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1 / 2)

盲嫁 月明华屋 1617 字 2022-12-02

明珠知道,齐瑜之所以提出要娶她进门,主要是——她的眼睛,瞎了。

三天前,明府的一间耳房走水,当时,就明珠和她庶妹明菊呆在里面。齐瑜赶到时,大股大股的浓烟如墨云弥漫耳房,明珠本来以为齐瑜最先救的该是自己,然而,事实恰恰相反,齐瑜最先救是她的妹妹明菊,是明菊!

明珠眼睛瞎了,是被大股大股的浓烟所熏瞎的。假若齐瑜早救她一步,哪怕仅仅一步,她的眼睛,也不至于会弄成这样。

“三郎,当着众人的面,不怪伯母我说句倚老的话,咱们家珠儿眼睛已然如此,假若你和你的令尊真要毁婚,伯母自然也不会说什么,只是,你现在说要马上娶她,你可知道,你将来所娶的妻子,她是个手拿不动针、坐捻不得线、行动处处要人搀扶伺候的睁眼瞎子?三郎,即便这样,你也一点不计较么?”

明府大厅内,华灯幻彩,气氛空前肃然。明珠的亲生母亲——明府的大太太陈氏在听到齐瑜提出那句“马上娶明珠进门”,当即眼眸一亮,决定当着众人的面,让未来女婿发誓了又发誓,笃定了又笃定。说来,这是个睿智精明、善于斡旋各种世故的中年妇人,这番推拒措辞,用的不过是欲拒还迎法,为的是预防小伙子一时头脑发热,转瞬间说出来的话就如洪水淹粮仓,一下子就泡汤了!

“是,伯母,伯父,请您们放心,若小侄言辞有半点虚假,愿意接受伯父伯母责罚问罪……”

立在大厅中的年轻公子温文夙敏,雍容尔雅,他的声音依旧清朗若雪,他的语气依旧淡静平稳。

明珠一直偷偷躲在屏风之后,自从失明之后,明家一直担心齐家会因她的眼瞎而毁婚,现在,两家长辈聚拢一块,母亲的话她听见了,齐家人的慷慨大方信守承诺她也听见了,这场交谈足足进行了两个时辰,这两个时辰里,她本来是一直面无表情听着的,然而,当厅上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男音、在一遍遍肯定回答说是后,明珠背靠着屏风,终于仰着头,闭着眼,任由大股大股的泪水飙涌而下:“他还真是大好人,真是个大好人呐……”

她笑着,微微勾动的嘴角扯出一抹最具讽刺的力度,她想,一个人可以将承诺誓言说得如此简单流利,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君子秉性”、所谓的“大仁大义”吗?

——齐瑜,是明珠自小一块长大的青梅竹马兼未婚夫婿。

京都城内的齐明两家算是多年世交。齐家世代官宦,明家则暴富皇商。明珠的母亲陈氏怀着她那一年,齐瑜刚满三岁。由于双方母亲是相交多年的闺中密友,两个人串门来往常常乐此不疲。某日,两人吃着茶,齐氏突然指着陈氏的肚子问三岁儿子:“三郎,你说说看,伯母肚子里的是弟弟还是妹妹?”“妹妹。”齐瑜笑盈盈回答着,小小的人儿,五官精致,眉目如画,生得如玉雪堆出的一般。待他回答完之后,众人也都笑了,他的母亲乔氏更是笑得乐不可支:“好好好!如果是妹妹,那以后就让妹妹做你的媳妇儿好不好?”

“好。”

就这样,他们订了亲——是娃娃亲。

齐瑜性格偏淡,不善言辞,说好听点是沉稳内敛,说难听点,他这个人简直让人闷得发慌。相比之下,明珠则野性顽劣多了。犹记年幼孩童之时,齐府与明府挨得很近,长辈们为了培养她和齐瑜的小儿女感情,便常常让两孩子在同一个塾馆念书学习字做功课。齐瑜喜静,明珠则喜动;齐瑜喜欢独处,明珠则那儿热闹往那儿钻。齐瑜习得一首好字,明珠气不过,便故意打翻墨汁弄得他一脸黑渍。那个时候,明珠不明白她为何老喜欢捉弄齐瑜,后来渐渐大了明珠才发现,这不过是她想引起齐瑜注意的一种方式而已。

明珠喜欢齐瑜,喜欢这个和他从小一块长大的青梅竹马兼未婚夫婿。齐瑜是琼林宴上的新科才俊状元郎,年纪轻轻进入工部成为五品侍郎,众人眼中,他不禁俊美、优雅、多才、家世显贵,还是汴京城内数一数二的翩翩佳公子。明珠庆幸自己近水楼台先得月,庆幸自己出生在明府、可以早早地和这位公子缔结良缘,并且,她也和天下间所有处于深闺热恋中的女孩一样,常常不自觉在其他同伴们面前流露出这样一种骄傲神色:“瞧,这可是我明珠的未来相公,你们都别打他的主意!”

明珠太得意了,她对她和齐瑜的未来总是自信满满、把握十足,却从没想过,她的这位青梅竹马,是否也和她一样看好这门亲事?

同时,明珠也太粗心了,她的粗心个性,造就了待她发现日常被她疏漏的某种细节之时,是不是已经悔已晚矣?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