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魔法伟人(1 / 2)

晚上,埃里曼为安德安排了非常丰盛的晚宴,安德看的出来,埃里曼对他有几分讨好的意思。≧   吃饭的时候,埃里曼总是旁敲侧击的打听安德的身份,不过都被安德小心的一一糊弄过去了。安德虽然觉得罗林是个天真无邪的好孩子,但是对罗林的家族还是有些戒备。

吃过饭后,安德对埃里曼说出了自己的打算,想要以亨特家族的名义,在滴血玫瑰拍卖行拍卖高等精灵恢复药剂,埃里曼听后喜出望外,高兴的不能自己,对安德更是千恩万谢。

埃里曼是个精明的人,他很明白,虽然高等精灵恢复药剂不是他们家族的,但是落日城的其他势力可不知道,他们只知道,亨特家族突然拿出了一堆令人眼红的不得了的高等药剂,到时候,亨特家族一定会名声大震!

“当然,我也不会白白借用你们亨特家的名头。”安德微笑着,手指上的绯红之眼微微一亮,手心里便多了一瓶像红色的恢复药剂。“十瓶高等精灵恢复药剂,算是我付的酬金,您看怎么样?埃里曼先生,这一瓶算是定金。”说完,安德将药剂放到了埃里曼面前。

“十十十,十瓶!”埃里曼瞪大了眼睛,盯着面前的药剂,惊得说话都结巴了。安德能用他们家族的名义拍卖药剂,埃里曼已经是感恩戴德了,哪里还敢想要报酬。他更不敢想,安德竟然一出手就是十瓶高等精灵恢复药剂!

埃里曼活了一把年纪,只在滴血玫瑰拍卖行里见过一次高等精灵恢复药剂,当时仅仅两瓶药剂就拍出了六十万金币的天价。安德随随便便一张嘴就是十瓶,真是差点把埃里曼的心脏病都给吓出来。

安德见埃里曼一脸惊愕的表情,盯着自己迟迟不说话,还以为他不满意,于是问:“怎么?您不满意吗?”

埃里曼一听,连忙摆手:“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开玩笑,十瓶高等精灵恢复药剂还不满意?那是脑子被驴踢了吧。

“我只是,十分的受宠若惊,安德先生,您能用我们家族的名义拍卖药剂,我已经十分感谢了,怎么还敢要您的药剂?”埃里曼解释说。

“呵呵,您不用客气,我以后还会有求于您和罗林的,就当是提前预付报酬了吧。以后若是我需要什么帮助,还请埃里曼先生不要吝啬。”安德微笑着说。“另外,我还有一个请求,不知道您能不能单独为我安排一个房间,最好偏僻一点,我制作药剂的时候,不太喜欢被人打扰。”

“没问题,我这就为您安排。”埃里曼想都没想,立马就答应了。现在安德在埃里曼眼里,那就是财主一样的存在,只要是安德提出的要求,有困难要办,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办!

埃里曼的动作很快,当天晚上就为安德安排好了药剂室。其实,安德打算用来拍卖的药剂早就准备好了,高等精灵恢复药剂在安德的绯红之眼里堆得像山一样,根本不需要安德再配制,而且以安德现在的药剂水平,他也配制不出这样顶级的恢复药剂。

安德之所以这样对埃里曼说,是不想暴露自己的底细,若是让别人知道自己身上带着一“山”的高等精灵恢复药剂,他怕别人会起歹心。

另外,安德也确实需要一间药剂室,用来练习配制药剂。安德之前只跟墨菲学习了一些药剂学的皮毛,现在他顶天算是一个药剂学徒,还算不上真正的药剂师。

至于配制药剂的一系列工具,安德就不需要埃里曼提供了。在绯红之眼里,吉尔加洛特为安德留下了全套的制药工具,而且是最最顶级的紫水晶器具。

紫水晶这种昂贵又稀少的水晶,简直就是为了配制药剂而生的。毫不夸张的说,每一位药剂大师都梦想着拥有一套自己的紫水晶器具。如果让外面那些药剂大师知道了,安德这样一个药剂学徒,竟然用全套紫水晶器具练习最最低级的恢复药水,不知道那些老家伙们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安德估计,那些老家伙说不定都会有一头撞死的冲动,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啊!

与埃里曼商量好事情后,安德看了看天色,虽然已经日落西沉,但是天还没黑透,安德闲着无事,忽然想出去逛逛落日城。魔力世界的人类城市,安德还是挺好奇的。

罗林想要陪同,不过被安德拒绝了,安德说他只是随便走走,就不用人陪了。

虽然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但是落日城的大街上已经是动火通明,有一些商铺关门了,有一些却仍在加紧忙碌着,为晚上的夜市做准备。安德挤在逛街的人流里,好奇的左瞧瞧右看看,这个世界的每样东西都令他惊奇不已。

走了一会儿,前方的道路忽然豁然开朗,一个广场出现在安德的面前。这个广场不是很大,广场的后面是一座古朴又威严的建筑。不同于街道上的热热闹闹,广场上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人,非常安静,即使有行人从广场上路过,也都是疾步快走,不敢大声喧哗,似乎对这个地方十分尊重。

这是什么地方?安德十分好奇,他迈步走进广场,看到广场后面那座建筑的大门上悬挂着一块巨大的牌子,上面的人类文字安德只能看懂几个。

“魔法……魔法?什么会?恩!难道是魔法公会!”安德忽然明白了。“哦,原来如此,这里是魔法公会的话,那就解释的通了,难怪这里的气氛这么庄严肃穆。”

安德心想自己也是魔法师,在魔法公会的广场上逛逛应该没什么吧。

魔法广场上矗立着一座巨大的石头人像,看面相衣着明显也是一位魔法师——一位长胡子的老者,身上穿着一件法师长袍,手里拿着一根法杖,面目慈祥的盯着远方。

估计是某位魔法伟人吧。安德走过去好奇的看了看人像。人像的底座足有一人多高,上面刻着好几排小字,安德虽然看不懂,但也大概能猜出来,这上面应该写的是这位魔法伟人的生平。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