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1 / 2)

盲嫁 月明华屋 1741 字 2022-12-02

“相、相公……”

明珠嘴唇半张半合,她瞪大着眼睛,浑身瑟缩着,寒毛竖立之余,她居然喊起了她相公齐瑜的名字。

狼朝她越走越近,一双绿亮的眼睛在暮色雪天里发出森冷凶狠的光。

天寒地冻,雪越下越大,想是这狼因为饿极,围在皇家狩猎场的安全护栏已经困不住它的饥饿让这畜生从某处挣脱,因此,李晟尸身上的血腥味,立即引起它敏锐的味觉和嗅觉。

雪沫子像冰渣一样落在黑狼的毛发脖子上,它先是甩着脑袋抖了一抖,接着,四处张望了望,终于,锐利凶恶的目光触及正满身血污、哆哆嗦嗦抖动不停的明珠时,那匹狼居然懒懒打了个呵欠,在距离明珠二十步之遥的地方趴卧下来。

明珠的肚子又一次那种熟悉的疼痛收缩,如果,现在把舌头嘴唇咬烂了咬破了,她也绝不敢哭出声来。

关于狼畜,明珠听过一种传说。如果当一只黄羊被它盯上,狼先不会有所动作,而是待过了许久许久,直到那羊在它看不见的地方睡着了、待次日醒来憋了一夜的尿,那时候,狼便立即飞鹰一样迅速行动。因为,黄羊跑起来撒不出尿,跑不了多远,尿泡颠破了,后腿开始抽筋,那个时候,狼再去逮捕口中猎物,就得心应手多了。

这只从围场跑出来的野狼,看来是把明珠当成一只假想中的黄羊了。

明珠绝望地闭着眼:“相公,相公,你在哪儿?在哪儿?”

尽管这声求救很天真很荒诞,然后明珠胸口剧烈地,还是心跳递颤地期待着命运会发生奇迹和转变。

时间一刻一刻过去。

暮色越来越昏沉,而明珠的下腹,越发痉挛似地一阵阵剧烈抽搐。

——实在可笑之极,她的相公怎么可能会来呢?怎么可能?

明珠染着血污的衣衫一层一层、从里到外已经被后背冒出的冷汗所打湿,她使劲咬着牙,心想,不管怎么样,她得自己想办法,想办法逃开这头野狼的视线才行。

明珠慢慢把手撑于地面,先是抓起地上一根根锯齿草藤,右足轻轻地、轻轻地伸出去,她想,趁着野狼眯眼打盹儿的功夫,一定要悄悄地、无声无息的爬出去。

她就那么爬着,一点一点儿地爬,突然,就在明珠已经爬了仅仅两步远的距离,这时,那狼突然缓缓地偏过脑袋,像是注意到明珠的动作,接着,撑开前腿,张嘴打了个呵欠,再次抖抖脖颈上的雪沫子,然后,两只闪着幽光的绿亮眼睛对准明珠,看着她,朝她一步一步,缓缓、缓缓地走过来。

一股如水流般的液体“哗”地一下从身下涌了出来。

明珠身子一抖,所有的战栗、恐惧、害怕、绝望立即像火山喷发地冲垮了明珠所有清醒毛孔。

眼看着那狼就要向自己猛扑过来,明珠双手捂着脑袋,正要“啊”地一声惊恐尖叫,就在这时,有人电光火石间从明珠背后的灌木丛中跳踊窜出,先是一双温热有力大掌搂住她的腰将旁边一带,接着,未及明珠反应,一个高大的白影瞬间挡于明珠视线,明珠的意识被彻底击溃,眼一黑,立即晕了过去。

齐瑜来了。

然而,来是来了,明珠腹中两月有余的骨血,却因此险些而牺牲丧命……当然,这已是后话,

傍晚的雪越下越大,漫天的雪沫子落在枯木枝桠,数只乌鸦在天空低低盘旋,煽动的黑翅膀,像是也因方才的一幕受到了惊吓。

明珠慢慢掀开眼皮,当她看见一张熟悉温润的俊脸由远及近,由模糊到清晰,她先是勾起嘴唇凄凄惨惨笑了笑:“相公,你来了。”见对方刚要说什么,她又慢慢垂下睫毛:“告诉我,我是不是在做梦?是不是已经死了?”声音很轻很飘忽,像一张薄薄的纸片。

齐瑜胸口倒抽了口凉气,他把明珠抱向一个安全僻静之地,又迅速解下身上的雪裘大氅给她小心披上,此时此刻——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该如何形容此时的心境状态。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