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细节修)(1 / 2)

盲嫁 月明华屋 2186 字 2022-12-02

明珠也转过身去。

齐家祠堂两边置有一丛翠竹,两盆松柏。门槛边的不远处,被翠竹松柏掩映着的齐瑜看上去竟是比往日多了一分高大、清俊、以及睿智之气。他今日头上整整齐齐束了个水晶发冠,紫袍挂体,玉带悬腰,当他将目光一一扫过堂内诸人,又扫过祠堂正中挂着的先祖画像,然后再柔柔和和落在正同样看着她的明珠时,不知为什么,明珠的鼻子一酸,因为就在这一刻,先前伪装的要强、刚劲统统都不再了,不再了……

他在骗她!

这么些日子,她小心翼翼伺候着他,给他洗澡搓背,给他穿衣喂饭,给他当一个三岁小孩来照顾看养,可是——他却在骗她!

堂屋一下乱了起来。齐老太太手撑拐杖慢悠悠从椅子站起来,看着他,带着一脸不可置信。明珠的婆母乔氏像是对儿子如此天翻地覆改变感到又惊又喜,忙走上前拉着齐瑜的手热泪盈眶地问:“我的儿,好孩子,你、你这是好了么?啊?告诉为娘,你是不是已经好了?”

齐瑜抿唇未答,他微犀的眉峰显得很是淡漠,对母亲欠了个身,然后,走进祠堂正中,又像齐老太君同样郑郑重重半鞠了躬,向其他姨娘长辈礼了一礼,接着,再次侧目看了明珠一眼,抬首对齐老太太问:“老太太,三郎到此就只有一事要问,你们——真的打算要处死明珠,处死我的妻子吗”

齐老太太身子猛地一震,一个不稳就往后面退了两步。

这还是那个齐瑜,那个她亲手带大的孙子齐家三郎吗?不,不是。

先不管他这段时间是真傻还是装傻,是真疯还是装疯,齐瑜静静地发问中,透过那双血红锐利的眼睛,齐老太太的心,一下就寒到了骨底。

“老太太,可否当做孙儿的面告诉一句——到底是?还是不是?”齐瑜还在发难。

齐老太太半闭着那双布满眼纹的沧桑凤眸,忽然,她把眼皮蓦地一抬:“不错!”她看着齐瑜,看着这个她亲手带大的孩子,气场同样不输与对方:“为妇之道,在于贤良贞静,守节整齐,行己有耻,动静有法,而今,你这媳妇贞节尽毁,德行尽失,甚至不惜于我这个祖母犟嘴,试问,这样的女子如何能做我齐家儿媳?如何配做你的妻子!先不说她与太子有染,就说今日她可以唆使你当着我这个老祖母的面如此行不义不孝之事,那么,就算我能容她,咱们齐家的家法家规——也断不能容!”

齐老太太的态度果断而坚决,她的声音回荡在整个祠堂犹如钟磬节鼓。

齐瑜颔颔首,终于,他决定不再说什么,转身握紧明珠的手,拉起就走。

“少爷!””三郎!”“嗳呀,孩子,你是要干什么?!干什么!”

祠堂更乱了,刚外肃静威严的先祖牌位前,齐老太太身子斜斜向身后太师椅子上一倒,上气不接下气,只急得玉姑赶紧前来拍背。乔氏又是骂齐瑜不懂事,又是忙着过来劝慰老太君,一时间,是悲是惊已然说不清楚。

热闹的祠堂大门前,姨娘丫头仆从们围成一堆,眼见着太阳彻底落尽,反射着暗沉幽光的雕花大理石影壁前,齐瑜就那么牵着明珠义无反顾地迈出大门,所有的人都惊怔了。有看热闹的,有看好戏的,还有对齐瑜表示满目崇拜敬仰的……总之,所有人都出来了,黑压压的院子里,人头攒动,个个伸脖张望,当真是石头溅起了千层浪,那热闹劲一浪高过一浪。

“哟,你说咱们这位少爷到底脑子是有病还是没病啊?”

“诶,我说这到底是唱的哪一出?你们看懂没有?”

“……”

几个人交头接耳,口中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齐老太太闭上了眼,短短刹那间,她仿佛老成了一个快要油灯枯竭的老人。

齐瑜到底是真的傻还是装的傻?可是,不管怎么样,从前的齐家三郎可不是这样的:他八岁时候,只因皇觉寺的腊梅花儿开得好看,他便会大清早地拉着阿福去闷不吭声地剪回来;就算朝务再繁再忙,但每当路过喜乐斋的糕点铺子时,他都会亲自下马包一些回来。哎,从前的齐家三郎啊,从前的……

“快!还不给他俩拦住!”齐老太太蓦地惊醒,终于想起了什么厉声一喝。

机灵的大管家齐福赶紧将手一扬,顷刻几名家丁迅速上前,齐福小心赔着笑,但招呼家丁的动作却非常利落:“咳,三少爷,您这是要带少奶奶去哪儿啊?”

说话间,几个家丁迅速围住了齐瑜和明珠两人。

齐瑜面不改色微微笑了一笑,然后,转过身来,看着正拄着龙头拐杖一步步朝他们走出来的白发祖母:“老太太,您老人家这是又何必呢?既然我和明珠如此不得您老的眼,那么,我两何不另立门户,自脱了这深宅大院,从此以后,您老眼不见、心不烦,岂不更好?”

说着,越发握紧了明珠的手,容色一敛,又要扯步就走。

明珠像个木偶壳子似地被他牵着,拉着。

齐老太太终是把拐杖一点:“行了!行了!齐老三,你闹得差不多也该收场了是不是!”

齐老太太服软了,再不服软也不行了。热热闹闹的院子里,齐老太太像极了一个在沙场上弃甲丢盔、战败的斗士,刚还盛气凌人,一脸昂扬斗志,转瞬间已是是否成败转头空,欲语泪先流。

齐瑜立即轻轻松开了拉着明珠的手。

院子里的人很多,该来的,不该来,但凡能够见证这一切一切的,似乎都已到得齐全了。

齐瑜的嘴角冷冷挑了挑,先是转过身伸手“啪啪”互击两掌,接着,他的听差荣贵领着一名侍婢恭然上前。荣贵轻唤了声“少爷”,那名侍婢则穿着一身浅绿比甲襦裙,侍婢手里捧着一个托盘,托盘正中是一方叠得整整齐齐的巾帕,巾帕雪白,中间有隐隐血迹。众人不知他要干什么,齐瑜的目光漠然而然扫了周围人一眼,然后,他吐字清朗、声音恍如水中玉石般郑重说道——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