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第62章(1 / 2)

邱连桅终于在西城买下了一处宅子,他考虑的很周到,一是命官府邸、公侯宅子大部分在东城,西城多为商贾、富豪所住,我们在这里不至于碰上尚书府的人,也不至于碰上知晓我们身份的人,省得麻烦。二是这里距离西山很近,邱连桅知道我喜欢到那边去玩,这样也方便。

那宅子面积并不是很大,两进的院子,布局和普通的两进院子一样。前面的院子是马厩、厨房和仆人的住所。后面的内院,三间正房,左右各两间厢房。

我刚一进内院,就被正房檐廊外的两颗梅花树吸引。便快步走上去,细细地端详。邱连桅在我身后道:

“怎么样,喜欢么?”

我惊喜地问:

“这是净岩师兄培育的那梅花么?”

邱连桅点头道:

“正是呢,我不是答应过你,要在家里种上梅花么。”

“可是,你说净岩师兄会很舍不得的。”

“是呀,”邱连桅假装生气地说:“但是为了不让你去给师兄抛媚眼,毁了他一世道行,我只好亲自出马咯。”

我调侃地瞅着他道:

“这么说,你去给他抛了媚眼?”

邱连桅“噗嗤”一笑,伸手轻弹我的额头道:

“坏丫头!”

这时,小梅已经把那些房间都转了个遍,出来兴奋地说:

“姐姐,这院子真好,比丽丰祥那个大好多,比咱们在舅舅家住的那个也大好多。”

邱连桅笑着道:

“小梅,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哪里不喜欢的就跟我说,我来帮你换。”

小梅摇摇头,天真地说:

“不用不用,哪儿都特别好。只要跟你们在一起,我住哪儿都行。”

我和邱连桅相视而笑,拉过小梅,挽起手走进了我们崭新的家。

----------------------

西山别墅,司马征正在和朱辰灏汇报着什么,朱辰灏皱了皱眉头道:

“曾阁老要跟我见面?”

司马征道:

“是,属下虽也觉得不妥,但阁老坚持要亲自与殿下面谈。”

朱辰灏眯起眼睛,陷入了沉思。

京城的阁老们,虽然都已经不再当朝,但现今朝廷上的许多官员都是他们的门生、下属,甚至亲眷。千丝万缕的裙带关系,造成这些阁老实际上操控了几乎一半的朝政力量。如若能将其中几个拉拢过来,那么在与太子的这场斗争中,必会占有优势。

只是这些阁老统统都是保守顽固的守旧脑子,所以多支持太子。只有这个曾阁老,年轻时便生性狂傲不羁,好玩风流,倒是比其他三个思想还开化些。

司马征从尚书府四姨娘那里换取了这层关系,原本想着能在宁王请旨守病那件事上帮上忙。但是这个曾阁老为人圆滑,虽然好处照收,但却并不肯真的在朝廷为朱辰灏说话,似乎摇摆不定。

朱辰灏不知道这个老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如果放弃这个机会,又太可惜了。

考虑了一会儿,朱辰灏道:

“告诉曾阁老,我可以见他,但不能在他的府邸。”

司马征点头道:

“这个属下明白,我会安排一个安全的地方。”

--------------------

京城西城的夜晚比东城热闹很多,大约是因为商贾聚居,又没有官家宅邸,没那么规矩。

我和小梅去绣庄取了我定制的绣花线,小梅看着街上热闹,便要逛逛,于是我们便沿着街道一路逛过去。

这条街上除了各种小摊点,小卖店,还有许多高档酒楼、茶馆。跟东城的酒楼、茶馆不同的是,这里的建筑风格和装潢更为自由。楼阁的建设花样繁多,甚至有按照西域、波斯风格建造的酒楼、茶社。

那些风格各异的楼阁都被各种彩灯装饰的五彩斑斓,每个窗户都透出通明的灯火。将整条街映衬的流光溢彩,五光十色,甚至比白天看起来还更加美丽。

小梅乐道:

“姐姐,我越来越喜欢姐夫选的这个地方了,这跟咱们原来住的东城好不一样。”

我点头道:

“是呢,来京城这么多年,才知道京城还有这么好玩的地方”

正说着,便走到大街的尽头,这里有一个乍一看很不起眼的楼阁。小梅看了看那楼阁道:

“这地方端的奇怪,看上去也是个酒楼,却连个招牌也没有。”

我却看出那楼阁的与众不同来,之所以不似周围其他酒楼那般耀眼,是因为这整座酒楼架构都是用原色的樟木建成,没有绘以彩漆装饰,门窗也都是一水的原色红木,窗纱没有用普通的绿色,却用的沙色。这就使得整个楼阁看上去非常低调,但是细节一点都没有马虎。那些椽梁、立柱、门楣和窗框上的雕花都精致细腻,非常有立体感。在微黄的灯光映照下,整个建筑就仿若那条街上唯一的贵族一般。低调、奢华,透着一股沉稳之气。

这酒楼虽然开着大门,却不似其他酒楼门前那般热闹。里面一架高大的屏风,遮挡的严严实实,使人无法窥视酒楼的面貌。

我们走到街到尽头,便从后面的一条胡同穿过去,准备回家。正走着,冷不防几匹马从我前面跑过,吓了我一跳。这时,其中的一匹马却停下来,马上的人回首看着我,惊讶地道:

“大嫂?”

我抬头看清马上的人,立时心情一顿,暗自嘀咕:真是阴魂不散。

那马上的人正是小王爷司马征,他看到我,便回头对那些侍卫说了什么,那些人点点头,往胡同深处走去。他带着夜鹰翻身下马,向我们走来。

自从从征西王府逃出来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司马征,原以为搬到了西城,以后不会再见到他了,没想到这么快就碰上,感觉真是孽缘。

司马征见到我似乎十分高兴,脸上居然带着惊喜的笑容。我也不好假装没看见,只得硬着头皮站在那里。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