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植物炸药(1 / 2)

赫尔一脸愁云的趴在马车的窗户旁,看着街道一边冷冷清清的商店,不满的叹了一口气:“真不亏是落日城,穷乡僻壤的乡下,街道坑坑洼洼的,商店也这么冷清。”她转过头,看向自己的父亲。“爸爸,我们一定要在这里常住吗?”

赫尔的父亲——巴特.亨特就坐在赫尔的对面,他用肯定的口气说:“当然,至少要待上一阵子。”

“我想回千金城——”女儿央求。

巴特的脸上露出沉痛的表情,无可奈何的说:“千金城已经被瘟疫击垮了,难道你要回去找死吗?”

千金城是西境最富裕的城市,那里盛产黄金,所以得名千金城。瘟疫爆发后,千金城是西境最先受到感染的城市,巴特带领他的族人离开千金城时,那里已经是一片人间地狱,到处都是被瘟疫杀死的可怜人,行人在大街上走着走着就会突然倒下,一家人一夜之间全部死在床上,等别人发现时,他们的尸体都开始发臭了,老鼠和虫子在无人认领的尸体里钻来钻去,那些和小狗一样大的黑老鼠在大街上窜来窜去,甚至都不怕人了,城外的墓地早就满了,无处安葬的人只能随便扔在城门外,久而久之,尸体竟堆得像小山一样,有能力的人早就跑了,甚至连城主都抛弃了这座城市,留下来的只有默默的等死。

巴特原本在千金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在城南拥有一座私人金矿,家境十分富裕。可是一场瘟疫下来巴特的生意损失惨重,而且千金城也没法再住人了,万般无奈之下,巴特只能来到落日城投靠他的远房侄子——罗林.亨特。

赫尔今年十九岁,她生的十分漂亮,一头美丽的金色长发像阳光一样耀眼,无论是五官还是身材都无可挑剔。天生丽质再加上出身豪门,这让赫尔从小到大受到了百般宠爱,也造就了她矫情蛮横的性格。她不愿意来落日城,她觉得落日城就是个大农村,比千金城差远了。但是一想到临行前她见到的那副好像地狱一般的可怕场景,抗议的话刚到嘴边又被她生生咽了回去。

“爸爸,我一定要嫁给那个罗林.亨特吗。我都没见过他。”赫尔问,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嫁给一个陌生人,她心里就特别不舒服,如果是贵族的骑士大人还好,可偏偏是这种穷地方的远房亲戚,赫尔打心眼里有些看不清这个罗林。

“我也没见过他。”巴特说。

“你也没见过他!”赫尔惊讶的张大嘴巴。“那你还敢让我嫁给他?爸爸。”

巴特无奈的一摊手:“我们别无选择,赫尔。这场瘟疫夺走了家族的一切,咱们现在甚至连生存下去都是个问题。我虽然没见过罗林本人,但是我见过他的画像,罗林今年二十岁,长得也颇为英俊。最重要的是,现在的落日城亨特家族已经是今非昔比,我听说他们招募到了一位药剂大师,从而家族实力暴涨。现如今,罗林在落日城已经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了。”

说到这儿,巴特不禁一声感慨。“以前我还瞧不起落日城的亨特家族,谁能想到今日我却要来投奔他们,真是世事难料啊。”

赫尔一脸不屑的表情,小声嘀咕道:“哼,在这种又穷又破的地方举足轻重有什么用?充其量也就是个乡下财主呗,跟千金城那些贵族少爷比差远了。”

中午的时候,安德忙活完草药实验室的事情,坐在庭院里的一棵大树下乘凉。然后他看见,从亨特家的大门口走进来好几架马车,打头的马车最是豪华,马车打开后,先是下来一个中年男人,然后是一个漂亮的年轻女人。

又有新客人了?安德心想。不过他没有在意,亨特家总有客人拜访,埃里曼每天忙的不亦乐乎,安德已经习以为常了。他斜眼看了看三楼的某一处房间,那里现在已经变成了一间教室,墨菲正在教艾玛文化知识,想要做一名称职的圣子,没有文化可不行。令安德欣慰的是艾玛很认学,人也很聪明,连墨菲都夸赞她“勤学刻苦”,能得到墨菲的一句夸奖那可是相当不容易啊,可想而知艾玛是多么用功。

安德的草药实验室最近成果很不错,火焰果终于开花结果了,虽然现在结出的果实还很小,但总算是迈出了第一步。下一步安德打算扩大生产,并尝试用火焰果制作简易的炸药包,最近整个奥曼帝国都不太平,安德总有一种“要打仗”的预感,所以必须早做打算,火焰果这种可以变成军需品的草药自然是多多益善了。

傍晚的时候,罗林顶着一张苦瓜脸来到草药实验室,一进门安德见他一副好像见了鬼的模样,不禁好奇的问:“怎么了你?愁眉苦脸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