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阳春面(1 / 2)

苏秀丽怔怔的听了苏秀缘的一番话,在字里意思知道自己的嫁妆被人动了手脚,二人帮她是可以,只是要从每年的利润中抽出四成,苏秀缘,苏秀锦每人两成。这件事只是三姐妹知晓,所以得立个字据。

白纸黑字的字据摆在苏秀丽的面前,苏秀丽半晌才干涩着嗓子问:“欧阳表哥是不是亲自求的亲?”

苏秀缘楞了,她本想这件事要烂在肚子里,日后带进棺材的。

“是。”苏秀缘道。

苏秀丽流出一滴泪,忙用手擦了,道:“好,我签。”说着,便在最后一行签了自己的名字。

苏秀缘走了出来,看苏秀锦坐在走廊倚着栏杆喂鱼,手里的饲料引得金鱼争抢,碧绿的池水,花色斑驳的金鱼,一时间煞是好看。

“我不明白,为何签这劳什子东西。”苏秀缘把字据递给苏秀锦。

苏秀锦仔细折了放在怀里:“四姐姐自然是不需要的,沉香阁每个月的利润都够四姐姐吃穿不愁了,可是小妹却不得不要。”

想起苏秀锦暗中补贴四姨娘多年,每个月的例银多半投进了那个不见声响的坑里,便有些明白了。

“可我也不愁这几百两银子花销,只你要了便罢。”苏秀缘道。

“只我要了,五姐姐心里肯定对我迟早会生了嫌隙,再说咱们帮是帮了,却不是无偿的,五姐姐心里便没有那些膈应。”苏秀锦解释道。

想起苏秀丽平时的性子,苏秀缘也就默认了。

天香楼该从何改起,苏秀缘与苏秀锦各执一词,苏秀缘早看那群不三不四的厨子不顺眼了,想一股脑全部赶了出去,再把大胖李给请回来。苏秀锦却觉得该从先吃食下手,两人合计一番,便各自行动。

苏秀缘对着那些厨子说了一番话,想走的就走,不想走的还留下来,高帽不用戴了,三倍工钱自然是没有了。不出所料,厨子走了大半,只留下几个还想学点东西的小厨子,而那个俊俏的主厨却出乎意料的留了下来,苏秀缘看在眼里,却没说一句话。

大胖李先前出了天香楼,一身的好本事不愁没有酒楼请,只是年纪大了,那些个酒楼也不愿意把大菜交给他做,长久以来,大胖李却颇有些郁郁不得志的心情。苏家四姑娘亲自****,还说工钱随便他开,几番软语下来,大胖李才扭扭捏捏勉强答应再回天香楼,只是心里却怨毒了苏长芳,明明是一个苏家出来的,大姑娘跟四姑娘怎么差了这么多。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苏秀锦这边找了掌柜的,拿了以前的账本,不过看了两个时辰,便找出了不少账本的误差,掌柜的心里暗暗称赞,只道是苏家的姑娘果然不同凡响,不过得除了那瞎捣乱的大姑娘。

苏长芳以前的方法是没错的,只是需要些微的改造。为此,苏秀锦专门去路边的摊子点了一碗阳春面,翠竹拿着帕子擦了好久的凳子,才敢落座。

阳春面摊位杂乱,多放在街头巷尾,几张桌子,几条长凳,一个简单的摊位,一对夫妻,或是一个老板一个伙计,便能开张了。

阳春面做法简单,一把细面,一勺高汤,加上两颗烫好的小白菜,一勺秘制的老酱油,或是一勺热油,热腾腾的面便出锅了。唯一有些不同的是面的码子,加上几个铜板便能吃上几片牛肉,又尝了鲜,又裹了腹。是以,阳春面摊子生意火爆,苏秀锦找了很久,才坐到了空位。桌上还几只碗没收拾,杂乱的叠放在一起,翠竹抱怨道:“姑娘为何来这种地方,平白掉了身价。”

苏秀锦却不以为然:“客人的多少才能显示东西好吃与否,若是阳春面不好吃也就不会有这么多人,我也想尝尝是什么味道。”

前世今生她都没有像这般坐在路边的摊位前,没有红木饭桌,没有精致的碗碟,没有看起可口的饭菜,这对于重生的梁锦秀而言,却是一种新的体验。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