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庙里烛光昏暗,破庙外即使借着皎洁月光,也瞧不清来者的面容,只知那是一个身着深色衣裳的壮年男子,他背着手笔直的站在门外,用浑厚沉稳的声音问道:你就是华夏?