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第38章(1 / 2)

回到京城,我却没什么机会见到邱连桅。他留在宣隶府打理着裴青峰的绸缎庄,而我留在京城做我的尚书府大少奶奶。

但我的心里却不再似往日般充满阴霾了,这是自家里变故后我第一次想振作起来好好活一回——为了我和邱连桅的未来。

老太太很喜欢这个活泼欢喜的我,每日里无事便跟我讲讲故事,说说笑话。一日正跟老太太欢乐着,太太来了。

一进屋,看见我笑得那么开心,太太的脸色便立即沉下来。我赶紧收住笑容,过来请安。

老太太却没察觉到太太的神情,还笑着对太太说:

“你这儿媳妇,真是个宝贝。我当初让她跟着我就对了,要不我一个老太婆闷都闷死了。”

太太不自然地笑笑道:

“母亲喜欢就好,不过可把她看好了,这个‘宝贝’想要的人可多着呢。”

太太这话中话老太太倒是听出来了,摆手道:

“有人喜欢我才不怕呢。要说月婉这么年轻就守寡,将来有好的王孙公子看上她,我就当孙女般风风光光地把她嫁出去。”

我心下一阵感激,急忙道:

“祖母,我哪儿都不去,一辈子就陪着您。”

太太听了冷笑一声道:

“哼,这嘴是越来越会说了,就是不知这心有没有这么好。”

正在这时,外面通传说裴青嵘来了。裴青嵘一进门看到太太便道:

“姑母也在这里呀,正好我不用跑两趟了。”

太太问道:

“有什么事么?”

裴青嵘拿出两张请柬分别递给老太太和太太道:

“这不是后天我大哥在京城的绸缎庄要开张,特意来给老太太和姑母送请柬来么。”

老太太点头道:

“这青峰端的能干,绸缎庄都开到京城来了。”

太太略显得意地道:

“我们家的孩子做事就是得体,青峰在工部还做得不错呢,听说最近有机会再升迁呢。”

老太太道:

“孩子们争气就是大人的福气呀。”又转头对裴青嵘道:

“不过,我最近身子一直不大利索,估计是去不了了。”

裴青嵘撅嘴道:

“老太太,我都来亲自请您了,您都不赏脸呢。”

老太太笑道:

“我哪能不给嵘儿面子,我是去不了,不过会备一份厚礼,让月婉替我送过去,这总行了吧。”

“好呀!”裴青嵘揽着我的胳膊道:“原本就想让嫂子一起去呢。”

太太却不悦道:

“她一个寡妇,去那种场合合适么?”

老太太道:

“也没什么合不合适的,不过是开业,又不是嫁娶。”又对我说:

“月婉,你就去吧,跟他们热闹热闹,省得老在家里憋闷。”

我笑笑道:

“我在家一点都不憋闷,有老太太天天讲故事给我听呢。”

裴青嵘一听撒娇道:

“什么故事?我也要听。”

老太太乐道:

“都是瞎讲的,月婉爱听,我就瞎编着哄她呗。”

太太见这样,站起来道:

“母亲这边没什么事,儿媳便先告辞了。嵘儿,告诉青峰,开业那天我也会封了厚礼送去的。”

说着,斜了我一眼,便出去了。

太太回了自己的院子,心事重重起来。正好这时候邱连栋过来回事情,太太便问他道

“你有没有觉得秦月婉最近好像变得不太一样了?”

邱连栋问道:

“什么不一样了?”

太太疑惑道:

“以前她见了我都是毕恭毕敬,小心谨慎的,从来不敢多说一句话。可最近我看她见了我似乎也没那么害怕了,今儿还在我面前跟老太太和嵘儿有说有笑,似乎根本没将我放在眼里。”

邱连栋道:

“许是最近老太太宠的吧,听说自从上次老太太重病之后,秦月婉在那边就不得了了。老太太现在就穿她绣的衣服,京城绣坊里的都看不上。而且大嫂每日三餐都是在老太太那儿吃,老太太多年吃素,为了迁就她,每餐都多加了两个荤菜。这也真算得上是非同一般了。”

太太冷笑一声道:

“如若是这样,倒也没什么,就老太太这身子板……哼。”

邱连栋看了看太太,做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太太便问:

“怎么,还有别的事么?”

邱连栋急忙道:

“其实还有就是大嫂最近好似也找到了依靠,外面有那人疼着,家里有老太太宠着,自然底气就足了。”

太太不耐烦道:

“什么里头外头,有话就赶紧说,别跟我耍花样。”

邱连栋便悄悄凑到太太耳边耳语了几句,太太一听,“咣”地将手中的茶碗摔到地上,咬牙切齿道:

“这个秦月婉,在桐儿的忌日还做出这样的事来。”又斥责邱连栋道:

“你当时怎么不告诉我,让我打死那个不要脸的小贱人!”

邱连栋赶紧道:

“母亲息怒,孩儿只是不想当日将事情闹大,毕竟是大哥的忌日。再说了,我看这事大嫂虽然有错,但主要的错在我二哥那儿。”

“您想想,我二哥明知道那天是大哥忌日,还大老远追到福卢寺。您说我大嫂正难过呢,他便寻这个空子去安慰她。大嫂年纪轻,那里见识过这种手段,当然会上当。”

太太恨恨地道:

“这个孽子,害了我的儿子还不够,现在连我儿媳也想祸害,是可忍孰不可忍!”

邱连栋眼中泛出阴冷的光芒道:

“母亲虽然恨二哥,却不可操之过急。二哥他现在外有征西王府二王爷撑腰,内有老太太和老爷护着,。所以母亲还要忍忍,我们需从长计议,定要一击即中,让您这眼中钉肉中刺永远地消失。”

太太看着邱连栋,冷笑道:

“人都说我狠毒,我看你比我一点都不差么。那孽子再怎么说都是你亲哥哥,你就不念一点兄弟之情?”

邱连栋急忙道:

“在儿子眼里,兄弟只有一位,那就是大哥。亲情只有一个,那就是母亲您。为了让您高兴,儿子做什么都愿意。”

太太满意地笑道:

“你呀,别总用这张嘴才好。”

邱连栋谄媚道: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