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私盐(1 / 2)

小厮将二人送出门,金大牛有些担忧的道:“锦娘,这事咱们真的揽下了?”

苏秀锦嫣然一笑:“重利之下,必有勇夫,这二百两银子,不出意外,就已经算揣在咱们荷包里了。”

在城里买了些东西,金大牛和苏秀锦二人便回了宁西镇。

回镇的第一件事就是叫田大壮把剩下的五个揽工汉全部招了过来,表面上是要去晋州采办木材建房子,暗中则叫金大牛悄悄去晋州接头,金大牛刚还有些戚戚,但见苏秀锦一点都不慌乱,他也就淡定了下来,再者苏秀锦的主意实在是妙不可言。

三日之后,当金大牛如约把八十斤私盐交到接头人手中时,饶是齐二身边的小厮也怔仲了。本以为金大牛就那点本事,却没想到这事还真给他们办成了。

小厮心不甘情不愿的把二百两银票交给金大牛。

金大牛接了一张,嘴里道:“我家娘子叫你转告齐二,问他啥时候再有生意再来叫咱们,这钱咱们就按市面上收。”

小厮将这话原原本本告诉了齐二,齐二也是微微一愣。

“他们是怎么把私盐运过关卡的?”

小厮也是啧啧称奇:“二爷你是不知道,他们的主意鬼着呢。那些个官兵哪里能想到,他们会把木材中间全部挖空,把私盐全部灌在里面,用树脂一封,光看外面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齐二摸着下巴:“那小娘子还真有几分本事。”

“二爷,那咱们今后就把这事也交点给他们做?”

齐二把玩着那张退回来的银票:“小隐隐于山林,大隐隐于市。谁能想到一个农夫打扮的人会去贩私盐,暂且不急,先给他们点小甜头,我看看再说。”

小厮应了下来,从往来的单子中挑了些低于一百斤的散户生意。

苏秀锦并未把运送私盐的事告诉那几个揽工汉,这种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一百两银子轻松入账,这夜市上却出了点小麻烦。这日还未过亥时,小三子就回来报信,苏秀锦正睡得迷迷糊糊的。

“东家,东家娘子,不好了不好了,夜市上出事了。”

苏秀锦顿时清醒了起来。

“有客人在咱们的汤底里发现了死老鼠,喊了人正在闹着呢。”

金大牛疑惑道:“汤底是我亲手做的,哪里会有死老鼠?”

现在也没什么生意了,苏秀锦嘱咐小夏子和阿四看店,和金大牛忙不迭的赶向夜市。

刚到那拐角处,前面一阵慌乱,里面时不时传来田大壮的辩解声。

“咱们汤里面没有死老鼠!一定是你故意放的!”

“放你娘的狗屁,我吃饱了撑的往汤里面扔死老鼠?!”

眼看着一言不合就要打起来,苏秀锦和金大牛推开人群,总算是挤了进来。

田大壮瞧见两人顿时有了主心骨。

“瞧,咱们的东家来了,这汤底都是咱们东家亲手做的,哪里会有死老鼠?”

闹事为首的是一个瘦小的客人,身上罩了件宽大的马褂,晃晃荡荡的奇怪得很,后面跟着三四个打手模样的壮汉,手里拿着木棒。

“我就是这摊位的老板。”金大牛表明身份,“让我看看那碗汤。”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