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陈父(1 / 2)

一路上苏绣锦都走着不说话,金大牛这回已经是悔得肠子都青了,他脑海里不断回想着自己嘴笨说的那些话,就是再厌恶那陈珏,也不至于在秀姑娘面前说出这话来。

鼓起了好大的勇气,刚准备开口。

苏绣锦冷静的声音便从前头传过来:“金大哥,那把梳子是你的么?”

一提到梳子,金大牛的脸顿时便像那煮红了的螃蟹,嗫嚅的道:“是......”

“我向来肯定是金大哥上次不小心落在窗台上,待会回去的时候,金大哥莫要忘了拿回去。”苏秀锦淡淡的吐出这话。

金大牛就好似被人临空浇了一大盆冷水,心里拔凉拔凉的。

“不是——”金大牛想说,那把梳子就是送给你的。

苏秀锦已经停下了脚步,回头道:“金大哥,下次小心些,不要再落下什么东西了。”她咬重了落下两个字。

苏秀锦秀美的侧脸上全无表情,她微微合眼,转过了头。

金大牛已经说不清自己心里什么滋味,酸的,苦的,辣的,一起冲上了鼻子眼睛,说到底他不过还是一个二十出头的男人,未曾尝过这男女之间的滋味,他就算是再笨,也明白了人家姑娘的意思。

良久之后,苏秀锦才听见金大牛闷闷的声音,“好。”

柴米油盐,锅碗瓢盆卖得不错,那些个妇人能赚上钱,自然不省这么些银子。

日头当空,苏秀锦就收了摊子,二人无话,回到家,四姨娘招呼着金大牛照常在屋里吃饭,这回金大牛支支吾吾搪塞了过去,惹得四姨娘怀疑自己手艺是退步了,还是这饭食太过简单了。

日头下去了些,苏秀锦披了头巾,脖子上裹了巾子,这副打扮倒真的像是一个乡下村妇了。

背了个簸箕上山,四姨娘起先还拦着,这女子的肌肤必须是雪白的,一般不沾这日头,苏秀锦一向晒不得阳光,时间久了这脖子上就会起疹子,又痛又痒的,起先在苏府一直好生将养着,一点点阳光都躲着。

苏秀锦好说歹说,最后保证只上去看看,小半个时辰就下来。

背着簸箕,两世加在一起都未曾做过这等粗活,一个空的簸箕挂在肩上不一会便勒出了一道道红印,汗水浸湿了衣衫,一阵阵刺痒,好在这天运气不错,几个小山坡上都发现了小丛的黄花菜,摘了大半簸箕,也有两三斤的样子,焯水之后,连续暴晒三五天,最后这些只会缩水到半斤不到。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