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1 / 2)

盲嫁 月明华屋 1999 字 2022-12-02

“三少奶奶,请问您在找什么?”

“哦,没什么,你先出去吧,我就随便找本字帖翻翻。”

“是,小的这就退下……”

阳光洒进扇形漏窗,齐瑜阔朗的藏书房内,明珠正和一名年轻小厮说些什么。她是来找佛经的——连日的噩梦,精神的恍惚,明珠是觉得,也许静下心来抄一抄佛经、或者读点禅诗佛语是不是能消除她现在此种消靡状态?小厮点头哈腰笑嘻嘻走了出去,关上了门。

齐瑜不在,他的书房整洁而清雅,书房中,养着盆景鲜花,四壁都是书架,满室书香中,一张瑶琴卧案而躺。明珠转身走到那瑶琴旁边的一处书架,只见架上快成书的山,书的海,明珠微笑着,他的书可真是多!便随手在“佛典”一栏,抽出了《楞严经》其中一册,然后在一张青玉案桌坐下来,准备抄抄写写,以消磨无聊上午。

按理说,抄这种经书是要先净了手,再备上一柱佛香,以达到经上所讲的心净状态,然而,明珠也没有管那么多,她就那么抄着,正抄得出神,这时,一阵风来,房内幽幽的透出一股淡淡腊梅香。明珠抬头一瞧,原来,窗下的腊梅花开了,明珠闭眼嗅了嗅,然后,站起身,准备伸手去开窗门。

“哐啷——!”

一不小心,一样东西在明珠的袖袍带拂下打翻在桌,明珠一愣,原是不小心将齐瑜一架六寸多长的木制双桅帆船模型打翻了!明珠急忙拣起了它,帕子小心拭了拭,刚要摆正,恰恰就在这时,突然,又一样东西像白晃晃的闪电照亮明珠的视线。明珠的呼吸一下停止了,全身的血液凝结着,因为,那是一封淡黄色的信封纸。

“三哥哥齐瑜亲启”——信封正面是这样写的。

漂亮的梅花小楷很是工整,很端庄,也很秀气,明珠慢慢坐下来,颤着手,一点儿一点儿,很是吃力拆开了那信封:

“三哥哥见字如晤……”

“呼”地一声,明珠忽然没有勇气看下去了,背心的冷汗一阵儿冒似一阵,好几次想要放弃,然而,终究是抑住鼓鼓心跳,接着把下面的内容继续看下去:

“这只蝎子以前有毒,它毒瞎了某人的眼睛,从此,它的毒没了,毒汁也收得干干净净。没有毒的蝎子,实在没有苟活下去的必要了……三哥哥,我走了,这只失去毒液的蝎子最后决定还是当一次懦夫吧……三哥哥,临走之前有句话想对你说,过去的事儿就让它过去吧,请您务必记着,咱们三个,谁也没欠谁,我和长姐是扯平的。我的死,是我自己决定的,与他人无干。祝好……明菊留。”

明珠眼中的泪雾瞬间弥漫视野,她猛地站起身来,右手死死揪紧那张信封,头不停摇晃着,几乎就没发狂似地对着写信的主人大吼大叫起来——你这样算什么?!算什么?!

明珠慢慢地重又跌坐回椅子上,头有气无力歪靠在椅背。

原来,她现在才知道,善良也会杀人,善良也是一种罪过……

走出书房时候,腊梅花的香气一波一波又传了过来。几个小厮蹲在在花坛边上玩骰子,嘴里嘻嘻哈哈,一见了她,赶紧把东西迅速藏在身后,其中一个红着脸笑盈盈地说:“三少奶奶,我们、我们是闹着玩的呢!”明珠懒懒乜他们一眼,现在,她哪有心情管他们?腊梅花开在墙角下,明珠走过去伸手随后摘了一枝,然后,拿在手中拈了拈,回过头朝他们勾着嘴恍恍惚惚一笑:“还赌什么赌?你赢了,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会赢的……”说着,明珠把那花儿向他们一扔,头也不回转身走了。

这一天,明珠不知道自己是在怎样的恍惚状态下度过的。梅花开了,它用它的香气向人们渲染它的高贵与大气,可是她明珠呢?明珠伸手慢慢抚着自己的脸,不知道,她什么都不知道,她只知道她输了,输得个彻彻底底。

“哎呀小姐,你怎么把盐放进了锅里?”

“姐,您这是怎么了?怎么恍恍惚惚的,瞧,裙子都淋上水了!一大片都弄湿了,我这就拿衣服裙子给你换上。”

“……”

明珠想到小厨房去帮丫头们熬粥,想给鹦鹉二宝喂点食水,然而,做什么都是弄得一团糟糕。

“咦,姑爷,您今儿这么早就下朝了?您最近不是很忙么?”

明珠帮她把裙子换好,又拿了件挖云鹅黄片金里大红猩猩毡披风给她披上,这时,齐瑜正好回来了。也披着件金色丝线绣成玉藻图案的赤色披风,人站在梅花树下,很像灯下月下的树影,倚在墙上,给人一种梦幻不真实的错觉。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