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第20章(1 / 2)

太太责罚我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邱连栋听了那些我和邱连桅的传言,自觉烦闷,便借口去京城上任,早早离开了。

不过他原本在吏部就是个不入流的闲散差事,又刚过完年,没什么事做。

半月后的一天,邱连桅实在待得无聊烦闷,便到羲和居独自喝闷酒去。

羲和居是京城著名的饭庄之一,日日客满。邱连栋去得早,便捡了靠窗的一张小桌坐下,点了一凉两热三个菜,要了一壶上好的酒自斟自饮起来。

不一会儿,饭庄的客人便多起来,很快诺大的厅堂就坐满了。

这时,从外面进来几个人,个个衣着俗气华丽,大嗓门哇啦哇啦的,非地痞必是流氓。

果然,店伙计一见几人急忙迎上前去,低头哈腰地一口一个赵爷的叫着。那个领头的赵爷小眼一撇道:

“今儿爷几个高兴,赏脸上你这儿聚聚,赶紧给找个地方。”

伙计一脸为难地说:

“赵爷,您看今儿小店都坐满了,要不几位爷旁边坐会儿,我给您沏壶好茶,估摸着一会儿就有空桌儿了。”

“什么?”那赵爷眼睛一瞪道:“你小子知道爷的来头吧。”

伙计满脸堆笑地道:

“知道知道,您是西城兵马指挥使李副指挥的小舅子,我怎能不认识您呢。”

“既然知道爷的来头,也敢让爷等着!没座儿给爷找个雅间。”

店伙计一听赶紧夸张地压低声音道:

“赵爷,雅间今儿都是贵客。”说着附在赵爷耳边嘟哝了几句,那赵爷脸色变了变,没再提雅间的事。转脸看见窗边邱连栋,便指着道:

“就那张桌子了。”

店伙计满脸堆笑道:

“那位客官还没吃完呢……”话没说完,抬眼看了看赵爷的脸色,急忙道:“哎,我这就打发了。”

说着走到邱连栋跟前道:

“这位客官,不好意思,今天客人太多,如果您吃完了,就把桌子让给那边几位爷吧。”

邱连栋头也不抬地道:

“没看见我还正吃着。”

店伙计压低声音道:

“您看那几位爷都不是善茬,不如这样,小店不收您酒钱了,您就把桌子让了吧。”

邱连栋冷笑一声道:

“你看本公子象付不起酒钱的么?”

这时,旁边的赵爷等得不耐烦了,过来嚷嚷道:

“怎么,还给脸不要脸了,要爷给你抬出去么?”

说着招呼手下几个地痞便上来抓着邱连栋的衣服往外拖。邱连栋没想到他们真会动手,猝不及防,急忙抓住桌子角挣扎道:

“你们干什么?天子脚下还有没有王法了!”

赵爷咧嘴冷笑道:

“你个酸秀才,爷今儿就让你看看什么是王法。”说着伸手就给了邱连栋一巴掌。

这一巴掌把邱连栋打得眼冒金星,他立时明白这伙人不是开玩笑的。这时候也顾不得体面了,便叫道:

“我乃燕北布政使府上公子,尔等还不住手!”

赵爷一愣,果然住了手。脸上的神色由嚣张变为了紧张,声音发颤道:

“燕北布政使?难道……阁下是邱连桅公子?”

邱连栋摇头道:

“不是,我是……”

赵爷又问:“难不成是邱连槐公子?”

邱连栋气道:

“本公子是布政使三公子邱连栋,你给我记住了。”

那赵爷愣了愣,嘴角却浮起一丝冷笑道:

“哼,你小子敢骗你大爷,我就没听说过燕北布政使府上有个三公子。”说着对几个地痞一挥手道:“给我拖出去。”

几个地痞不由分说,死拉硬扯地将邱连栋从椅子上拽下来,便往门外拖去。

邱连栋一介文弱书生,哪里是几个地痞的对手,只被拉扯的掉了靴子,歪了头巾,狼狈不堪。

“几个猴崽子,还不住手!”

一声怒吼让整个大厅都安静下来,正拖着邱连栋的几个地痞一惊,看到二楼一个肚大腰圆的公子正指着他们,他身后站着一个皂衣皂袍,目光冰冷的带刀侍卫。

赵爷一看惊出一身冷汗,那肚大腰圆的公子他没见过,不过那带刀的侍卫这京城却没有不知道的。

那人名叫夜鹰,他和弟弟夜枭在江湖上人称暗夜双煞,是数一数二的杀手。

当年因为一个暗杀任务卷入了朝廷中的一件公案,以至于被当权者追杀。两人在中原无法立足,被迫逃亡到边境做了流匪。

后来征西王奉命巡边的时候,无意中将两人擒获。见两人虽是杀手身份,为人却正直仗义,又有一身的好武艺,便收在麾下留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