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第14章(1 / 2)

自从福卢寺回来,再没见过邱连桅。我偷偷地让雪烟去找宝正询问他的情况,得知他好的很快,才放心许多。

邱连桐也着人去问过几次,回来都说很好。许是怕我担心,总会跟我讨论邱连桅的病情。我却感到邱连桅对我的心思始终于邱连桐是冒犯,便只是应付应付,从不在邱连桐面前主动过问。

布政使府过年很是热闹,繁文缛节也特别多。不过因为邱连桐身体的缘故,我也跟着逃脱了许多拜谒待客之类的礼节。

年初六的时候,我向太太告了假,回舅舅家拜年,原本邱连桐要跟着去,被我拒绝了。一是这天寒地冻的,他身子最近刚有好转,怕出去照顾不到染了风寒。二是觉得舅母为人太过势利,怕被邱连桐小看。邱连桐体谅我,也知道自己身体不允许,便让人多备了些东西给我带着,并托我带话给母亲和舅舅,说等身体允许了定当亲自拜见。

回到舅舅家,舅妈比以前热情许多。居然破天荒地带着人到大门口去迎接我,还一直拉着我的手走进屋子。那态度,外人看了还以为我是她亲闺女呢。

一进堂屋,就看见母亲和妹妹在那里翘首以盼,看见我,小梅叫了声“姐姐”,便流着泪扑过来。

自从我嫁到布政使府,这是第一次回来。小梅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变化不少,活脱脱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了。

母亲看起来比以前的境遇好了些,身边居然也配了个老妈子服侍着,精神自然好了很多。

跟舅舅、舅妈在前堂坐了会儿,便告辞随母亲和小梅回到了后面我们居住的院子。

我看着院子里熟悉的一草一木,不禁感慨万分,不过是半年而已,却让我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我把给她们的礼物一样样摊开来,小梅乐的合不拢嘴,道:

“姐姐,这么多好东西,看来你婆家对你还真好呢。听说姐夫为人好,长得也周正,真想看看他本人呢。”

我笑道:

“以后有的是机会,等他身体痊愈了,让他来看你。”

小梅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认真地问道:

“姐,你啥时候给我生个小外甥呀。”

我还没回答,母亲赶紧对小梅说道:

“不是说了不许问这个么?”

小梅撅嘴道:

“为什么不能问?前面陈府的新媳妇,才进门两个月就怀上了。据说家里人供奉的皇后一样,每天鸡汤燕窝的补,还挑三拣四的不愿意喝呢。姐姐要是怀上了,那在布政使府岂不是要变成皇太后了。”

“呵呵,”我笑着用手点着小梅的额头道:“傻丫头,哪儿有这么比的。”

我们俩在一边打闹,母亲听了却叹气道:

“孩子,真是苦了你了。”

我急忙安慰母亲道:

“娘,别这么说。连桐对我好的很呢,他身体也没那么差,起居饮食一如常人。尤其今年甚好,一冬天都没犯过病。”

母亲点头道:

“你走了之后我一直很担心,今天看了你的气色觉得必是在那边没受什么委屈,为娘觉得总算略宽心了。”

娘仨好久没见,一直说话到午饭才罢休。午饭后稍作休息,小梅便要我同她一起去市集逛逛。因为离得比较近,便步行着,溜达过去。

虽然是过年,很多铺子没有开门,但是集市上依然热闹,各种玩的、看的、戴的、吃的玲琅满目。

平日里在布政使府都是拿捏着分寸,守着各种规矩,说笑都掖着藏着。在外面没了那些束缚,我和雪烟也回到了十几岁少女的本真状态。

三人说笑着,打闹着,在集市上看看这,玩玩那。小梅和雪烟贪嘴,不时地买些小吃,玩的甚是开心。

这时,突然一阵锣鼓声响起,小梅素来爱看热闹,我们便随着人流来到了市集一处比较宽阔的地方,原来是江湖艺人在摆摊卖艺。

先是一个小姑娘出来耍了一套拳,算是热场。接着一个17、8岁的男孩子拎着一柄长剑,拉开架势,上下翻飞地表演起来。这套剑舞的十分漂亮,围观的人群喝彩声不断。

看着那舞剑的男孩,我触景生情,似乎又看到那梅花飞雪中矫健的身影,看到那略带不羁的微笑……

“姐姐,姐姐……”小梅的声音令我一惊,才察觉出自己走神了。小梅不解地看着我问道:

“姐姐想什么呢?”

我摇头道:

“没什么。”

“那我让你给点赏钱,你怎么没理我?”

我这才发现,方才那小女孩已经端着托盘绕场子转起来。看客们正往那盘子里纷纷投入铜板。

我笑笑,从随身的荷包里也摸出几枚铜板递给小梅说:

“来,你给她吧。”

小梅开心地刚要接过来,却不料被一只大手从后面一把抢了过去。

我一惊,往身后看去,只见几个衣着华贵的男子站在我们身后,为首的一个头戴玉冠,身着貂皮长袍,一看就非一般官宦人家。那人虽说长相不错,但一脸的轻佻之气,让人看了就讨厌。

他一双贼眼溜溜地盯着我,冲我挑逗地挤挤眼睛道:

“这位小娘子的赏钱本王替你给了。”

我见此人如此无礼,心下不悦,冷冷地道:

“多谢公子,我们素昧平生,还是免了吧。”

说着便伸手去拿他手里的铜板,谁知他手往后一撤,我一时失去重心,差点跌倒,他居然顺势抓住我的手腕,油腔滑调地道:

“小心,你这细皮嫩肉的,摔着了多惹人心疼。”

我脸色一阵通红,使劲甩开那只手,道:

“看公子也是大户人家,怎地这般不知礼仪。”

这时,旁边卖艺的出来一个劝道:

“公子,赏钱我们不要了,您大人大量,放这几位小娘子走吧。”

却被那人一把推开道:

“你个臭卖艺的管什么闲事,一边去。”

这时他身边的那些随从也纷纷亮出兵刃驱赶人群,看这些人来者不善,周围的人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纷纷退让开来。

那贵公子“嘻嘻”笑着,将手中的铜板放在鼻下嗅嗅道:

“果然香的很呢。”

我又羞又气,却不知道说什么好。雪烟忍不住出来道: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