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1 / 2)

盲嫁 月明华屋 1505 字 2022-12-02

苍穹很快暗下来,寂寂山林里,雪花像漫天飘洒的飞絮,很快覆上了整个大地,山野、梯田、以及山间的小路斜坡。

透过一座座密林矮矮的小山岨,时不时有一两声狼的嚎叫从山的对面遥遥传来。狼的叫声凄厉而恐怖——原来,这里就是距离皇家狩猎围场不远的一处小山郊。山郊少有住户,看不见炊烟,看不见耕田赶牛的农户,林子周围很静很静,除了那一道道从围场里传来的狼嚎,剩下的,就是偶尔一两声乌鸦鸽子、以及小溪水流的淙淙声。

明珠已不记得自己是怎样从那个山洞穴里走出来;记不得她残留着最后一口吃奶的气、是怎样走到这片陌生而寂静的荒郊野外。胳膊、手腕、腹部、以及双腿脚踝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疼痛,而这种疼痛,仿佛正被逐渐拉长扩大的疲惫、焦虑、恐怖所代替。

明珠就这样走着走着,也不知走了多久,雪越密,林间清冷的空气就越是浮荡起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当然,那种味道是从明珠身上传来的。大片大片的血渍染红了她的裙裾脚踝以及面颊,明珠哆哆嗦嗦中,她的衣裳裙子裤腿被撕破,当然,那种撕裂的痕迹,不知是人撕的,还是遍地的荆棘锯草所割破的。风夹着雪沫子不停从四周吹过来,在剧烈寒冷的冷风中,明珠割烂了的衣裳缝隙雪白的裸臂上,三道几寸来长的大口子像一股一股泉水不停地往外冒。

明珠走到溪流旁,一面发抖,一面警觉地朝四面周围看了看,她跪了下来。先是用冰冷的溪水洗过那几条伤口,然后,痛嘶一声,用贝齿咬住一片撕裂的衣裳布条轻轻地抱扎着伤口。

天光渐渐落在山脊后面,终于,包着包着,明珠忽然抖肩大哭起来。

她先是慢慢地把手撑于溪水岸边,把腿盘成打坐的姿势。然后,一边哭,一边用手使力按住自己的嘴唇。大概是害怕这哭声会引来人们的注意和野兽狼群,因此,连哭声听起来是极度的压抑和绝望。

她杀人了!

连只鸡都不敢杀的明珠居然眨眼间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杀人犯!

明珠一边哭,一边又把双手使力捧着脑袋,头不停摇着,而她的头发也快被自己扯成雀窝状。

明菊的前夫李晟的尸体还在她的身后不远处,带着浓浓的血腥味。他是被明珠用一把镶着金银错丝的锋利小军刀砍死的!明珠已记不得她到底在这人身上捅了多少刀,只记得当时砍的时候,她就像发了疯似地,闭着眼,咬着牙,举起手上家伙,对准男人的腹部,一刀又一刀,一刀又是一刀,砍得她手都麻了,胳膊都酸了……最后,砍着砍着,终于已经丝毫听不出男人的呼吸声,明珠这才像棉花似地瘫软在地。

李晟是铁了心要为妹妹明菊报仇的。

阴暗潮湿的小山洞,他把明珠捆粽子似地捆在地上,口里塞一团破布,然后,不知从哪儿掏出一块灵牌,一块黄杨木的雕花形状灵牌,上面写的是“爱妻明菊之灵位”……他把那个灵牌就放在山洞的最真正,当明珠一看见那个冰冷死气沉沉的灵牌,明珠的一颗心,立即坠入万丈深渊!

原来,这个人什么都知道了!

明珠虽不知他与明菊发生过什么,也不知道他又是怎样得知明菊和自己当年的那场恩怨纠葛,可是,当明珠支支吾吾不停在洞穴里挣扎着,明珠便知道,接下来的李晟,将要对她施以什么样的报复?!

“大姐,你该知道什么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吧?”

李晟的眼睛闪动着一种阴狠、扭曲而毒辣疯狂得像鬼火一般的恶光。

明珠绝望地挣扎着,身子不停后退,整个表情恐惧而慌张,窝囊得眼泪瞬间就像泄堤似地流出来了。

“齐少奶奶!”

李晟忽然改了称呼,俯身一把扼住明珠下颔:“她是你的妹妹!是你的亲妹妹啊!天呐——”

他闭眼深吸一口气,声音呐呐,那种痛心、悔恨、绝望、折磨的样子像是谁要把他凌迟剥皮一样,甚至,恐惧胆颤中的明珠竟然觉得,他说这话,不是在问她明珠,而是在责问李晟自己。

当然,明珠已经没有过多余暇去思考这个人对明菊的具体感情了,天很快暗下来,外面细细飘起了雪沫子,洞穴外面的山毛榉像鬼一样被雪风摇曳着,吹刮着……明珠眨了眨眼,忽然,就在这一刹那间,她开始觉得,觉得她此生真的是欠她明菊的!——不是明菊被轮/暴侮辱的亏欠,而是上辈子她不知做了什么,这辈子就是死了,明菊也会阴魂不散、搅得她一生一世,不得安宁。

“二姑娘,二姑娘——”明珠忽然笑起来,笑得眼泪像开山湖似地一滚一滚涌上来。

“你看见了吗?你想和我两个扯平,可是有人不想呢!……你都看见了吗?”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