2。

上一场她们的进球数也是2,而且取得了胜利。只要再进一球,就能进军四强了。而进了四强,年薪肯定会增加的啊!

卢塞莉亚咬着牙,她在坚持着。下一场比赛自己能不能上她都不去考虑了,眼前这场胜利一定要拿下来。

“噢,霍尔格,你看看她,多么地坚强。”穆勒收起了平日里那副嬉笑的模样,他看着苦苦坚持的卢塞莉亚,心中又是痛,又是敬佩的,“我都无法保证我在受伤的时候还能不能坚持下去,请外婆一定要好好地保佑莉亚,让这次受伤是虚惊一场吧。”

“什么外婆?”巴德认识穆勒很久了,他可没听过他提起过自己的外婆超过三次的。而且他知道,穆勒是和爷爷、婆婆住在一起的。

“嗯,也许这个不应该告诉你,霍尔格。但是既然你都问出来了,那我就告诉你吧。”穆勒凑到了巴德的耳边,将洒骨灰那件事告诉了他。

“呃……”巴德再次看向了球场,但是这一次他的脸色变了变,明显苍白了许多,“其他人知道吗?”

“只有你知道,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不过你别去告诉别人,艾琳娜也不行。卢塞莉亚自己愿意说的时候,她肯定会去说的。那是她的队友,不是我们的。”穆勒想得很明白,这事卢塞莉亚肯定会说的,目测就在这场比赛结束之后了。

双方的球员都还在积极地拼抢着,她们完全不知道她们踩着卢塞莉亚外婆的骨灰在前进呢。

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留给两支队伍的时间都不多了。拜仁此前2:1取得了客场的胜利,现在4球在握,这一场她们只需要保持住就能进军四强。

而对于波茨坦来说她们也只需要再进一球,就能靠着客场进球数多而取胜。

所以场上的局势不但没因为双方体力的消耗而变得倦怠,反而越打越激烈了。

因为腿伤,卢塞莉亚一开始的时候老实地收敛了很多。但是临近比赛结束,她发现这样下去的话,波茨坦就要攻破她们的大门了。

银牙一咬,她绝对拼了。

“莉亚她要进攻了!”穆勒猛地从座位上蹦了起来,他看着她那条明显有些别扭的腿,突然有一种紧张到吐的心情。他还没有受过什么严重的伤,但是他的队友们,尤其是那几个老汉,常年都被伤病困扰着。无论是失败还是胜利,坐在冷板凳上的滋味都不好受。他知道那有多让人难受,他不希望她受伤,但是他也不想看到她输。

因为快速地跑动,腿部的疼痛是一波接一波地袭来,而且一波比一波强烈。卢塞莉亚并没有因此放弃一个绝佳的进攻机会,她知道自己只有一次使诈的机会。

塞克特看到卢塞莉亚突然又恢复了速度,她一脸震惊。而此刻场上所有波茨坦球员还有教练都和她的想法一样,难道她是装的,就为了让她们放松对她的盯守?

就像她们一开始做的,一切都是使诈?

不过拜仁全队和马克西姆却知道,卢塞莉亚这是破釜沉舟,不成功便成仁。

中场之后波茨坦也进行了一下战术调整,换下了一个边锋,顶上了防守。因为卢塞莉亚的受伤,她们看起来更是胜利在望了。可是现在她突然生龙活虎地开始进攻,让她们的后防一时混乱了起来。有些球员比较敏捷,迅速调整了站位。但是有些球员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改变,站在原地,竟是有些愣住了。

趁着这几秒的混乱局面,卢塞莉亚接连过人,直接从左边路切入到了禁区边缘。这时巴贝特又挡在了卢塞莉亚的面前,作为女版拉姆,她的技术可是世界级的,才不会被这样的混乱弄晕。

卢塞莉亚也不跟她纠缠,她伸出脚,从巴内特的胯*下将球一脚传中给了汉娜。

不过汉娜那边防守队员太多了,她只能回传给了禁区外的艾琳娜。艾琳娜带球溜了一会儿,她看到了一个空当,然后朝着卢塞莉亚那边望了一眼,立马抬脚射门了。

不过很显然,这个球位置不好,不可能进得了球网之中。

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中路的时候,卢塞莉亚突然冲了过去,她再次晃过了巴贝特,直接跳了起来。她本来个子就很高,弹跳力也很好,所以此刻跳起来刚好够到了那个球。

用力一甩头,她微微像斜下方调整了一下,那颗足球立马就往着球网的方向去了。

波茨坦的守门员飞跃而起,准备去扑球。但是当她看到足球的轨迹的时候,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了。

“霍尔格,你还记得比埃尔霍夫先生那个头球吗?”穆勒长大了嘴,显然他也被这个头球给刺激到了。

“记得,一个弧线头球……”巴德瞬间手脚就冰凉一片了,他不是因为害怕,而是自己也想要去进这样一个精彩绝伦的球。

穆勒的感受也差不多,他恨不得自己马上就上场,成为波茨坦的守门员,亲眼看一看这个弧线的头球究竟是怎样给顶出来的。他搓着手,抖着脚,喉咙里堵满了嚎叫。

看到足球撞到白色的球网上弹出一轮波澜之后,观众席上才爆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波茨坦的球员们愣在原地,她们依旧还不太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历史上最有名的头球运动员肯定非比埃尔霍夫无疑,他的弧线头球可谓是他的秘密武器。而在女足的历史上,还未有人顶出过和他比肩的头球来。

卢塞莉亚这一球虽然霸气还差点,但是技术却是非常接近了。

丽娜从球场的另一端跑了过来,挤开了艾莉娜,汉娜,卡嘉,尤思奇等一大堆队友,将卢塞莉亚直接给抱住了。

两人太激动,一下子撞到了一起,嘴唇居然不小心碰到了。这个意外大家都没注意,因为在极度的狂喜之中,吻一吻也没事啦。反正在更衣室里该看到的都看光过,况且还有艾琳娜那个色魔,还会对大家的胸部评头论足地揉捏一番。

卢塞莉亚尽可能多的抱住了自己的队友,挨个在她们的脸上落下了一个又一个吻。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