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夜黑(1 / 2)

金大仁咳了两声:“既然人都醒了,这事就这样算了吧,都是家里边扯皮的小事,不能当真,待会金家娘子给宋氏赔个罪,就回家去,这老是待在娘家的,也没这个说法。”

苏秀锦眼里闪过一丝愤恨,这个村长也未免太偏心了些。

“村长,不是我不想回去,而是我真的怕回去,回去会被婆母打死!”苏秀锦出声道。

“苏秀锦!你个满嘴喷粪的贱东西,我哪里打过你了!”宋翠华忍不住尖叫出声。

苏秀锦状似害怕的缩了缩身子:“在外面面前婆母都要如此辱骂我,回到家去关上门,我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出来。”

金大仁皱眉:“要是你恭恭敬敬的侍奉婆母,她哪里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打你?”

苏秀锦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痕:“我是不是好好伺候婆母了,相信各位叔叔婶婶都清楚。”

这么一说,门外的婶子媳妇的都想起苏秀锦新婚第一天就出来洗衣衫的事。

“我那天可看见了,这天还早着呢,她就端着盆子给婆母洗衣衫去了。”

“可不是,那天我就在河滩上,里面的衣衫我看得可仔细了,就是宋氏的衣衫。”

“我听我那口子说了,金家娘子洗完衣衫后还上山割了猪草。”

“金家娘子没抱怨一句,还说给婆母洗衣衫是应该的,哎哟喂,我听着都害臊,那里面还有好多贴身的物件,让新媳妇去洗,我还真怕没这个脸。”

门外议论纷纷,金大仁出口的那句话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自己脸上。

“新婚头天,我和大牛为何回娘家,叔叔婶婶们也知道,要是有间屋子,那怕是间茅房,只要是自个儿的家,我们又何尝不想回去?新房给小叔子抵了债,就连母猪都给人家抓了去,我家大牛孤苦伶仃的身无分文,带着我能上哪去?我腆着脸才回了娘家,住在这不光是我叨扰了娘亲,大牛脸上又怎么挂得住,既然如此,村长,婆母还要问我为何不回去吗?”

“再说今日之事,无论婆母你如何颠倒黑白,要联合着外人欺辱与我母子,如何抢夺我娘亲唯一的一点棺材本保命钱,如何打我,骂我,辱我,甚至于恨不得掐死我,我也无法怪罪你,到底是我错了,做小辈的即便是没错,你也能无缘无故打得,只是哪一天,我被抬出了家门,请您一定要记挂着您还有一个继子,他心里有同父异母的小叔,也有时时苛待他的继母,求您给他媳妇一个体面的死法!”

苏秀锦说完便剧烈的咳嗽起来,四姨娘心中哀恸,抱着苏秀锦就大声哭泣起来,嘴里一直嚷嚷着我苦命的闺女。

苏秀锦句句话针对宋翠华,又句句话影射金大仁,饶是金大仁是个傻子,他也听明白了。不过这一会,门外的议论声就越发的大起来,村民大多都淳朴厚道,宋翠华平日里的为人又摆在那,是个人一听就知道是宋翠华欺辱了金家娘子。

宋翠华叫嚣起来:“她故意的污蔑我!你们相信一个外姓人都不肯相信我?!”

苏秀锦是外姓人又如何,她宋翠华何尝不是外姓人?!

这时候人群外传来一声细细弱弱的声音:“我看见了。”

众人回头,只见苗苗拖着一条伤腿,一瘸一拐的站在院子里头。

老忠头慢过去抱着他,嘴里责怪道:“苗娃,你咋出来了?不是叫你在屋里躺着么?”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